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蠻數據透析站
經由 在 7月 18, 2019
(|)
518 閱讀

(2019-07-16 蠻族勇士 轉發自鷹盲) 

(以下資料均來源於中山市統計局官網)

去年我曾經發過一篇文章,講述廣東中山,珠三角亡於地產泡沫的典型城市,引發當時中山房產仲介的集體爆粗。今天在這裡,我要講述的是中山現在的境況:它是整個大灣區第一個明確走向撲街的城市。它的產業經濟與消費均已陷入顯著的萎縮。

在這裡首先要說明的是:2017-2018年上半年,中山房地產市場經歷了一波劇烈的上漲,由於橫跨珠江口的深中通道在2018年初正式開工,在這個時間點前後吸引了大量外地(尤其是深圳)炒樓資金聚集,中山的房價出現猛烈上漲。2016年中山全市房價均價僅7000元左右,偏遠小鎮的房價維持在6000元左右。到2017年全市均價超過9000元,偏遠鎮區房價超過7000元;再到2018年中,伴隨深中通道正式開工的消息,全市均價暴漲到14000元,偏遠小鎮的房價普遍過萬。

然而2018年6月之後,純粹依靠一條深中通道炒概念的中山房地產市場就喪失了增長性,並掉頭進入了降價通道。作為深中通道出口的火炬開發區房價,從9000元直漲到14000元之後,到今年6月份已經降到了12500元;偏遠鎮區的房價則下降到9000元左右。

各位老讀者都已經知道了,房價超越城市的可承受範圍,將會極大的推高全行業的經營成本,給城市經濟帶來致命一擊。中山本來是珠三角代工型基礎製造業城市,主要從事服裝鞋襪和燈具家私等產品的代工。代工行業的利潤率非常低,因此承受衝擊的能力很低。中山經濟由於這一波炒樓資金的衝擊,遭遇不可逆轉的重創。

2016年,中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達到峰值的317億元,此後伴隨著房價暴漲而持續暴跌,2017年下降到256億,2018年繼續下降到220億,兩年的降幅就達到了31%。在中山各大產業園區,到處都是關門招租的廠房。

今年1-4月份,中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虧損面25%,較年初的虧損面增加了5個百分點。這意味著今年每四家中山的工業企業就有一家處於虧損之中。而在2016年底的時候,這個虧損面資料還只有14%。在利潤方面,今年中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1-4月的利潤總額60億,較2018年同期的76億,降幅21%。這種持續三年的工業企業利潤劇烈下降,是很難想像的,沒有任何企業可以持續承受這種利潤持續劇烈下滑的後果。

在投資方面,2016年中山的固定資產投資額1149億,其中工業投資額330億。到2017年,中山固投總額1248億,整體上還維持著增長性,然而其中的工業投資額已經微弱下降到327億,這已經是很不好的徵兆了。2018年,中山固投總額1116億,較2017年的降幅11%,其中工業投資203億,較2017年的降幅達到了驚人的38%。再到今年1-5月,中山固定資產投資整體降幅7%(344億/368億-1),其中工業投資降幅依然維持在32%(47億/69億-1)的高位。這意味著實業領域的資金正在奪路而逃。

在消費領域,2016年中山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幅11%(在這一段我就直接使用統計局的官方增幅資料了,雖然我們都知道這個增幅資料往往經過美化,不如直接用原始資料除一下來得精准),2017年的增幅為8.6%,也還過得去。2018年,消費增幅劇烈下滑到4.5%,這大概也就是個通脹率,算不上有啥實質增長了。好吧,接下來重頭戲來了:今年1-5月,中山消費增速劇烈下降到0.99%,低於同期中山1.7%的消費物價增幅,這意味著中山的消費已經陷入整體萎縮的狀態了。高房價必然吞噬居民的消費力,這就是貿然吹大房價泡沫的之後不可避免的惡果。

在對外經濟方面,中山是港臺企業的聚集地,甚至有港臺後花園之稱,然而外資也承受不住高房價的衝擊。2016年中山實際利用外資4.7億美元,2017年5.1億美元,2018年5.3億美元。然而到了今年1-5月份,其實際利用外資規模2.9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的3.6億美元,劇烈下降19.4%。

從所有角度上看,中山經濟都已經被高房價摧毀。除了房地產還在勉強支撐之外,這個珠三角三線小城市的實業和消費都已經處於撲街狀態。對於這個結果,我們當然毫不意外。我現在的問題是:誰是大灣區被房價摧毀的下一個城市?是三線的清遠江門珠海惠州?二線的東莞佛山?還是一線的廣州深圳?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稻穗小編
當年,香港帶動廣東制造業騰飛;這幾年,深圳向廣東輸出高樓價
derrick ng
高樓價不利製造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