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鳴
經由 在 7月 5, 2019
(|)
477 閱讀

 

(2019/07/05 雷鼎鳴 轉自晴報)

上月27日,曾在科大主管公關部門、現任職浸會大學協理副校長的楊志剛先生在《明報》發表大文「洋紫荊革命的黑手和白手」,指出有些人要打垮政府,所以必先「辱其首」及「侮其兵」,即用盡一切方法羞辱特首及警察。稍為研究過顏色革命及群眾運動法則「阿連斯基」(Saul Alinsky)13招的人都知道,這是顏色革命的標準戰略。但這些活動背後有誰人在發動?志剛兄認為有白手與黑日之分,前者為香港參與和平遊行的人,後者是隱藏於和平群眾中的一些暴徒及外國勢力。

我同意志剛兄的觀點。我一向認為和平理性遊行的群眾與暴徒及外國勢力不能混為一談,但他們若不明確與這些人切割,同聲譴責暴力及違法活動,便難免會被視作暴徒的擁護者,在立法會外若非有3、4萬人包圍,百餘暴徒怎能入去搶掠?他們好心做壞事,以為幫了香港,但反成為外國勢力借力打力的工具,十分冤枉。但近日香港風高浪急的背後,真有外國黑手在操盤嗎?

不會向每個支持者都派錢

香港沒有政治部,我們一介小民自然不可能完全掌握外國勢力如何操作,搜證不是普通人可做得到。不過,若說沒有幕後黑手,恐怕只有愚蠢或天真的人才會相信。

只要讀一讀有關顏色革命的文獻,我們容易知道美國的情報機構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做過了甚麼事。美國在這些地方都是說要搞民主,但結果卻是流血與社會經濟動盪,甚至製造了難民潮。香港資訊自由、國際化,資金進出方便,引渡法又修訂不成,特別是位處美國最大競爭對手中國的大門,一早已成為世界最大的情報甚至間諜中心。數十年前在芝大的圖書館每周打工15小時,當時每天,對,是每天,都會見到大疊大疊的香港美領事館寄來的有關中國的情報信息,當然真正機密的我不會見到。在今天,中國的地位更重要,美國怎可能對香港這個非常自由的地方不感興趣?

早在佔中時期,已有不少人在問,搞手有無外國資助?聰明的黑手絕不會向每一個支持者都派錢,這些人的純潔性一定要保持。更有效的是用四両撥千斤的方法,將資金轉到一小撮積極分子手上。你若問後者,他們當然不願承認有收錢,那麼證據何來?總是會有百密一疏的。在網上很容易找到與美國「全國民主基金」(NED)有密切關係、美國政府智囊當紅炸子雞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一段錄像,他不無邀功地公開說NED對佔中提供過資金援助。

多國登報需極廣國際人脈

若佔中已是過去的事,日前在網上瘋傳的郭文貴與梁頌恒的越洋對話錄影,更會使近日的暴亂活動水洗不清。郭文貴本是大陸的億萬富豪,但現在卻因多項包括賄賂等的罪名成為中國頭號逃犯,藏於美國。郭對梁等年輕人包圍警局等諸事大聲叫好,又說要多少錢資助都沒問題,美國的高層與領事館他都會聯絡好。我估計梁頌恒傻頭傻腦,開始時連郭是誰也未必搞得清,但郭的這番話,卻顯示出他與美方(甚至是代表美方)都在積極找尋更多途徑資助香港的暴徒,郭甚至還大教梁要用甚麼策略。問題來了,大多數群眾不會知道錢到了誰人手上,這些人受過多少訓練和指示,我們也不知道,但提供資助與教路的人部分卻已現身,那麼便必是有人暗中收了錢而不願張揚。

除了金錢資助外,提供培訓與國際聲援也是常用方法。暴徒搗亂的手法專業並且純熟,並非全是烏合之眾,是誰訓練他們?關於《逃犯條例》的廣告在多個國家同一時候出現,這是價錢昂貴而且極難做到的事,其所需的國際人脈關係絕非尋常人物所能擁有。

志剛兄的大文發表後,不知為何,有些人十分焦急,要發動浸大學生及校友去批鬥他,志剛兄倒是不怕,真理在胸筆在手,反客為主,邀約他們來批鬥,怎料1個人也沒敢來!這裏不由想起《西潮》中所描述的蔡元培的風骨。五四運動後,有部分學生嘗到了權力的美酒,變得張揚跋扈,要在校內奪權,但蔡元培卻頂住了這惡風,在一次衝突中還捲起衣袖,說誰敢胡來,他便先揍這人。志剛兄這回捍衞了自己的言論自由值得大讚。橫刀立馬,唯有楊大將軍!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
 

稻穗小編
諗起內地的”殺人遊戲”,天黑請閉眼,殺手請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