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帆
經由 在 9月 12, 2016
(|)
231 閱讀
曉帆點評:前段時間龍泉寺曾經在朋友圈掀起熱烈的討論,據說去寺裏隨便偶遇一位掃地僧,很有可能就是一位IT界大牛或者名牌大學的高材生。龍泉寺的走紅側面說明了北京人工作壓力太大,需要一個逃避煩惱的世外桃源。但即使是世外桃源也不能避免功利心的侵蝕,在龍泉寺走紅之後,很多人去那兒已經不是為了靜修,而是為了趕潮流了。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作者:赫海威)
幾個世紀以來,尋求啟迪的僧人會前往龍泉寺,那是北京西北角一座小山上的冷清寺廟。他們在銀杏樹和柏樹下打坐、念經,潛心研讀古老的經文。
現在,新一代的修行者來了。他們穿連帽衫,看《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等電視節目,還會用聊天軟體交流佛法。許多人供職於中國最熱門、最嚴苛的一些公司,他們感覺身心俱疲,正在尋求變化。
“外面的生活挺嘈雜,挺有壓力的,”孫紹軒說,他是一家教育創業公司的首席技術官,“在這裏,可以找到一點寧靜。”
隨著一場精神復興運動席捲中國,龍泉寺成為了一個靜修之所。這裏宣導一種與眾不同的佛教,它宣揚與外界產生聯繫而非與世隔絕,而且重視為深奧的哲學問題提供務實的建議。
這座寺廟的管理者,可能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群和尚,其中有核子物理學家、數學天才和電腦程式員,他們放棄了講求精確的生活,轉而探索精神領域的奧義。
為了吸引更多受眾,這些和尚充分利用了自己的數碼技能。圍繞受苦受難和轉世等佛教觀念,他們創作出佛教主題的動漫作品(最近的一部中談道:“壞情緒會毀掉好運氣”)。今年春天,他們推出了一臺兩英尺高的機器人,名為賢二,用以回答訪客的提問。這是龍泉寺在人工智慧方面的首次嘗試。
傳統主義者擔心,龍泉寺花哨的高科技工具對教授佛法會構成干擾。他們表示,重視解決家庭衝突、如何獲得成功等實用性話題,會忽略更重要的哲學問題。
但龍泉寺方丈學誠法師為自己的方法進行了辯護,稱只有欣然接受現代工具,佛教才能與時俱進。他每天都會向網上的數百萬信徒傳遞自己的點滴智慧。他還表示,在一個由電腦主導的世界裏,指望人們每天來聽課是不現實的。
(訪客準備進入龍泉寺的冥想區域)
“佛教是古老的、傳統的,但佛教徒是現代的,”他在今年3月接受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採訪時說道,“我們應該把慈悲、平等、圓融等佛教智慧,用適應現代社會的方式傳遞出去。”
在近日的一個周日早上,我站在龍泉寺的大門外,看到數百名志願者和遊客拾階走進寺廟。他們相互鞠躬,輪流清掃崎嶇不平的走道。有些人在有機菜園裏漫步,偶爾停下來,扶起肆意生長在外的番茄。
這座寺廟走向現代性有著一些必然的因素。儘管始建於西元957年,但其許多原有的建築都在戰爭中遭到毀壞。直到20世紀末、21世紀初,在一位名叫蔡群的從商女居士的倡議和資助下,這座寺廟才得以修復重建。它於2005年重新開放,現在配備有指紋掃描器、網路攝像頭,還有用來研習經文的iPad。
一家官方媒體幾乎是以談論神話般的語氣談起這座寺廟。在追求成功的中國,龍泉寺僧人放棄在技術行業的賺錢職業,投身於佛教修行,每天淩晨3點55就要起床上早課,許多人都為他們的決定感到驚奇。
“外面的生活挺嘈雜,挺有壓力的,”教育初創公司首席技術官孫紹軒說,“在這裏,可以找到一點寧靜。”
龍泉寺逐漸成為執政的共產黨青睞的樣板。黨的官方政策是提倡無神論,不過近年來在帶頭推進復興中國的古老文化傳統。除了主持龍泉寺的工作,學誠法師還擔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而該協會為黨控制下的監管機構。龍泉寺內展示了習近平主席的著作,長期住客得提交有關愛國背景與政治觀念的資訊。
作為某種軟實力的信仰推廣方式,學誠法師還尋求把佛法傳播到全球,將他的教誨翻譯成了十多種語言發佈。今年7月,在他的協助下,博茨瓦納出現了一座為中國僑民開設的佛寺。
龍泉寺的地理位置靠近北京多所頂尖學府,離城內主要的科技中心也不遠,使它在年輕人當中名氣很大。許多人在充斥著物質主義的社會裏尋求人生的深層意義,還有一些人是想逃避忙碌至極的日常生活,得到放鬆的訣竅。
龍泉寺之所以在創業圈裏出名,部分原因在於一則涉及張小龍的傳言。他是熱門即時通訊應用微信的打造者之一。有新聞文章宣稱,張小龍遭遇瓶頸之際去龍泉寺清修了一次,之後便獲得了做微信的靈感。(張小龍通過發言人否認了相關報導。)
(一名志願者在北京西北方向的龍泉寺菜園裏勞作。這座佛寺於2005年重新開放,如今配有指紋掃描器、網路攝像頭及研習經文用的iPad。)
如今,年輕的創業人士去龍泉寺拜佛是希望得到創意上的啟示。他們效力的公司包括中國最出名的一些科技企業,比如電商巨頭京東和智能手機生產商小米。
“有些來這裏的人對佛教可能並不是那麼感興趣,或者說是信仰,”軟體開發者拉克斯·謝(Rax Xie)表示,“但他們會對佛學背後的思想文化有某種聯繫和接受度。”
周日的早上,科技創業人士孫紹軒會從北京郊區的公寓來到龍泉寺。他會披上褐色的僧袍,開始誦經。
孫紹軒曾經對宗教持懷疑態度。不過去年有了醍醐灌頂的經歷後,他說自己開始接納佛法,捨棄了酒肉,說服妻子與他一道踏上信仰之旅。
我是在龍泉寺一個周日的誦經儀式上遇到的孫紹軒。冥想廳裏鋪滿了飾有蓮花圖案的枕頭,前方樹立著一尊鋥亮的大型佛像。
孫紹軒體型精瘦,深色的雙眼流露出柔和的光芒。他坐在第一排拜佛者當中,手中拿著一個鈴鐺,身披一條金色綬帶,上書“感恩那些教授我救贖的人”。
儀式過後,他向我講述了自己的轉變過程。在他看來,他曾經以自我為中心,脾氣不好,喜歡對家人和同事指手畫腳。雖然母親信佛,但他以為佛教不過是“講故事而已”。
去年秋天,他到龍泉寺參加了為期三天的針對資訊產業從業者的法會。他被迫離開了手機,用冥想的方式打發時間,聽佛法講座,在花園裏勞作。他表示,自己幾乎立即就感覺到心靈更純淨、更輕盈。
孫紹軒夫婦如今幾乎每週都會參加佛法儀式。在下午的時候,他會對龍泉寺的網站進行維護,並協助組織後端編程研討會。
他說自己來龍泉寺,是為了在一個不時充斥著欺騙的社會裏找“一個沒有衝突的小世外桃源”。
“在山上的時候,你不用去想,‘有沒有誰會騙我,有沒有誰會騷擾我,或者誰對我有糟糕的評價,’”他說。“當你有了一種安全感和信任感的時候,你就會慢慢敞開自己,願意幫助別人,也會願意去探索自己的一些信仰。”
(文章作者:曉帆 公眾號:曉帆炒股俱樂部)
分類: 1.宏觀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