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默
經由 在 8月 25, 2019
(|)
609 閱讀

編按:標題為小編加上去的。

……………………………………..

曾財安:香港治療政治愛滋病的工作很不容易

回歸前,英國人在將會交還給中國的香港植入大量的「政治愛滋病毒」,當中包括現在已成過街老鼠的李柱銘、陳方安生、黎智英等及其黨羽。同一時間,英國人還把香港的「政治化學成份」從極度嚴密管控分階段轉化到完全放任縱容,其中包括解散負責監控顛覆勢力的「政治部」,為第一代病毒製造了理想的繁衍環境。在英國人詭秘的操弄下,香港市民盡皆迷醉在其描繪出的自由、民主、人權等華麗包裝紙上,鮮有人對其植入病毒的行為有所察覺。

第一任特首董建華的最大失算並不是在房屋問題上的「八萬五政策」,而是放任陳方安生在官員隊伍中繁衍病毒、毫無管制地引進通識科與拒絕重組政治部這3步。從一開始,陳方安生便接力了英國人的病毒植入工程,想方設法拉攏與提拔大量病毒至高位,而這些病毒官員又輾轉感染中級與基層官員。隨著世代交替,病毒官員的數目由少變多,官職遍及高中低層,毒性則越發厲害。在22年後的這次「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中,竟然有那麼多前病毒官員公開挺暴,政府隊伍中也出現那麼多公開倒戈的現任各級病毒官員,從這大家便知道陳方安生當年幹了什麼好事。

引進通識科並沒有錯,甚至可說是與時並進,因為教導年輕人去思考探索是比死記硬搬進步。但是,在政府缺乏政治意識、毫無導向與監管下,這個政策轉眼便被病毒官員騎劫,變成名正言順的黃、黑屍的訓練保護傘,泛獨顛覆團夥的炮灰來源地。2014-5年兩場暴動的主力絕大部份是學生與剛畢業的年輕人,但時政府卻選擇如鴕鳥般把頭埋在沙堆中,完全沒有有效的補救措施。林鄭月娥上台後更愚昧地投放額外的50個億到已被顛覆團夥把持的教育界,實際效果如同資敵。這次風波爆發的廣泛與激烈程度,董與林鄭實在是始作俑者與推波助瀾者。教育界這個問題一天不徹底解決,我敢保證,過不了多久,暴亂必定重臨,而且會更加厲害,因為每天都有新的黃、黑屍被訓練出來。

但是,就算在以上兩種施政重大錯失的背景下,如果政治部仍然存在,顛覆團夥也不可能掀起任何大風浪,遑論這一次的大禍。政治部的主要功能是監視及依法摧毀社會中包括外國特工、高官、議員、法官、富豪、極端反對組織等等顛覆勢力。如果董建華一開始時便接納忠言,重建如同港英時代一樣的政治部,那些潛伏在社會各界的病毒早就被鑒別出來,依法處置,何能興風作浪?又怎能毒害一代又一代的學生?

現在沒有政治部,特區政府就如同染上了愛滋病一樣,在病毒的蠶食下免疫系統逐漸接連失效,對病菌的入侵毫無察覺,更缺乏抵抗能力,就算身子再壯,也有倒下的一天。我敢斷言,在「一國兩制」下,無論誰當特首,沒有政治部為管治工具,就好像一個又盲、又聾、又沒有武器的人,除了依賴香港警隊的死拼與犧牲之外,被敵人踐踏是必然的事。

中央已經全面出手,平定黃、黑屍暴亂指日可待,但徹底根治香港政治愛滋病的工夫還在後頭。正如壓制愛滋病病毒要使用雞尾酒療法一樣,香港政治愛滋病也需要中央領導特區政府進行多路分進合擊,齊頭並進,循序漸進、由點到面的雞尾酒療法。第一波治療順序應為進行23條立法、成立政治部、清除已現形的各級黃、黑屍政府官員與公職人員、DQ煽動暴力的港獨議員、如同對付太古國泰一樣地清除大機構裡的黃、黑屍主管及職員等。

第二波則要瞄準今年的區議會以及明年的立法會選舉,DQ所有參與、支持、聲援暴動的報名者,避免重蹈2016年港獨同情者以選票把港獨頭子送入立法會的覆轍。與此同時,在所有界別中尤其是重災區如教育、司法、社福、醫療等皆要使用剿撫並用的策略,逐步掃除潛伏在其中的病毒,阻斷其繁衍。

這段文章有意思, 就算平息了今天的暴亂,將來亦只會更嚴重...

曾財安( 退休總警司)

分類: 13.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