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化橋
經由 在 4月 8, 2019
(|)
121 閱讀

(2019-03-31 張化橋 新浪博客) 

大家都說日本失去了二十年。大錯!

我讀了David Pilling 的書,叫 Bending Adversity: Japan and the Art of Survival。《戰勝逆境:日本的生存之道》。

用一句話歸納這本書,那就是,'日本的經濟和社會現狀都挺好的'。

(1)日本文化基本源於中國。但是,由於中國太落後,因此,十八世紀開始,日本與中國文化脫鉤,學習西洋。其間,日本人需要發明和'製造'一個日本的獨特文化。通過一代又一代的教育和洗腦,日本人有了根深蒂固的觀念,'日本就是不同,就是優越'。

在書中,Pilling 諷刺一位臭名昭著的日本教授的研究結論:日本人用左邊的腦袋聽鐘聲,聽昆蟲的鳴叫甚至呼嚕聲。這跟西洋人不同。Pilling 還諷刺另一位日本學者。這位學者在書中描述,一位美國教授訪問日本,當他聽到蟋蟀之聲時,便問,'這是什麼聲音?'。日本學者回應,'天哪!你竟然不知道這是音樂!每個日本人都知道這是音樂!深秋時節,蟋蟀婉歎,寒冬將至,哀哉!日本人哀生命之短促。天哪,日本怎麼會在二戰中敗給美國!'

很多日本人強調,'日本人沒有邊界'('We have no borders')。他永遠沒有搞懂,這是什麼意思。在日本,故弄玄虛者眾。他還說,日本人大多不會講英文。在他們'含蓄,深奧,和高深莫測'的背後是 ... 空洞。一旦他們會講英文,你立刻發現,原來此君什麼也不知道。很多日本人聲稱,'外國人永遠無法理解日本。你試都不用試。再過四到五年,如果你發現你根本不懂日本人,那麼你就開始懂了!

When you find, in four or five years more, that you cannot understand the Japanese at all, then you will begin to know something about them.

這讓我聯想起美國聯邦儲備局的前主席格林斯潘在位時,在如日中天時的得意和故弄玄虛:'如果你認為你理解了我的政策意圖,那你一定是誤解了'!

(2)在學習西洋人的過程中,日本人骨子裡的野蠻得到了煽動和發揮。這是日本整個侵略性的源頭。幾百年裡,西洋人在全球屠殺,搶劫,殖民,和傳教。日本人很快學到了這一套。弱肉強食。就這麼簡單。

(3)作者採訪日本甲級戰犯,東條英機(Hideki Toji)的外孫女的整個過程,很值得一讀。她的辯解,不管多麼荒謬,對於瞭解日本一部分人(可能不小的一部分),可能有幫助。

(4)日本經濟越來越內向嗎?非也!120萬日本人住在外國。光在中國就有14萬日本人。這比1990年的數字多了一倍。在日本,外國人多達200萬。也比20年前多了一倍。

(5)長期以來,大量膚淺的文章嘲笑日本浪費了過去二十年。但是你認真分析一下,其實日本即使在最近20年,也相當不錯。你要看剔除通脹以後的真實增長,再把人口變化考慮進去。今天,日本的物價水準(從報紙到理髮,從住房到壽司)相當於1981年的水準!有些國家大談'人口紅利',但是每個居民的真實福利的改善遠不如宏觀數字好看。英美兩國在過去二十年一直嘲笑日本浪費了二十年,但是,把人口和通脹排除,用1989年為基數100,日本2013年的真實人均收入為127,美國為137,英國為144。差距並不太大。在最近的十年(2002-2012年),以真實的人均收入為指標,日本甚至跑贏了英美。

今天,日本依然是世界上第三大經濟體,相當於英法之和,或者印度的三倍。它的國民平均還是比中國人富裕八倍!(2013年的數字)

(6)有一派認為,日本在過去20年做了大量的痛苦調整和反思。幹嘛老是跟別的國家比排名?日本不需要做第二大,第十大或者第15大經濟體。未來20年,日本將是一個'很枯燥,很不激動人心的,很富有的國家,相當一個巨大的瑞士!這有什麼不好?'很多國家有GDP增長,但是由於增長品質低,所以沒有財富。在日本,人民健康,犯罪率低,居住環境好,這些難道不重要嗎?物價下跌有什麼不好?難道你希望鈔票發毛嗎?日元在過去二十年的購買力的改善十分可觀。換言之,日本人生活品質的改善是很大的。

(7)人口老化,人口下降沒什麼不好。1960年以來,巴基斯坦的人口增長了四倍,幾乎達到2億,這跟生活品質正相關嗎?

(8)很多人聳人聽聞,說日本政府的債務太高,會馬上崩潰。云云。但是,標準普爾和穆迪等評級機構調低日本政府的債務評級,但債券不跌反漲。為什麼?日本政府91%的債務是欠本國國民的。主權國家有一萬種辦法解決這個問題。聽說過印鈔票和徵稅嗎?另外,日本還有大量的海外資產。

 

稻穗小編
佩服日本人困境中的圑結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