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9月 11, 2016
(|)
588 閱讀
稻穗小編注:牛皮公司董事長張五常是我們香港經濟學界的傳奇,也是中國經濟學的泰斗,除實在會吹牛皮外,我們這代人學經濟學時或多或少都受到他的影響。本文是張五常近期在「首屆大梅沙中國創新論壇——全球視角下的中國經濟報告會」上的演講,原文標題《張五常:從世界經濟蕭條說中國應走的路》。文章來源於鳳凰財經。
各位朋友,我說話有一個慣例,幾十年來都是如此的,我可以不說,但我不能夠說我自己不相信的話,士可殺不可辱。(掌聲)我幾十年來都是這個樣子的。後來就是 我不想講,因為中國這幾年的經濟非常不好。我是對中國最樂觀的人,我跟進了35年,以前的30年我都很樂觀,最近的五六年我轉到悲觀了。到現在經濟政策非 常不明朗,聽不到有些什麼是我自己能夠認同的政策,那個路向非常不清楚,所以這就是屬於我可以不說的話我就不說了,因為沒什麼意思了。假如說給你們聽,然 後突然間自己持有悲觀的看法,我要從另外一個悲觀的看法,帶到中國應該怎麼做的問題,中國現在目前的情況我不講。
另外一個悲觀的看法就是從國際上來看,我認為情況也不好,中國不好,國際又不好。這 個大蕭條的概念,在經濟學上從來就沒有比較可靠的定義。我認為大蕭條並不是說經濟垮了下去就是大蕭條。1968年香港的地價跌到零,沒問題呀,隔幾年就上 去了。香港1975年恒生指數從1700點,兩個月之後跌到120點,沒問題,你說它是泡沫也好,怎麼說都沒問題。中國在90年代,房地產的價格跌了四分 之三,也沒問題。但大蕭條怎麼說呢?顯然不是因為經濟垮了就是大蕭條。我個人認為大蕭條的定義,就是經濟衰落以後不需要很多的衰落下去,有簫條,但不需要大蕭條,但是要經過很長的時間都不能夠再翻身,因為這個長的時間的小簫條就變成大蕭條。所以我常認為這個長時間的問題,翻不了身的問題,美國30年代的經 濟大蕭條,人人都說會翻身,證據是翻不了身。美國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才脫身的,另外一個是經濟簫條了以後不能再翻身的例子,就是日 本。日本在80年代後期,1987年、1988年左右經濟衰落下去,樓價下跌,經濟下去了,二十六七年後的今天也沒翻過身,這才算是大蕭條,這種狀況才叫 做大蕭條。
為什麼會這麼麻煩呢?在日本的例子我們常常都聽到,二十多年來每年聽到幾次,日本經濟開始好轉了,好轉、好轉,每年漲兩三次,年年都說,可是沒好轉到。你看看現在安倍,安倍說經濟好轉了,沒有好轉。
說起來大概是6年前出現美國的經濟大蕭條,同樣的問題,整天就說好轉了,又說失業率怎麼好了,基本上是根本沒有好轉。這 個是麻煩很大的,為什麼有的東西衰落下去會再上升,為什麼有的東西又上不去呢?你看看失業率大幅的改善,但是伯南克他說得很清楚,這不是好現象,只不過是 有些人放棄了不去找工作了。你看看股票上升,現在股票制度改了,現在股票的制度變成國際化了。很明顯的證據,美國令人家很失望的證據,就是經過這個量化寬鬆,花出很多錢,利息低的不得了,這個量化寬鬆搞了這麼久,其實伯南克是很有本事的人,你不能說他不懂,結果怎麼樣呢?你說失業率怎麼進步了。
三個星期以前,有個數據出現是恐怖性的,哪一個恐怖性的數字?美國的債券,美國的十年債券,它的孳息率跌到2厘以下。什麼意思呢?也就是說市場看到前景是沒有希望的。問題就是他們已經放出去這麼多錢,而市場的預期是十年以內不會有通脹,這是一個很麻煩的問題,也就是說大家都看到是沒有前途了。美 國算他們看錯,我自己也看錯,我對北京的朋友們說過,我說不要買那麼多美國債券,我怎麼會繼續買債券呢,這樣子亂把錢丟出去,應該有通脹的,一通脹的時候 利息就上升了,那麼美國的債券一定會跌的很厲害。那就算是我錯的一塌糊塗,前三個星期美國債券去到最新高,這個問題怎麼看呢。也就是說不是說我錯,不是我一個人錯,只是我搶先認錯,貨幣是很難理解的。
我一位很熟的朋友弗裏德曼,他對貨幣的認識是很權威的,假如你說他不厲害,那就不是良心話了,這個人真的是很厲害的,我跟他是很熟的朋友,他對全世界貨幣數據都很清楚,思想敏捷,是統計學的天才,經濟學的根底又好,而且非常用心、非常客觀。你們想想看,他從1982年對通脹的推測,一直錯到他2006年去世的時候,你說難不難、你說難不難?那你說我錯一下有什麼關係呢!(熱烈掌聲)
今天早上有一位同學打電話給我,他說伯南克他到底厲不厲害?他能挽救幾年前的美國金融風暴?我說伯南克最厲害的那一點,就是他決定了不再做美聯儲的主席了, 這一點是最厲害的,最本事的。他知道假如他繼續做下去一定倒楣的,一定倒楣的。弗裏德曼對這麼多屆美聯儲的主席他都批評的,只是對格林斯潘沒有批評,他只 是稱讚,在我面前稱讚他,格林斯潘曾經是一個非常紅的人,他拿過無數的名譽頭銜,他不僅是美國經濟的控制大師,他是全世界經濟的第一把手,結果怎麼樣?結 果怎麼樣呢?結果聲名狼藉收場,這是一位學者,是一位謙謙君子,他對中國是好的,對中國是善意的,現在對中國有善意的外國人不是那麼多了。所以我對格林斯 潘很有好感,他這樣子收場,他就把利率調上調下,結果就是調錯了節奏。
貨幣,是用來協助貿易的,不是用來協助調控經濟的。貨幣是不應該用來調控經濟的,把它用來調控經濟的話,很容易闖禍的。我們不是批評周小川先生,我覺得他做得不好,因為不是因為他不好,而是不管什麼人坐那個位置都是麻煩的,你叫我去做我怎麼會做得比他好呢。你 要用這個貨幣制度,中國搞這些利息自由浮動,為什麼搞成這個樣子?你現在去借錢8厘借不到,那有什麼投資可以有8厘的回報呢?這個貨幣政策根本就不能用, 貨幣只是用來協助貿易,沒人叫你用來協助調控經濟的,現在變成貨幣調控經濟。美國要用,他不用不行,因為他用貨幣調控激勵了他們的經濟制度。中國,我寫的 很清楚怎麼樣把人民幣用一攬子的物價指數,就不要用貨幣來調控經濟,這樣子才能把利率跟投資回報率看齊,現在亂七八糟,我寫了很多次很清楚,我寫了十幾年 的。你要放棄用貨幣政策來調控,因為世界上沒有人成功過,可以十年八年很好的,但是一下子就壞了。其他國家沒有這個選擇,美國貨幣政策刺激他們經濟結構。
現在在這個世界,面對這個可能真的有個大蕭條的情況發生,我不是說有,我是說“可能真的會有”。你想它六七年都完全沒起色,總是有人說好了好了,日本講了二十多年。為什麼搞的這樣子呢,你們聽我講清楚。他們這些所謂大蕭條,我認為很長時間的簫條才叫大蕭條,原因就是因為信貸膨脹得很大,然後收縮,而得到的結果。人類歷史只有幾個這種經驗的,這個問題從1929年開始。信貸膨脹並不等於貨幣膨脹,就是說信貸膨脹可以是沒有通脹,就是你借我也借大家都借,借到信貸很 高,一下垮了。無端端的財富跌了,你看不到怎麼樣才能把它調上去,收入的預期又沒有辦法調上去,就變的無端端跌下來的時候,財富搞不上去,然後它就前途茫 茫了,大家都是採取防守政策。這種經驗不是那麼多的。信貸膨脹引起的收縮,1929年美國出現過,八十年代後期日本出現過,美國2008年也出現了,這種 是很難有的現象。而它麻煩就是經濟衰落下去很難再起得來。
在這種情況之下,那我們覺得中國應該怎麼做呢?中國現在其實是處在最好的情況,因為我們沒有面臨信貸破裂的問題,基本上中國沒有大問題。結果又搞出這個4萬億,又地方政府欠了20萬億,亂花一通,這是大問題,就搞成目前這個樣子。國債方面,這個大麻煩大家都知道,我也不要再講了。對這個國際形勢中國該怎麼做?我自己認為,解決的方法不是沒有的,因為中國現在面臨的問題還不像美國、歐洲那樣面臨那麼大的問題,我認為:第一件要做的是中國要取消進出口關稅,打開世界自由貿易的大門。中 國有這個能力做得到,也不需要害怕,因為這一點是對整個世界有好處的。30年代的大蕭條,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大蕭條開始引起保護主義,國際貿易大收縮, 我覺得中國要調過來調政策,中國有這個實力去做,所有關稅取消。你看最近通到國內的汽車公司怎麼壟斷,都是亂來的,他當然是賺暴利,這麼大的進口稅保護 他,那關他壟斷什麼事呢。你把進口汽車關稅取消,那些汽車公司馬上叫救命。保護主義保護了這麼多年,保護其實保護的是劣質產品。你看中國的國產汽車,太離 譜了。
你去買一輛韓國的車子,跟國內買的車子,仿韓國的車子,那個水準差的多遠啊,那要這些劣質 車子幹什麼呢。中國人怕什麼,中國人怎麼可能鬥輸給別人,這個怕什麼。先找些國家,不要搞什麼亞洲自由貿易區,一放就放,很簡單的。就跟他們說大家一起取 消關稅,中國是有這個實力去帶起整個世界的,中國不要害怕。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第二,關於所謂的金融自貿區,也是搞的一塌糊塗。怎麼講得通呢?浦東搞自貿區,為什麼不在陸家嘴做?外國的金融機構早就在陸家嘴買好樓盤了,準備等你金融開放給 他,為什麼不在陸家嘴搞?搞的這麼久搞什麼東西出來呢?開放金融從來都不需要準備的,今天取消,明天就是了。為什麼搞來搞去搞不出來。你看過哪一本書,從 事經濟政策的他們看過哪一本書,全世界哪里有地方不是說要放馬上就放的,德國的經驗、到處的經驗都是這樣。那就開放吧,你把銀行制度搞好了,把金融法律搞好了,那就開放吧,陸家嘴開放,那外資自然就進來了。不要偏袒香港,搞些什麼人民幣中心,要放就放了。三年之後我們的敵對不是香港,而是華爾街,一下子就 把他們的陣地就搶過來了,中國有什麼做不到,沒有理由做不到的。
我十幾年前見過一個“傻子”,我覺得他講話講得很厲害,我覺得這個人蠻有本事的,他英文說得非常好,他也沒去過外國,我說這個傻乎乎的中國人怎麼英文講得這麼好呢,中國真的是有厲害的人的,這個傻子的名字後來我才知道,他叫“馬雲”。(眾笑)
你可以問他,我真的見過他的,我說這個人這麼本事,他那時候沒錢的,當年我假如說買了他股票就發了。所以中國人不需要擔心的,要開放就開放。開放後假如人家要來搞你呢整你呢,那就跟著我說的那個方法,把人民幣放出去。你做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就變成利益團體,多的不得了,有哪個不想趁有這個政策去找回一筆錢 的。當年我跟香港財政司的彭利斯(音)做朋友,他說我只聽你一個人講,其他人我從來不聽,因為你從來沒試過為了自己知道內幕而賺過一毛錢的,你從來沒對任 何利益集團說過一句話,真的滿街都是利益團體。你要做什麼就放開做,你一說出去了大家都各自設立一個山頭。
第一點,外貿,放開它;
第二點,外匯市場,放開它。
我認為,雖然我不滿意周小川先生的央行政策,我不是批評他個人,央行裏面哪一個厲害我都還沒見過。因為那個位置真的很難坐的。但是貨幣政策要換一個,不能再 用這個貨幣政策來調控經濟。我覺得你把周小川先生放在陸家嘴,做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我認為他會做得很好的。他英文講得好,樣子也很好看,外國朋友又多。
中國的地區制度,我稱讚得很厲害的,現在又搞壞了。2007年的時候非常好,後來就搞壞了,那個制度稍稍改一改是很好的,現在搞的一團糟。該怎麼說呢?縣際 競爭制度。一個縣長從5000塊錢人民幣一個月,另外加一些應酬費,再加一點獎金,獎金並不穩定的,那怎麼辦呢?又不准他貪污,那他有兒子到外國讀書,他 只有5000塊錢一個月,你叫他怎麼辦?有的是很離譜的。有些幹部我認為他們是很厲害的,對經濟貢獻非常大,我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聽說無端端又不見了,這些我不敢講。(笑)
回到2007年,把那個時候的制度稍稍改一下,要把分配制度搞好。那些貢獻大的幹部,一定要讓他們有適當的收入才對。我知道有一些幹部為國家做了兩個專案,為國家賺了15億,他只有8000塊錢一個月,這是不對的,這是不對的,這樣做是不對的。所以要從頭再改。
跟著我再說,中國的大學制度。中國人很聰明的,念書又念得好,怎麼會搞到今天這個樣子呢。改革開放幾十年來出過什麼人才?你去看看,一團糟,搞人事關係,又數發表文章多少篇,一下又要去做什麼報告,權力鬥爭。言論上面又多多的阻撓,這個不能講、那個不能講,試過很多次了,突然間去演講說不准我講,兩三次。我 知道他們是下麵的人自作聰明的,中宣部從來沒有管過我,我幾十年都是這樣講話的。我關心國家,可是這並不一定愛國,我關心國家。就是我不服氣,我們這是一 批經歷過20世紀大戰的人,在廣西逃難幾乎餓死,然後到外面讀書,誇口講一句,我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中國人怎麼可以輸外國人,很多人比我還厲害,為什麼這麼多年大學教育都搞不起來,學校一團糟,這個要大手改的。
目前這個形勢是很關鍵的,我希望利用這一次機會,我認為西方有這個大蕭條的情況,是很可能的事,而大蕭條並不是垮下去那種,而是持續的、長久的不景氣的情 況。最重要的資料是三個禮拜前,十年的美國債券,這不是普通一般的債券,是成行成市的可靠的債券,它的孳息率跌到2厘以下,這個現象在30年代的大蕭條出 現過的。所以以中國目前的實力,應該在國際上再起來做一些事情,而順便大大修理目前中國的情況。
最後一點建議,我認為中國的數據,那些國民收入的數據,歷年來都有點疑問,而且那些問號越來越多,多到大家都不好意思。我認為,應該停止公佈那些數據,過幾年考慮清楚怎麼統計,然後再公佈。
謝謝各位!
分類: 1.宏觀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