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默
經由 在 8月 26, 2019
(|)
866 閱讀

陳文鴻:人人有責

08月23日(五)   
香港的顏色革命正處於一個轉捩點。一方面,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本來的不支持,令美國策動的攻勢開始停頓,革命骨幹有些跑往台灣,被捕的也不少,無論人數和物力都似有不繼之勢,正借機場一役受民眾反對而處於整頓;另一方面,特朗普又突然變臉,將香港的顏色革命與中美貿易談判連接起來,美國政府對香港的干預成為對顏色革命的支持,藉此補充實力,尋求再掀高潮。
面對這樣的轉折,香港要準備應付美國下一輪攻勢,不能被短暫的暴力退潮所欺及迷惑。重整隊伍、嚴陣以待是必然,但更重要的是調整戰術,以求更有效地打擊暴民。
一是用裝甲車運送特警隊,以應對暴民的流竄戰術;
二是用水炮車重點打擊暴民人多勢眾的地點,用水炮打破其集結,有利拘捕;
三是幕後加強偵查,挖出暴民物資倉庫及運輸工具,斷其物資供應;
四是追緝領隊的暴民和網絡上的指揮,特別是對相關教師必須盡全力追捕,以打擊其所帶領的學生,並將之向社會示眾,摧毀他們的士氣。
顏色革命,必然是戰爭狀態,攻防有戰略、戰術和部署,不能再拘泥於甚麼警民衝突的謊言假象。暴民一方有深厚的物資財力支持,也有美國資深顏色革命專家配合策動和部署,且在香港及海外,也有美國外交情治的總動員。各種現象都反映不可能單純視之為香港一地的警民衝突,而是實實在在沒有硝煙的戰爭。戰爭只能用戰爭的方法來對應,否則便是自陷敗局,自取滅亡。
新加坡的鄭永年教授主張暴民用暴力破壞社會,群眾亦可用暴力對抗他們、維護社會。香港今次顏色革命卻因政府遲疑致由小化大、遍地開花,暴民失控,引發更多的牛鬼蛇神參加。加上香港社會長期存在反共反中心理,致顏色革命有幾十萬人或多或少參與,聲勢浩大,不易處理。香港只有約三萬名警察,實在不足以應對幾十萬的暴民及其附和者,要解放軍或武警不出駐軍營地也能平亂,便需要民眾的支持。
一是對所有不合作運動不能姑息,要堅決反對;
二是對侵入社區搗亂者,地方民眾團體應組織力量支持警察平暴;
三是群眾要動手拆除任何非法破壞公眾地方和秩序的障礙物,包括連儂牆。
第一點是個人責任,但其他民眾要施加援手支持;第二、三點則是把地區的群眾組織動員起來,打擊暴民破壞行為,支援警隊止亂平暴,不能再出現群眾袖手看着暴民圍攻警署的情況。平亂救港,人人有責。

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分類: 13.其他類別
關鍵詞: 陳文鴻, 人人有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