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月 9, 2019
(|)
195 閱讀

(2017-06-30 有金有險)

 

克裏夫·阿斯內斯 (Clifford Asness),1966年10月1日出生在美國紐約皇后區的一個普通中產階級家庭。父親是一名律師,母親獨立經營一家醫療教育公司。在賓夕法尼亞大學取得商學院和工程與應用科學院的兩個學士學位之後,他進入了芝加哥大學商學院並成為尤金·法瑪教授的學生和助教。

 

但阿斯內斯並沒有如恩師所願走上學術研究道路。在高盛的暑期實習之後,他在1994年正式加入,並幫助該行建立了數量團隊。1997年,他自創了AQR資本管理公司(AQR Capital Management),並在1998年邀請高盛的同事、芝加哥大學的同班同學David Kabiller等成為其合夥人。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高盛前量化神童克裏夫·阿斯內斯創辦的AQR資本管理公司都被認為是華爾街表現最突出的量化對沖基金之一。

 

“我們試圖為基金營造一個應用學術研討會的氛圍。” 阿斯內斯說,“如果你能讓一群激進犀利的資產管理者形成一支理性的團隊,那你就擁有了一件美麗的尤物。”

 

 

他因直言批評奧巴馬而出名。

 

他叫阿斯內斯,芝加哥大學金融學博士,是象牙塔走出的資金管理者。

 

2012年,國際權威財經雜誌《彭博市場》推出的第二屆全球金融50大最具影響力人物,阿斯內斯入選。

 

 

1988年,他創建了一家叫AQR的對沖基金公司。

 

截止到2015年6月,AQR名列全球對沖基金管理資產規模排行榜第二, 712億的資產規模與2004年度悉尼市的GDP相當。截止到2016年12月,短短1年半的時間,公司管理資產又增長了1000多億,已達到1752 億美元。

 

 

該公司今天有26 名合夥人及693 名員工,研究團隊有著超過18年的研究經驗,在頂級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若干。同時又有扎實的實踐經驗,公司運用量化工具來處理基本面資訊和管理風險,採取系統的研究驅動型方法來管理另類及傳統策略。少有的“學術研究+量化投資”雙輪驅動型公司。

 

 

 

阿斯內斯本人活躍於研究領域,頻頻獲獎。他在《Journal of Portfolio Management 》上發表的文章曾於2002 年、2004 年、2005 年、2014 年及2015 年五次榮獲Bernstein Fabozzi/JacobsLevy Awards 最佳論文獎(關注私募工廠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廠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Financial Analysts Journal 》兩次授予其Graham and Dodd Award 年度最佳論文獎,還曾獲得Graham and Dodd 卓越獎及Graham and Dodd 讀者喜愛獎。2006 年,Cliff榮獲CFA 協會的James R. Vertin Award 大獎。

 

這些研究對投資界專業人士具有重要的意義和長久的價值。

 

為什麼這家公司這麼特立獨行?他們的基因究竟有何不同?

 

這還得先從另外一個著名的經濟學家說起。

 

 

1993年,法瑪與弗蘭奇創立了三因數模型,這一研究成果最終讓他獲得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弗蘭奇還一直維護著模型的基礎數據(後來擴充到5因數。

 

 

這個模型主要是說除了市場風險外,市值和估值同樣會影響股票的回報。更直接地說,小盤股和低市淨率的價值股會有更好的回報。這個模型給華爾街對沖基金提供了新的玩法,為他們帶來了數以億計的真金白銀。

 

 

終於說到賺錢這事上了,於是阿斯內斯登場了。。。。

 

1988年阿斯內斯來到芝加哥大學,師從法瑪。1993年法瑪發現了三因數模型後,幫助他編寫電腦程式分析數據的阿斯內斯就發現了一個新的股票回報異常,過去半年到一年的高回報股票構成的投資組合,在這接下來半年到一年時間裏的依然能夠產生超過三因數模型預測的正的阿爾法。

 

帶著這個重大發現,他前往高盛成立了“全球阿爾法”對沖基金,實踐這個被稱為“價格動量/趨勢”的發現,在獲得巨大回報之後,聯合3位同事自立門戶,以10億美元在1998年創建了AQR,把發現的動量策略和價值投資以及各種學術研究新發現結合到一起。

 

原來賺錢始於學術,只有不斷地深入研究,對模型優化,才能持續的賺錢。。。

 

突然間明白了什麼叫書中自有黃金屋。

 

如今這個時代,內容付費才終於讓知識份子重新拾起屬於他們的尊嚴,而阿斯內斯自始至終都依靠知識賺錢,為自己也為投資人賺錢。他是學以致用的楷模。

 

雖然,對數量模型的高度依賴成就了阿斯內斯,但他也曾因此一敗塗地。如今,經歷過大起大落的阿斯內斯仍然堅信模型的力量,模型也幫助他東山再起。

 

 

金融學術精英閃耀華爾街

 

 

1966年10月1日,克裏夫·阿斯內斯出生於美國紐約皇后區。阿斯內斯的家庭是美國典型的中產階級家庭,他的父親是一名律師,母親則是當時美國少有的女強人,獨立經營著一家醫療教育公司。

 

優越的家庭環境讓阿斯內斯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再加上他本人超高的學習天賦,高中畢業之後,阿斯內斯順利地進入了美國頂級名校之一的賓夕法尼亞大學。在賓夕法尼亞大學學習期間,阿斯內斯如魚得水,大學學業對他來說就是小菜一碟,因此他最終取得商學院和工程與應用科學院的兩個學士學位,這也為他日後用數理思維研究金融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88年,年僅22歲的阿斯內斯前往芝加哥大學商學院攻讀數量金融學博士學位,師從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著名經濟學家尤金·法瑪教授。在博士就讀期間,阿斯內斯在尤金·法瑪的引領下進行了資產定價的實證研究,這些研究極大地影響了阿斯內斯日後的投資策略。

 

1992年,阿斯內斯在協助尤金·法瑪完成了金融界最負盛名的論文之一《股票回報的交叉選擇》之餘,也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論文。他在論文中表示,通過價值挖掘和跟隨趨勢可以持續跑贏市場並取得長期利潤,這一觀點得到了尤金·法瑪的高度認同。

 

一直以來,尤金·法瑪都視阿斯內斯為自己的最得意門生,也希望他能夠走上學術研究的道路,但阿斯內斯卻志在華爾街。1994年,年僅28歲的阿斯內斯獲得了博士學位,在全球頂級投行高盛進行了短暫的暑期實習之後,他決定加入高盛,負責建立高盛的數量團隊。

 

 

在高盛工作期間,擅長數理邏輯的阿斯內斯通過演算法和電腦模型將尤金·法瑪的小盤價值股理論付諸實施並從中獲利,這個模型在1996年為高盛旗下的全球阿爾法基金帶來了140%的收益。

 

1997年,僅有3年工作經驗、還算是職場新人的阿斯內斯離開了高盛,自創了AQR資本管理公司,並在1998年邀請高盛的同事、芝加哥大學的同班同學David Kabiller等成為其公司的合夥人。

 

阿斯內斯執掌的AQR,投資策略迥異於華爾街其他機構,這家公司喜歡持有無人問津的股票,等到它們的真實價值被市場重新認識,早有佈局的AQR自然就從市場的熱情中獲益頗豐。

 

當然,作為對沖基金,AQR也有一套搞笑的做空機制。阿斯內斯喜歡做空那些高估值的成長股,即便有無數人看好,他也依然堅持做空。

 

2000年,阿斯內斯對科技股泡沫的準確判斷讓他一戰成名。當年8月,美國科技股泡沫正被市場吹得五光十色,AQR逆勢而行,開始做空高價科技股並買入其他行業的低價股。但在泡沫破滅之前,這一做法被華爾街人士所嘲笑,因為此舉讓AQR承受了巨大的帳面損失,公司管理的資產從10億美元一度跌至4億美元。

 

不過,阿斯內斯卻異常堅定,還發表了一篇題為“泡沫邏輯”的論文,粉碎了支持科技股高估值的理論:“當謬誤統治世界時,總要有人指出穿著新衣的皇帝。”

 

後來,美國科技股泡沫破裂,所有高估值的科技股無一倖免,全線大跌,在2000年3月至2002年10月之間,納斯達克指數甚至下跌了77.9%,在大多數華爾街投資者血本無歸之時,AQR卻從中獲得了豐厚的回報,該公司管理的資產也從創立之初的10億美元攀升到了2004年的120億美元。

 

 

成也模型 敗也模型

 

 

從高盛時期開始,阿斯內斯的量化模型一直幫助他博取超高收益,基本保持了每年兩位數的高回報率。但是,這一模型卻沒有躲過美國次貸危機對金融市場的強力衝擊,2007年和2008年,阿斯內斯倚仗的投資策略模型遭遇了空前的滑鐵盧,以至於市場一度風傳AQR將倒閉。

 

 

當然,AQR並不孤單,諸如此類的量化基金在2007年夏天都經歷了最艱難的時光。2007年8月初,美國市場上一大批量化基金經歷了驚心動魄的四個交易日。由於數量模型和投資標的相似,8月6日,大量模型發出指向退出的信號大批受量化基金青睞的股票因為短時間程式的巨量拋盤而重挫,而那些前期被做空的股票卻因為大量的空頭回補而飆升。直到8月10日,美國股市才觸底反彈。當月,AQR的帳面損失一度達到13%,但阿斯內斯從容不迫,堅守倉位使其最終把損失控制在了3.4%。

 

雖然,那次美股大跌看似與數量模型緊密相關,但阿斯內斯卻依然站在了模型的一邊,堅持為模型開脫。阿斯內斯當時在給投資者的信中這樣寫道:“沒有什麼模型會一直有效。然而,這一次與模型本身無關,而是因為太多的人採用了相同的策略,就同其他曾獲得成功的定量和非定量投資策略一樣,當過多的人試著同時逃離同一投資策略時,此類投資者將陷入困境。我們知道這是此類投資面臨的一個風險因素,但同其他人一樣,我們低估了風險發生時的危害程度和擴散速度。”

 

但是,阿斯內斯對模型的信心並沒有帶來好運。禍不單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給了AQR又一記重創。在2007-2008年這兩年之間,AQR旗下旗艦產品——絕對回報基金淨值腰斬,最慘的時候跌去了50%以上,AQR也不復往日的輝煌,公司管理的資產規模縮水過半,從2007年9月巔峰時的391億美元急劇下跌到了2009年3月的172億美元。

 

阿斯內斯及其AQR可以說是一敗塗地,在正常情況下,這家基金公司不太可能繼續在在殘酷的美國對沖基金界混下去了。

 

 

然而,阿斯內斯對模型深信不疑:“我們強烈感到,其他許多使用同一選股模型的投資者的離場給未來回報帶來了巨大的機會,我們將為客戶利用好這一機會。”也正是這份信念與堅持讓AQR最終從廢墟中站了起來。

 

2009年既是阿斯內斯和AQR跌落穀底的一年,也是他們東山再起的一年。通過與投資者的積極溝通,改善交易策略和發行新基金等一系列積極舉措,AQR絕地反彈,旗下絕對回報基金在2009年取得了38%的正回報,並在今年前9個月上漲了約10%。

 

近幾年,阿斯內斯及其AQR每年都以漂亮的成績單告訴投資者:模型不是萬能的,但模型不會因為一場危機就此死去,模型依然能夠幫你走得更遠。

分類: 14.其他類別
稻穗小編
沒有模型怎麼出來行走江湖。尤其是每個人的模型都不成熟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