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瑤
經由 在 7月 22, 2019
(|)
499 閱讀

(2019-07-22 劉瑤 原載於大公報)

  六月以來的香港,經歷了一次次的黑衣大遊行,經歷了立法會的暴力衝擊,還經歷了一次次的襲警事件,就在不懂事的年輕人高舉着民主標語咄咄逼人之時,我在網絡上看到了一封《50後給廢青的信》,信裏的文字句句真切。

  作者說,在他們那個年代,公屋要輪候十幾年,但是人們還是會安靜等待;在他們那個年代,十個人中間恐怕都沒一個人能有機會讀大學,甚至很多人讀完小六就要出來工作;在他們那個年代,父母親要養一家七、八個兄弟姊妹,而孩子們都會一起穿膠花、剪線頭,幫補家用;在他們那個年代,人們不會好高騖遠、不會游手好閒,有工作機會時會立刻抓住;在他們那個年代,香港並沒有什麼建制派與「泛民」之分,因為港英政府根本不會理會民意,他們想做的事情全部自己說了算,市民並沒有任何選擇權,等等。那個時候的香港雖然被貪污、種族歧視、不公平等因素包裹着,但是人們依舊刻苦耐勞,從不怨天尤人。他感嘆現在的年輕人無病呻吟,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相信,這位50後的苦口婆心,對於現在的年輕人未必奏效。可以理解,誰又沒年輕過呢?自古每逢孩子叛逆時,又有多少人能真正聽得進去父母的囑託與嘮叨,從而認真反思呢?人啊,總是要等到自己吃過虧,經歷過生活的磨煉之後,才能明白前人所提及的艱辛與不易。路,只有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過,在歷盡千帆之後,才能找到錯處,明白回頭是岸。

  回歸理性 找回初心

  現時,面對年輕人的盲目熱情,我們不能盲目支持。現在的香港,需要回歸理性,只有找到問題的根源,才能對症下藥。而最近的香港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過度關注,美英、歐洲議會等紛紛利用香港反修例風波,干涉香港內部事務。時至今日,香港的問題經過一個月的發酵,已經不再單純是反修例的問題了。而就在7月14日發生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的暴動事件,有便衣警察被暴徒從扶手電梯上追打跌落地面,有警察被暴徒咬斷手指,還有黑衣人使用腐蝕性液體、對苯二胺粉末等來對付警察。面對這些,我實在不能好似「泛民」議員一樣縱容暴力,更不能美其名曰這是什麼見鬼的「違法達義」!

  事情演變到今天的樣子,已經變質。的確,我們應該看到年輕人的訴求,解決社會深層次的問題。但是,我們也應該意識到遊行、示威並不能解決問題,暴力衝擊、襲警更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應該回歸理性,找回初心。

  政治是政治,暴力是暴力,是非判斷,不能扭曲。香港是大家的家,只有穩定,才能發展;只有進步,才有未來。而回歸修例本身,特區政府也只是考慮到台灣殺人案疑犯最快10月刑滿出獄,如果他不能繩之於法,後果誰來承擔?在真正的正義面前,為什麼我們的底線卻在不斷退後呢?   

專欄作家、「就是敢言」秘書長

稻穗小編
有D香港人傻更更,有D香港人鬼遮眼,勇猛派黑衣人好多黑社會, 仲有D係收錢做事,就係少咗D講道理D人~
derrick ng
時至今天政府再不做事,香港就會失去一國兩制的機會。事關黑衣和 支持他們的反對派已擺明反對一國兩制,反對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