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
經由 在 7月 8, 2019
(|)
262 閱讀

 

(2019-07-06 陶冬新浪博客)

 

上周多數時間,風險資產圍繞著前一周的兩大主題乘風破浪,貿易談判顯露曙光、聯儲降息在即,美國S&P500再創新紀錄,美國兩年期國債利率走出本週期低位,德國十年期又見更低的負利率。然而,星期五的美國非農就業資料如同平地驚雷,改變了市場的運作思維,改變了資金的重心。六月份美國增加就業224K,遠超過分析員預測的160K,債市經歷了今年一月以來最大的拋售,兩年期國債利率跳升10.8點至1.87%,十年期跳升8.6點至2.04%。資料公佈前利率期貨價格顯示有25%的機會聯儲利率會下調兩碼50點,資料公佈之後這個概率跌到1.5%。美國就業資料甚至影響了許多其他國家的金融價格,德國十年期利率在週五也反彈3.4點。就業資料的華麗登臺,觸發了美元匯率的強力反轉,美元對歐元錄得1.1226,美元指數沖上97.17,黃金價格慘跌。儘管美伊在波斯灣劍拔弩張,一周下來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起落有限。

 

美國六月份非農就業資料,是一個趨勢性的市場材料。非農就業增加224K,民間就業增加191K,均明顯好過市場預期;時薪環比上漲0.2%,同比3.1%,則符合市場預期。此數字表明在經濟擴張週期的尾部,就業市場依然強勁,而消費大約占美國經濟的七成,因此美國經濟儘管會出現增長下滑,整體形勢並不太差,短期內滑向衰退的可能性不大。美國第二季度GDP增長預計在1.3%左右,較第一季度大幅下滑,但是這是回歸正常,而非斷崖式下滑的前兆。勞工市場的榮景和貿易會談的握手,在筆者眼裡正在改變美國貨幣當局的風險矩陣,決策者有更多的理由冷靜觀察,不急於出手。如果沒有突發性利空消息,聯儲在未來六個月最多減息兩次,一次的機會更大,之後進入觀望期,明年靜待資料新趨勢。

 

歐盟最近的兩次人事會議,讓人明顯地感受到默克爾老了,在歐洲的影響力大不如前了。六月會議中德國強推的韋伯並沒有被其他27國認可,無法出任歐盟主席一職。七月份她有備而來,卻被自己本是盟主的EPP造反,峰會前四處救火,連續兩晝夜的密室峰會並沒有產生出歐洲的領袖。最後法國總統馬克隆趁虛而入,主導了最後階段的歐洲最高職位分配。德國人馮德萊恩被提名為歐洲聯盟委員會主席,比利時人蜜雪兒被提名歐洲會議主席,西班牙人博雷利出任外交高級專員。馬克隆高調宣稱,這是法德戰車的共贏,歐洲團結的共贏。其實,蜜雪兒是馬克隆的親密戰友,更重要的是法國人拉加德被暗渡陳倉地提名為歐洲央行行長,她在維護歐洲統一利益、貨幣寬鬆、歐元穩定上,也會“whatever it takes”地照著馬克隆的意圖做。德國鷹派被幹掉了,德拉吉十月份可以放心退休了。

 

本周市場焦點:1)鮑威爾在國會的半年度聽證會,預計他會較明確地暗示七月降息一碼,不過會更堅決地拒絕目前市場預計的明年底前降息四次的預期,貨幣當局需要重新引導市場預期;2)美國六月CPI,預計在連續失望四個月後,核心CPI應該有反彈,接近政策目標2%的水準;3)中國的社會總融資資料出爐,估計金融資料有明顯的反彈。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