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
經由 在 12月 31, 2018
(|)
108 閱讀

(2018-12-29 陶冬 新浪博客)

 

美股上周在暴漲暴跌中,為風險資產悲慘的一年畫上了句號。耶誕節假期期間,股市交易量清淡,但是股指的波動卻是驚人的,上周早期股市大幅上揚,收復了之前那周差不多一半的失地,然而特朗普連番攻擊聯儲主席鮑威爾,為市場帶來了平安夜前所未見的跌勢,慘澹兩字寫在投資者的臉上,閃爍於基金的收益欄內,沮喪於聖誕大餐中。節後的兩天美股數度出現V型起落,最後交易時段更現巨單撐市,股市最後漲收,但是仍然無法改變慘澹的結局—2018年美股乃是金融危機後十年中最差的,世界多數股市也一樣。資金棄股投債,債市得益於較大的資金流入,美國、德國與中國國債受到追捧,國債利率回落。原油市場繼續遇到投資者對明年需求的質疑,布倫特石油期貨價格連跌第三個星期。全球高收益債券也被拋售,美國垃圾債遭到重創。

 

2017年對於大多數投資者來講,是歡天喜地的一年,幾乎所有人都賺到錢了,不少人錯以為自己成了股神。2018年對於多數投資者來講,是一個希望儘快忘卻的年份,幾乎所有人都在市場輸錢了。不少被奉為神明的投資定式失效了,其中一個便是股債市場的負相關性。一般情況下,經濟好,股市升,債市降。經濟出色帶來良好的企業盈利前景,股市因此受惠,而貨幣政策往往因為通脹預期而收緊,利率趨升衝擊債券收益率。然而今年,這個定式並未實現,美股跌,美債也跌。戰後七十三年,這種股債同跌的情況出現不超過五次。債市下挫,是因為聯儲加息,尤其在今年中至十一月,市場認為聯儲會加快其貨幣環境正常化的步伐,而就業市場又非常熾熱。股市跌,則是對2017年好年景的回調,尤其是對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暴漲的報復性回撤。筆者認為股債負相關性並沒有被打破,只是股市之前過度透支未來前景後體力不支倒地。股市現在調整越深,2019年出現投機性反彈的可能性就越大;不過以目前美中歐日央行的言論和全球增長放緩的預言,2019年債市的機會可能更大一點。

 

 

以新經濟公司為先導的這輪美股上漲,帶有明顯的杠杆操作色彩,今年年初在許多人眼中美股是穩賺的買賣,全世界資金流向美元區,債市資金流向股市,令估值脫離基本面。當聯儲加快加息步伐,借錢炒作的資金成本驟升,而此觸發的市場波動改變了風險評估,又逼迫基金在跌市中割肉,市場滑向熊市導致基金贖回、ETF出貨,基金被迫mark the market,進一步沽售。這是金融危機後美國首次出現大規模mark the market,好在市場暫時未出現恐慌性拋售,也沒有當年衍生工具這個風險傳播管道。這是美國財政部長努欽突然與各大銀行通話,查詢流動性狀況的理由,也是美股越跌波動性越被放大的原因。

 

2019年的第一個星期,市場情緒仍在調整中,需要密切留意基金的新年轉倉。投資者本周應該關注美國非農就業數據、中美貿易談判和各國的PMI數字。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分類: 1.宏觀經濟
關鍵詞: 陶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