高扬
經由 在 3月 14, 2019
(|)
42 閱讀

傍晚,凯西还是坐在赣发饼店她的“老地方”一边喝饮料,一边上网查询资料。突然一阵QQ呼叫,把思考入神的凯西惊醒。低头一看还是那个熟悉的号码,已经是多次请求加入了。

凯西在网络上有自己隐秘的私家花园,从开博到现在才只有一个好友知道。在凯西看来,写上去的博客内容涉及到自己的隐私,她不愿与人分享。这与她在现实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大气、洒脱与乐善好施,有着截然的不同。当然,像现在这种虚拟网络上的非法入侵者,要是在平时凯西早就拒之门外了。但今天好像有点不同,因为这个熟悉的号码,发来了一个特别的邀请语,一个令凯西有不得不加成好友的冲动。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该交易了吧。哈哈!”

麦子:“凯西你好,今天终于闯入了你的领地。谢谢你呵。”

凯西:“怎么知道的?我可没有告诉你啊。”

麦子:“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凯西:“这么说,我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麦子:“在此借用下你的时间和知识,可以吗?”

凯西:“那看是什么了,请说。”

麦子:“当然。请回答我们的问题,选择题,不会占用你太多的时间。”

凯西:“OK!”说完凯西就下载了麦伟发了的文件。

凯西打开一看,是一份“顾客满意度调查表”。正准备填写的时候,发现这份调查表竟是自己的杰作。正要发作,发现文件下面有备注:版权归凯西所有,经同意后使用。

凯西小声骂起来:“哼,骗子。”就埋头逐条填写表单了。

金茉莉饼店上次的工伤事故纠纷还没有处理完,今天又发生了一件更为恶劣的事情。

中午一名被辞退的员工打电话给职业经理人费总,威胁他如果不处理好补偿工资的事情,就要报复他。与此同时,这名员工又委托地痞打电话给金总,开始金总在电话里百般抵赖,说她根本不知道辞退的事情,都是新来的费总一手处理的。当对方恐吓要找她小孩的麻烦时,金总一下子脸色惨白,没有了主意。她急忙打电话给头儿询问解决方案。

头儿安慰金总,说:“先冷静下,不要怕。他们的目的不是伤害是图财。”并特别告诫金总:“对这种敲诈行为千万不可姑息迁就。”

但后来当职业经理人简单告诉金总情况时,金总又装出十分强悍的样子。

费总说:“金总,既然他冲着我来,公司就不要出面,我来搞掂吧。”其实,费总有非常好的人脉关系,尤其是地方上的朋友随叫随到的哥们很多。

但金总却说:“不用,这种小混混我见得多呢。”然后告诉费总她和公安局的谁谁熟,和黑道大哥是哥们等等。

为慎重起见,头儿与费总还是积极商量对策,并严正警告了那名辞退员工“不要自找麻烦”。本以为这样处理就解决了,没想到,深夜那名员工又来电给费总,这次他害怕了:“我可没有敲诈你们呵,我只是想拿回我被扣罚的钱而已。”

当费总追问清楚后,转告头儿:“金总做了一件蠢事!”

原来金总害怕地痞纠缠,竟然背着大家偷偷约见地痞,给了一万元钱的好处费。而且那位员工也是事后才听说的。

这个员工胆小,他多方打听十分了解费总的为人,害怕吃官司惹麻烦,打完电话就离开这个城市,彻底地消失了。

通完话后,电话两头的费总与头儿都是一脸的无奈。

關鍵詞: 饼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