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5月 22, 2019
(|)
391 閱讀

雖然中美貿易談判的風雲突變出乎了絕大多數投資者的預料,卻大致在我們的預判之內。我們在4月初的博文«港股4月變數多 市場前景不明朗»裡曾經提到:“由於目前談判已進行到最後階段,尚未形成共識的部分估計都是不易形成共識的難點,如果確實出現無法克服的難點,談判有可能暫停或者再度僵持,對股市不利。”

最近一兩個星期,中美貿易談判的形勢可以說是波詭雲譎、變幻不定。以善變著稱的特朗普總統于5月5日再次發揮其善變特點,突然宣佈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從10%提高到25%,他還進一步威脅將對另外的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課稅。原因據說是因為不滿意談判進展太慢,及中國收回了一些之前的承諾。不過中國商務部澄清說,那些所謂的承諾其實不過是美國自己認為的‘被承諾’而已,屬於美國方面自己理解或者判斷有誤。

加稅消息一出,市場主流傾向認為談判將會破裂,誰知中國方面宣佈仍將派出以劉鶴副總理領銜的代表團赴美談判,特朗普總統也發佈了一些對談判達成協議仍然樂觀的言論,令投資者對談判達成協議仍然抱有希望,不過兩天的談判結束後,雙方的分歧沒有收窄的跡象,雖然同意了下一輪將到北京繼續談判,但並沒有定下談判的具體日期。從美國最近加大對華為的打擊力度來看,中美貿易短期能有突破性進展的機會不大,貿易戰進一步升級已難以避免,特朗普的口風已從之前的對協議展望樂觀變為:中國在近期談判中遭到重創,又提到北京方面可能想等待明年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重新上臺後,可以繼續每年在美國身上榨取5000億美元。不過,特朗普有信心自己會勝出大選,更表示如果在下個任期再談判,協議對中方只會更苛刻,呼籲中方要明智一點。

貿易戰:暫時難達協議

應該說,貿易談判從展望樂觀變成現在這個貿易戰越打越大的樣子,確實大出市場主流預計。不過,這個出乎大多數人預期的結果其實可以說大致在我們的預期之內。我們從年初一直認為二季度是今年市場的主要風險期,其中一個主要理由就是中美貿易談判可能再生變數。

我們在4月初的博文«港股4月變數多 市場前景不明朗»裡曾經提到:“由於目前談判已進行到最後階段,尚未形成共識的部分估計都是不易形成共識的難點,如果確實出現無法克服的難點,談判有可能暫停或者再度僵持,對股市不利。”雖然實際問題發生的時間從我們擔心的4月拖到5月才發生,不過大的方向基本符合我們的預期。

貿易談判暫時難以達成協議了,貿易戰大概率將繼續並擴大,對股市而言既是壞事也是好事,壞的方面是:貿易戰的持續和擴大,必將衝擊中美兩國經濟並波及世界經濟,令本已趨向放緩的世界經濟承受更大的壓力,股市也同樣將受到牽連;好處是:預期中的壞消息發生了,今年股市的一個最重大風險已經爆發,靴子已經落地,市場的不明朗情況反而下降,股市的前景反而有望開始改善。

我們在5月初的博文«港股調整市的幾種演變可能»裡,曾經預判港股調整市的走法較大可能是橫向震盪或大幅下跌兩種形式。當時預判港股可能出現大幅調整的主要原因就是可能有突發性壞消息的衝擊,除了中美貿易戰升級外,其他一些負面衝擊因素包括:

 

美股:高位會否大調整

“首先是如果美國經濟未來明顯放緩,會否觸發處於高位的美股發生大調整,一旦美股出現較大調整,以美國股市對港股的牽引作用,港股出現較大調整的機會就大增;其次是世界其他地區例如中東,會否因美國目前比較極端的中東政策,如最近美國宣佈要對所有進口伊朗石油的國家予以制裁等,而產生一些大的衝突,影響全球金融穩定。”

現在雖然中美無法達成協議的壞消息已經出現,今年最重大風險已被觸發,股市也已大幅下跌,但是,美股會否出現大幅調整和中東會否出現較為嚴重情況,這兩個負面因素尚未明朗。

在我們看來,雖然特朗普非常希望推動股市上升,但美股本身面臨一定的不利條件,例如今年美國經濟預計將會放緩,美股估值處於歷史較高水準等,都對美股造成潛在壓力。美聯儲雖然態度已經由‘鷹’轉‘鴿’,但暫時也僅是不再加息而已,對股市的支持力度並不足夠。如果貿易戰升級明顯衝擊美國經濟或者投資者預期的話,美股的較大調整很難避免。也就是說,最近的兩三個月是美股的高風險期;

 

中東形勢:目前難判斷

至於中東會否出現較嚴重情況,目前則不易判斷,需要密切關注美國和伊朗的互動。但不管怎麼說,相信經過一兩個月或者兩三個月的時間,中東的形勢也會大致明朗。

所以,大致而言,我們認為二季度仍將是今年的主要風險發生和明朗期,隨著上述幾個風險因素逐漸明朗,港股的前景也將隨之好轉。

相對于貿易戰剛發生時中國經濟和股市承受的壓力而言,目前貿易戰升級引發的壓力已沒有去年那麼大。這種壓力的相對下降來自於:

首先中國經濟已經因應貿易戰做出了一些調整,中國政府支持經濟發展的措施例如大規模減稅等也正在逐步落實,增強了中國經濟抵禦風險的能力;

其次投資者經過了貿易戰初發階段的過度恐慌後,已經對貿易戰帶來的心理衝擊有所適應;

第三是中國政府也通過一年多的貿易戰積累了一定經驗,在維護經濟、股市和金融穩定方面反應相對更快、針對性更強,因而抑制了風險的擴大和擴散。

暫時來看,考慮到港股已經出現了較大調整,以及政府對經濟和股市等的支持,港股繼續大幅調整的可能性相對下降,但各種風險因素尚未完全明朗又限制了港股的升幅,因此港股短期以低位橫向震盪的機會較高,當然,如果週邊風險進一步爆發,不排除港股有繼續下探的可能。

另外,為應對沖貿易戰升級對中國經濟帶來的壓力增加,中國政府有可能進一步出臺措施刺激經濟增長和內需,並有可能把刺激經濟增長和發展科技創新、力促經濟轉型升級結合起來,一些相關產業例如5G、晶片等科技產業和電器消費類公司都可能受益。

 

derrick ng
中美貿戰越來越激烈,老特想用最短時間打下中國,可惜他的極限攻 ,既傷中國企,又傷美國企業和世界企業。而且老特離選舉的時間越 來越近,個人相信老特孤注一戰。面對這樣的情況,中國只好計算一 下和美國中止貿易後的損失和找替代品。另一方面亦要加大自主研發 ,同時研究擴大外企來中國開獨立公司的可行性,以及支持企業做好 儲存外企貨品的準備。...閱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