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5月 15, 2019
(|)
269 閱讀

隨著特朗普的再次變臉、突然宣佈加稅,中美貿易衝突升級已經難以避免,更多的產品被征更高的稅率,自然會對經濟造成一定的衝擊,中國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儘量爭取對自己有利的地位呢,我們下面簡單進行討論:

面對美國的主動加稅進攻,中方可以採取的無非兩招:一是對等反制,增加美國加稅的成本;二是穩定中國的經濟、股市金融等領域。

 

首先談對等反制。

對等反制的原則不是要主動升級矛盾,而是隨對方的升級而被動升級,目的是表面兩點:一是我們並不想擴大矛盾,我們之所以升級反制措施,是對美方主動加稅的被動反應,貿易衝突升級的責任不在中方;二是必須要讓美方的無理加稅付出對應的代價,衝突升級得越高,付出的代價就越大,用增加實質傷害的辦法逼使美方儘早認清加稅對自己造成的不利後果,從而促使貿易衝突儘早結束。

方法上可以考慮兩個方向:一是在大致接近的稅率下,由於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較少,徵稅金額上比較吃虧,可以考慮擴大範圍,將美國出口中國比較多的服務貿易納入徵稅領域,或者限制美國在中國的合資企業的內銷比例等;二是考慮到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貨值較低,可以在某些產品上大幅度提高稅率,精准打擊特定產品。

除了以上的常規手段外,還可以考慮用美國國債給美國施加壓力,作為美國國債的最大買家,中國即使僅僅宣佈或者放風說有意向停止買入美國國債,也將對美國金融市場造成巨大的衝擊;中國的另一個獨特優勢是全球占統治地位的稀土供應,如果中國限制向美國的稀土出口,同樣會對美國的經濟有相當負面影響。

 

其次是穩定中國經濟、股市等

穩定經濟,這方面中國有相當多的經驗,無非是增加財政和貨幣刺激,增加國內需求緩解經濟下行壓力。除了政府大力投資基建、民生工程,補貼汽車、電器產品消費等常規手段,還可以考慮把穩定經濟增速和經濟轉型結合起來,用加大在高科技領域和中國短板領域的投資來拉動經濟,協助經濟升級;

穩定股市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必須有長線資金作為市場的核心穩定力量,在市場出現較大風險時入市,協助穩定市場、防止恐慌。這裡要注意的是不能單純依賴投資者的資金,因為投資者都是隨波逐流的,通常上升時一哄而入,下跌時一哄而散,很難起到維護股市穩定的作用;二是要穩定投資者的預期,投資者的預期形成主要來自於兩方面,首先是宏觀經濟的表現,其次是市場的走勢本身,這兩方面穩住了,投資者預期就能穩定;三是維持一個相對寬鬆的金融環境,要避免發生大規模投資者被迫斬倉還債的情況出現,造成自我踩踏的惡性循環;

 

穩定匯率主要是要防止因為匯率的持續貶值誘發大量的資金外流,造成金融動盪。這方面要注意兩點,一是央行必要時必須出手干預,打斷單向貶值走勢,避免市場形成廣泛的持續貶值預期;二是強化外匯管制,讓外匯流動處於國家宏觀監管控制之下;

除此之外樓市也很重要,目前中國樓市是承載中國人民主要財富的工具,且產業鏈很長與金融關聯極高,樓市的大幅波動必將引起經濟和金融領域的巨大波動,影響經濟穩定甚至社會穩定,不能掉以輕心。所以,樓市穩定也是保持經濟和金融穩定的重要一環。

以上幾個穩定做好,則中國整體形勢就會基本穩定,貿易衝突升級帶來的衝擊也就可以從容克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