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6月 12, 2019
(|)
677 閱讀

要想做一個好的投資者,提高投資的成功率,其中一個重要條件是要學會儘量全面、客觀、中立地認識市場,如果憑著片面資訊做決策,或者受制於自己的主觀情緒,做了好倉就看好,做了淡倉就看淡,就難免經常失敗。

一般而言,投資者在開倉時容易犯的錯誤是:常常在聽到片面資訊,譬如小道消息、某個據說權威人士或者有身份人士的某種說法等,就忽略了正常的公司研究,甚至在其他人明確提出不同意見時也完全聽不進去,主觀地認為自己抓到了一個發財的好機會,於是重倉殺入,多數情況下這樣的衝動投資最後的結果都是深度套牢,最後輸得一塌糊塗。過去香港市場的老千股,時不時就會尋找各種機會炒作一番,靠聽小道消息沖進去的投資者,一般最後都變成了被大戶收割的韭菜,這方面的教訓,比比皆是、數不勝數;

而投資者在開倉後容易犯的錯誤常常是:做了好倉就變成了好友,做了淡倉就變成淡友,主觀感情超越了理智,對各種市場變化了的情況、數據、甚至危險,視而不見,自動過濾與自己看法不一致的資訊,眼裏只看到、耳裏只聽到自己想看到和聽到的東西,當市場走勢明明與自己想法相反時,仍然堅持錯誤,不及時斬倉認輸,於是越陷越深,導致最後輸了大錢。很多投資者,甚至一些有經驗的投資者,經歷過的慘痛失敗很多都與感情超越理智有關。當感情蒙蔽了理智,投資者就失去了客觀中立,對市場的看法其實主要反映自己潛意識裏的主觀想法,和真實的市場無關,判斷自然也不可能正確,於是失敗就隨之而來。

所以,投資的大忌一是片面,只看到自己喜歡看的一面或者只注重事情的一個方面,對其他的方面忽略不計或不聞不問,於是對事物的認識就不完整、不全面,最後形成的看法或者判斷自然難以正確;二是先入為主,因為某種感覺、某個消息或者某種立場或者原因,在認真研究公司之前其實頭腦裏或者潛意識裏已經形成了一個大致的看法或判斷,後來的所謂研究不過只是給自己頭腦裏或者潛意識裏已經形成的那個觀點找論據。這時的研究沒有了客觀性和中立性,完全變成了走過場、履行程式而已,自然錯誤的機會就高。

實際上,這些投資市場裏經過慘痛損失得到的經驗教訓,同樣適用於社會生活。在生活中,要想對任何問題得到全面、正確的認識,同樣需要防止片面性和先入為主的思想方法。片面、先入為主的思想方法的特點是對複雜問題常常憑著感覺或者印象或者想像簡單化地得到結論,不需要經過認真地調查研究,也不需要進行深入地思考,一拍腦袋,結論就產生了,爽快是挺爽快,不過卻是一種典型的懶人思想方法。這種懶人思想方法,生活中很常見。這種思想方法產生的結論,一般來說都不正確,對解決問題沒有幫助。

兩個思方宜培養

那麼,如何才能有助形成正確的思想方法呢?一般來說要注意兩點:首先,研究任何問題都要看其中好壞兩個對立的方面,事物都有多個側面,但是最重要、最影響未來變化的一般是其中帶來好的影響和帶來壞的影響的兩個相反的方面,譬如研究股市的升跌,我們一方面要看對股市上升有利的方面,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看對股市上市不利對下跌有利的另一面,只有兩個方面都研究清楚了,再加以有效的綜合,才能得出一個較為正確的結論。如果只看利好的一面,就會任何時候都是好友,忽視了股市的下跌風險,導致投資失敗;同理,如果只看利淡的一面,就會任何時候都是淡友,同樣無法在股市上漲中獲利;只有平衡地看待和綜合兩方面因素,才有可能看清走勢、取得成功。

其次是不要急於下結論,結論應該產生於研究的結尾而不是開始,不要帶著結論去做研究,把研究變成強化、支持自己預設結論的過程。而應該保持開放的心態,在研究開始直到結束的過程中可以接受任何可能,不論自己主觀上喜歡或者不喜歡。很多人常犯的錯誤是,因為某種原因,自己喜歡或者不喜歡某樣東西,於是看都不看、一點研究都不做(或者研究時只接受與自己喜好相同的資訊),就認定這個東西是好的或者壞的。這個時候的所謂結論或者判斷,其實完全是自己立場的產物,與客觀現實基本無關,毫無意義。

兩個有趣例子

歷史上靠小道消息、偏聽偏信做判斷的一個有趣的例子是在清朝,可能是受英使馬噶爾尼覲見乾隆皇帝不願下跪的影響,後來在清朝官員和市井百姓中廣泛流傳一個關於‘洋人的膝蓋不能彎曲’的傳言,據說後來林則徐來廣州禁煙之所以有信心,其中依賴的兩個情報,其一就是這個‘洋人的膝蓋不能彎曲’傳言,根據這個情報,清朝官民普遍相信,打仗時只要一敲洋人的膝蓋,洋人就會躺下,根本不難對付;其二是洋人天天吃幹牛肉粉,沒有中國的茶葉和大黃,洋人就會腹脹而死,其性命完全操之在我,所以完全不必害怕洋人。結果呢,這些想當然的所謂情報自然是錯得離譜,中國也在中英鴉片戰爭中吃了大虧。

近期的另一個有趣的例子發生在臺灣,臺灣教授高志斌在臺灣中視2011年8月13日播出的?美食in象勇闖大陸市場發展?裏說中國大陸老百姓收入低消費不起茶葉蛋,因而一炮而紅,成為網上被大家嘲諷的對象。實事求是地說,如果高教授這個評論發生在上世紀70年代或者最多80年代早期,可能還算有點譜,但是到了2011年還這麼說,只能說高教授對中國的印象停留在幾十年前了。這個例子一方面說明憑印象或者想像先入為主地做判斷下結論是很危險的事情;另一方面還說明社會是變動發展的,認識也必須與時俱進。老印象即使當時是真的,如果不能隨時更新,反映最新的情況,根據當時正確的老印象形成的判斷和結論同樣是不可靠甚至可笑的。

生活引申應用

如果將這些原則用之於今天的社會生活,譬如以之檢驗最近的熱點事件‘逃犯條例修訂’與支聯會發起的‘紀念六四活動’,就會發現,很多人在思想方法上仍然存在我們上述討論的缺陷。

譬如在‘逃犯條例修訂’的爭議中,很多反對者其實並不瞭解條例修訂的要點或者詳情,也沒有仔細思考或研究過其中利弊,完全是憑著一個簡單的‘逃犯條例修訂’會讓大陸公安來香港抓人這類的想像而反對,至於‘逃犯條例修訂’究竟會不會令到大陸公安可以隨便來香港抓人,現在‘逃犯條例修訂’提供的保障是否足夠,這些反對者反而不關心了。

不關心現實可能存在的風險,卻去關心自己想像出來、實際並不存在的風險,這樣的思想方法自然很有問題。還有一些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是因為對大陸的司法體系不信任。既然不信任,自然就任何情況都反對,這個邏輯也說得通;不過這些人的邏輯卻又存在另一個巨大漏洞,那就是:如果不信任大陸的司法體系,那麼是否信任基本法呢?因為基本法也是大陸司法體系的產物,如果不信任大陸司法體系,邏輯上自然就無法信任基本法。但是如果不信任基本法,這個香港現行制度的基礎,那還怎麼在香港生活呢?

再譬如在‘紀念六四活動’中,有一個問題十分明顯。當年六四事件,僅僅北京,直接參與的學生和市民數以百萬計,間接參與或受影響的人上千萬,加上全國其他地方,直接和間接參與者可能過億,這些人是六四的主流,本身最有資格就六四發言。可是在支聯會發起的活動中,這些人的聲音是沒有的,這些人的意見和對六四的看法基本消失了。他們成了沉默、被代言的一群,但是,缺乏他們、這些六四事件主力的意見,對六四的看法就不可能全面和完整,只可能是小部分人口裏或者腦海裏想像的六四,而不是一個客觀、真實的六四。

對絕大多數人來說,不論立場如何,不論是支持或者反對某樣東西,在支持或者反對之前,搞清楚、研究清楚自己究竟是在支持或者反對什麼都至關重要,因為惟其如此,才能夠確保自己的真實意圖得到有效體現。而僅憑著片面印象、資訊或某種想像和概念就匆忙形成結論,大多數情況下,其實都是糊糊塗塗地贊成、糊糊塗塗地反對,自己以為自己清楚了,其實還糊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