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
經由 在 7月 12, 2019
(|)
194 閱讀

看完博友阿梅的博文《我的选择是对还是错》,我的感想颇多。人生就是一场永无停息的选择过程, 谁也无法回避和逃脱。美丽聪慧的阿梅都困惑如此,我想大家一定都有碰过,其实,选择无所谓对错,就看适合不适合。除了下面写给阿梅的留言外,又激发我写了今天的博客,是为复。

 

其实,任何人都无法评说你选择的对错,除了你自己。

看得出,你心中总是有那么一点点无可奈何,总想心外求法。

由于我不了解你的职业,不熟悉你的环境,也不知道你的兴趣等等,所以我肯定说不清楚什么,唯一能告诉你的是:

能否静静地思考一下,这辈子你到底追求的是什么?你的内心渴望你知道吗?找到它,并连续追问五个为什么?

从阿梅近段时间的博文中不难看出,这样的忧虑和困扰已有些时日了。我建议阿梅认真地冥思苦想,目的就是让她快快找到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既然选择不可逃避,那就积极面对。我非常欣赏古人立功、立言、立德的理想人生。

曾经听到一则笑话,说的是住在一座80层高楼的兄弟俩。一天,兄弟俩正好一同下班回家,恰巧碰到楼下的电梯坏了不能乘坐。看到许多人都在那里静静等候,兄弟俩却做了个不凡的选择:爬楼。一开始很顺利,但爬到20层的时候,弟弟喊累了,把背包一摔不想走,哥哥过来鼓励他,也把背包放在20楼,说等修好电梯后再回来拿。于是,兄弟俩轻装上阵,好不容易爬到了40楼。看到还有40楼,弟弟又开始埋怨了,就这样兄弟俩边吵边爬到了60楼。还是哥哥大气承认自己错了,并奉劝弟弟说不要吵,只剩下20楼,于是兄弟俩又各自慢慢悠悠地爬完最后的20楼。终于来到了家门口,可是问题又出来了,兄弟俩都没带钥匙,原来全放在包里丢在了20楼。看看,多么像我们如今的人生旅途。

很多人在20岁以前是活在父母和老师的希望之下,背负着沉重的压力;好不容易到了20岁之后,摔开了旁人的压力,开始满腔热忱梦想着许多规划要完成;可是工作了20年后,发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原来有这么多的坎坷和不顺,于是牢骚满腹,不是抱怨上司,就是抱怨客户,不是抱怨社会,就是抱怨政府,仿佛世界上谁都在同他过不去,就这样郁闷地度过了20年。已经60岁了,还有什么好埋怨的?就这样默默无闻,与世无争地又走过20年。80岁了,终于想有个好交待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原来是自己20岁时的梦想没有完成。

 有人认为,健全的人生需要有三种归属:一是心灵的归属,或者说信仰的归属;二是事业的归属,事业是生命自觉展开的一种形式,说的就是一种定位;三是情感的归属。如果我们真的很好地回答了,我想人生的基本选择就明朗了许多。此外,我还建议阿梅选择适合自己的人生态度或人生方式,要么是追求功利的人生,要么是沉湎游戏的人生,要么是探索求道的人生,亦即不断超越的人生。还是用回上次我给阿梅博文《胡思乱想》的留言,共勉。

       是啊,是不是觉得有点不划算呢,如果不转业现在应该可以授衔大校了吧。

       不过生活也不是每次都如意,堤外损失堤内补,放弃了仕途收获了家庭,脱下了军装得到了爱情,离开了冰雪迎来了花开。。。

        还是祝福阿梅幸福美满,快乐开心!

 

  附阿梅的博文:《我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自从与爱人相爱那天起,父母与哥哥们就担心有一天我会与爱人回南方。那时我就下定决心,不会与爱人回来。因为我不能看着我的亲人们失望,我不是一个为爱不顾一切的人,尽管我很欣赏这样的女性。

 可在十几年后的关键时候,这份决心轰然倒塌,我放弃所有毅然的脱下了军装追随着爱人回到他的家乡。原因是在婚后的十几年间,爱人的爱一直浓浓的包围着我,这份爱值得我这么去做。当然父母与哥哥们因为见证了这份爱,虽然有着太多的不舍但在最后时刻还是给予了我包容与谅解,这让我对于我的选择又多了一份欣慰。

 可在回到南方的一年多来,我却总是无数次的自问,我的选择是对还是错。冬天的寒冷、夏天的闷热、蚊虫的叮咬、语言的不通,种种时刻都曾让我扪心自问,尤其在父亲过世我没能见到最后一面时,自责与懊悔更是让我无力自拨。

 爱可以融化一切,虽然我自问过自己无数次,但在爱人的宠爱面前,一切懊悔又都烟消云散。

 可当看着无法再穿在身上的军装时,心中的失落又不由得涌上心头。多少次在梦中穿上军装回到了军营,醒来却是一场空,徒增了一片愁肠。

 我明白生活并不是尽如人意,有失去就有得到,虽失去了所有但收获了家庭与爱情。可人一但失去的太多,情感反而会变得脆弱起来,这对爱我的人来说,是否增加了一份负累呢? 

 唉!不去想那么多了,生活就是这样,一但做出选择,由不得你再去回头,只有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了。

 记得一本书上说,人的每一次选择其实都是一次进步,它可以促使人的心智成熟、心灵成长。现在想想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就用这句话聊以自慰吧!

分類: 13.其他類別
關鍵詞: 老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