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清偉
經由 在 8月 11, 2019
(|)
371 閱讀

注:811日可能會是個特別的日子。偷空把這篇寫好放兩個星期左右的文章放上來。這篇文章我是在元朗事件後不久寫好的,部分判斷回頭看來出了偏差,沒想到政府至今都沒有亂世用重典。

《香港商報》登出了下半篇。以下是全文。

 

........................................................

 

(上篇)這是一場資源分配不均引發的社會亂局

 

看過中環、元朗遊行後,我的看法與主流輿論不同,激進示威者已經由盛轉衰。這場香港回歸以來最大的社會亂局,是時候做個階段性總結。

 

一場社會運動的本質,往往是一個社會資源再分配的訴求。

 

換個容易明白的說法,周星馳在《行運一條龍》中有這麼一段對白:「唔通我呢一世都同佢哋一樣,要做一條溝唔到女嘅可憐蟲?我唔可以噉架,我要扭轉我嘅命運。於是乎就下咗一個一生都後悔嘅決定,我要做個壞人。」

 

當前香港社會亂局的最根本原因,某個角度來與《行運一條龍》的這一幕類似,香港社會資源分配不均,年輕人不想做一條溝到女的可憐蟲,部分人開始搞串個Party

 

這是一場屌絲的逆襲運動,這也是一場一開始就註定失敗的逆襲運動,致命傷起碼有三個:

 

其一,訴諸暴力。

 

香港是亞洲經濟重鎮,安居樂業的市民占多數,和平示威是基本權利,但是暴力遊行或者幼稚的不合作運動一定扣分,想與香港攬炒更是讓市民爆粗

 

示威者的武器裝備與員警不是一個級別,完全沒有勝出的可能。更何況,香港員警後面還站著駐港部隊,駐港部隊後面還站著內地軍隊。訴諸暴力是個愚蠢的決定,是這場逆襲運動的敗筆。這場逆襲運動已被定性為一場暴動,參與者正面臨牢獄之災。

 

其二,讀得書少。

 

這樣說有證據,示威者在街頭遊行胡亂塗鴉時,竟然出現多個錯字,試舉幾個例子:「香港有我們才狗延殘喘」,猜測可能是「香港有我們才苟延殘喘」;「撒回」,猜測可能是「撤回」;「死黑驚」,猜測可能是「死黑警」,「必報元朗愁」,其後改正為「必報元朗仇」......

 

暴力改變不了命運,知識才能改變命運。街頭塗鴉的錯別字,除了示威者讀得書少外還有其他解釋嗎?這還曝露了他們的性格特徵:做事馬虎沒耐心。移動互聯網時代,字不懂寫可以查手機,手機都不查就胡亂塗鴉,這種性格能夠改變命運嗎?示威者的街頭塗鴉經常出現「時代革命」四個字,讀得書少還想改變歷史不是一種諷刺嗎?

 

其三,搞錯對象。

 

示威者文不成武不就,最大的問題是搞錯了發洩憤怒的對象,這個很重要。示威者很憤怒,他們覺得這個社會不公平,這個很多市民都理解。

 

香港有什麼問題?特首林鄭月娥曾在施政報告裏面寫到:「香港樓價高、租金貴,形成巨大的生活壓力,是嚴峻的民生問題。『不少人的目標就是儘量賺錢買樓供樓,青年人選科和擇業都要向錢看。住的問題也是香港最嚴重的安全隱患,不少家庭走投無路,甚至要住在工廠大廈內的劏房。』」

 

很明顯,香港的地產霸權有問題,尋租經濟制度有問題,香港需要找到一個解決貧富不均的方法。根據聯合國指引,反映貧富收入差距的堅尼係數在0.3以下是情況良好,0.4是「警戒線」,0.6以上則有可能引發社會暴亂。香港最新的堅尼係數為0.539,距離可能引發社會暴亂的0.6並不遠。

 

香港年輕人都想扭轉命運,無論是黃絲也好藍絲也好,都想把握自已的命運,不想一輩子都沒有出頭天。藍絲也有理念,心中也有堅持,只是和平藍絲中的一部分人會去思考,並且嘗試完善社會資源分配的規則嘗試解決問題。這是下一篇文章的主題

 

至於激進示威者,你搞錯方法了,暴力一定不能解決問題,發爛渣只會讓事情越來越糟糕。你也搞錯對象了,套用文章開頭時的比喻,如果不想做一條溝到女的可憐蟲,如果想在Party上面溝女,你要做的絕對不是跑去與保安理論,甚至拼個你死我活。保安表示撞到傻仔好無辜。

 

 

(下篇)林鄭月娥破解這場社會亂局的關鍵

 

特首林鄭月娥正就10月發表第三份施政報告諮詢公眾,這份施政報告可以是破解香港社會亂局的關鍵。回歸22年來香港累積了一些結構性問題,地產霸權主導下的尋租經濟體系是重中之重。作為和平藍絲一員,不認同暴力但也認為這次社會亂局正在用另一種方式敦促,林鄭必須在這份報告中提出更有創意、力度更大的解決方案。

 

一個有生命力的社會制度,能夠不斷自我完善社會資源分配的規則。

 

人皆生而自由平等,這是人類追求的普世價值,香港現有的社會資源分配規則與普世價值有所偏差。地產霸權下,許多年輕人都被500呎綁住了青春,一個個成為現代城市的佃農,失去追求夢想的自由。香港貧富不均,2017年貧窮人口近138萬,大概每五個香港人裏面就有一個窮人;港府目前劃出的貧窮線,是一人住戶月入4000元,二人住戶9800元。

 

香港理想的社會資源分配規則,起碼要滿足三個指標:

 

一,個個有房子

 

既然房子問題是重中之重,林鄭不妨宣佈推出土地大辯論2.0,更在地地聆聽市民意見。大主題可以是如何在5年內讓所有香港市民有房子住,主題確認後其他的都是技術問題,部分有爭議性的議題不妨細分為一個個專案,讓各大網站或討論區、各大專院校學生組織負責牽頭討論。政府、藍絲與黃絲的最大公約數,都是為了香港明天會更好,這種思辯方式沒有暴政也沒有暴徒,大家皆大歡喜。

 

土地大辦論1.0版做得相當不錯,就是其中一點極有爭議,關於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沒有被納入8個優先處理的選項,反對者意見包括,郊野公園是小兔子小野豬等野生動物的家,不應該騷擾它們,問題是,你說小兔子小野豬重要還是年輕人重要?郊野公園不應該是絕對神聖不可侵犯的。換個角度思考,香港就是一個大的郊野公園,港府應該研究在郊外砍一棵樹就在市區種兩棵樹,小兔子小野豬也可以在市區生活。

 

個個有房子,也要注意居住品質問題,品質甚至比數量重要。這裏面有兩個標準必須厘定,一個是人均居住面積的最低標準,建議向日本標準看齊,日本的最低人均居住面積標準是199呎,這是基本的居住尊嚴。另一個是人均公共空間面積的最低標準,這個概念有待細化,這個概念之下,香港18區的公共設施要適當增加,建築物的高度不宜過高。

 

二,幼有所依。

 

香港推行15年免費教育,這次的社會亂局告訴我們,現有的教育制度還有許多可以改進的空間。個人關注的,在香港,想找一家以普通話及英文為主教學語言的學校很難,從幼稚園到小學到中學都有這個問題。看看臺灣,本土意識很強,只是教學語言方面,也是普通話為主,閩南話為輔。

 

教育應該是政府提供的免費公共服務,不應該成為年輕人的財務負擔,香港擁有足夠的資源把15年免費教育擴大至19年,推行全民免費教育。地球的另一端,德國、丹麥、愛沙尼亞、芬蘭、挪威、美國紐約在這方面已經走在前面,甚至菲律賓也在2017年推出免費大學教育。如果將來我的下一代能在世界各地免費上大學,這會是一個有趣的體驗。

 

三,老有所養。

 

香港人口正在迅速老化,港府估計,65歲及以上人口的比例,將由2018年的17.9%,急速上升至2036年的31.1%,換言之,再過20年左右,大概每三個香港人裏面就有一個老人家。香港的老人家應該個個要有免費的老人院居住,還要活得有尊嚴。港府不妨參照書展熱門新書《看見生命的火花:德國高齡社會紀行》裏提到的,1995年德國Arnsberg市政府對2.8萬名50歲以上的市民發放「當你老了,想過怎樣的生活?」的問卷,從而與公眾攜手建立一個更適切的老齡化社會環境。

 

老齡化社會帶來的是醫療體系人手緊張問題媒體資料顯示,香港醫護比例約為每一千人對7.1位護士,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準為每一千人對9名護士,缺口大概是1.3萬名護士;香港醫生比例約為每一千人對1.9名醫生,經合組織國家平均水準每一千人對3.4名醫生低,缺口大概是1.1萬名醫生。以上兩個比例沒有把遊客因素計算在內。

 

做個小結,香港社會亂局的根本問題,源於社會資源分配不均源於資本主義制度的缺失,這種缺失要麼依靠利益既得者主動拿出現有利益與低下階層分享,要麼依靠政府的有形之手進行資源再分配香港在這兩方面均有進一步完善的空間。

 

當務之急,和平藍絲呼籲,港府必須舉行一場時代大辯論,從個個有房子、免費讀大學、免費老人院等話題切入,全民思考如何讓香港人活得更有尊嚴,全民制定一個更符合普世價值的社會資源分配規則,這就是中短期內解決這場社會亂局的最好方法。

分類: 1.宏觀經濟
derrick ng
貧富懸殊是原因之一,不過主因是背後推手,香港是棋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