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6月 19, 2019
(|)
479 閱讀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特朗普總統的隨心所欲已經夠折騰大家的了,誰想到近來還算平靜的香港,竟然也添一腳,把一個沒有多少爭議的修例事項,硬是弄成了世界矚目的遊行騷亂,真是有些令人不可思議。

6月12日,香港大量市民試圖包圍立法會、阻止修例的行動最後引發大規模警民衝突、導致數十人受傷這件事,用正常的邏輯是無法想明白的,也根本弄不清楚為什麼。

反對者的口號是‘反送中’,這個口號雖然聽起來鏗鏘有力,但細一想卻又不知所云。逃犯條例修例其中與大陸相關的簡單要點,是將大陸犯罪後逃到到香港、並經香港法院認定在香港也屬7年以上嚴重罪行的罪犯送回大陸受審,這個安排難道有問題?反對者難道是反對將這類嚴重罪犯送回大陸受審?可這些罪犯如果不送回大陸受審,香港又無法審判,豈非要讓他們逍遙法外?

香港大遊行引起社會不安

有些反對者擔心修例後市民會被無緣無故抓回大陸受審,或者擔心因政治立場、言論等原因被當作罪犯移交,可是這些擔心明明在修例中已經被排除了,修例本身並不會造成反對者擔心的情況發生。

也有些反對者說,就算修例裡沒有這些內容,以後大陸司法機關也可能會偽造罪名來引渡他們想抓的人。可是就算不信大陸司法機關,那又信不信香港法院呢?因為條例規定被移交的罪犯也需要香港法院的認定。如果說也不信港府和香港法院可以頂住中央政府要求引渡罪犯的壓力,那有沒有修例又有什麼分別呢?按這個邏輯,反正修例也好、不修例也好,總之港府和香港法院都會頂不住中央政府的壓力,會罔顧法例滿足中央政府的無理要求啦,那麼反對修例的意義或者目的又在哪裡呢?

從邏輯上講,只要不信中央政府、港府和香港司法體系會跟法例辦事,那法例如何寫、寫得好和壞、修不修改其實都毫無意義,因為反正政府都不會跟啦;只有相信政府和司法體系會跟法例行事,反對修例才有意義,可反對者的另一個邏輯漏洞是,如果相信政府會遵守法例,那法例明明排除了反對者擔心的各種情況,反對者又為什麼不信呢?

不過,反對修例雖然在邏輯上有些令人難以理解,但大遊行、衝擊政府等行動卻確確實實在香港引起了廣泛的社會不安,港股前景也因此增加了新的不明朗。

按目前的局勢發展看,雖然政府6月15日宣佈暫緩推動修例,令社會氣氛有所緩和,但反對派又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並仍將組織抗爭活動,所以短期來看,事態可能難以平息。另一方面,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不排除美國有利用製造香港不穩定來衝擊內地的想法,美國方面已經多次有言論說要重新考慮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美國國會近來也有議員說要將修例與香港的獨立關稅區掛鉤等等,所以未來香港的政經局勢會否出現一定惡化,尚需小心觀察。

中東有油輪遇襲

中東局面最近也有新發展,2019年6月13日,兩艘過境阿曼灣的油輪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遭遇襲擊,其中一艘油輪是日本海運公司“國華產業”所屬的巴拿馬籍油輪KOKUKA COURAGEOUS號。事件發生時,日本首相安倍正在伊朗訪問,為斡旋美伊關係“傳話”。

油輪遇襲,使得中東地區的緊張氣氛再度升溫,大家都在質疑“誰幹的”。隨即,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緊急召開新聞發佈會,點名伊朗要對此事負責。由於遇襲的兩艘油輪上均載有日本貨物,蓬佩奧直言“伊朗侮辱日本”。而伊朗,則指責美國‘嫁禍於人’。

不管是哪方襲擊油輪,目的何在,現在對股市最重要的,其實是襲擊事件會否引發中東戰爭。就目前情況看,由於伊朗、美國都還沒有表露明顯戰意,所以,戰爭的威脅尚不迫切,但未來形勢究竟如何變化,尚需觀察。

美國經濟減速大勢難扭轉

最近,美國道鐘斯指數雖然在美聯儲減息預期下再度升到26000點以上,不過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報導,6月投行摩根士丹利編制的宜商指數(用於觀測美國經濟轉變)為13點,相較5月的45點,大跌32點,創月度跌幅歷史之最,同時,這個13點的宜商指數也是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最低值。 大摩的經濟學家曾特納在通知客戶的評論中寫道:“下跌所代表的是本月各個工業部門廣泛蔓延的、急劇惡化的(市場)負面情緒。”並補充說:“最重要參數所指向的(趨勢)是廣泛疲軟的(市場)活動。”

所以,雖然美國經濟和股市近期的表現尚算不錯,但未來經濟放緩和中美貿易戰升級的壓力仍然困擾著美國股市,我們仍然傾向認為美國經濟減速的大勢很難改變,即使美聯儲減息,也僅能對股市和經濟起到短期的提振作用,很難從根本上扭轉下行的勢頭,因此美股的高風險期仍未渡過。

綜合各方面因素,港股目前處於內憂外患的狀態,內部因修例事件而起的社會矛盾不知何時平息,外部又面臨中美貿易戰可能升級,美國可能將香港作為對付中國的棋子,以及美股可能出現較大調整的風險,短期形勢不易明朗,港股的困難期有較大概率仍將延續一段時間。

derrick ng
香港政府太心急去處理漏洞,結果給有心人利用,要回覆平靜,還是 靠政府對市民的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