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y
經由 在 9月 10, 2019
(|)
317 閱讀

市況靜如水,有戰友邀筆者月旦缸中往事,以供參考;其實,筆者半隱缸湖多時,經歷67暴動到2019「回歸第一槍」讓子彈飛,足足52年,從72年怡和旗下置地對華資牛奶公司創本港開埠以來大規模股權收購戰先河,也是73香港股災一大導火線。

恆指幾年內由百多點暴升到73年的1,700點。當時全民皆股,假股票事件,觸發恆指直插至150點!當年不少人借孖展炒股,用5%10%按金炒100%股票,股市插水,缸中多亡魂,更有股票經紀要走佬。

政、經濟分割不開,當今諸國揸弗人有誰不是為「利」而來?其中,深諳厚黑術的「狂特」,上台後將全球市場弄得反轉再反轉,獲利最豐,明眼人都看到,卻又拿他沒辦法,何等諷刺?

中美貿易問題嚴重惡化,他是罪魁禍首,聯儲局鮑威爾說出一個極為恐怖的事實:貿易戰引發的經濟下滑,已非貨幣政策所能救,暗指假如美國經濟有何「不測」,責任不在該局,而是「狂特」本尊,皆因「貿易政策是白宮制訂,而非聯儲局」。

「狂特」為明年連任而闖下政經大禍,必然自己承擔,美企自1990年投資中國達2,560億美元以上,中國企業對美國投資亦達1,400億美元,兩國攬炒賠上全球經濟,目下波譎雲詭的市場,配上陰晴難測的「話事人」,基本因素、技術分析這些學苑派,已不管用,還得加上N度空間、五行堪輿……縱使專家「芬佬」亦要寫個服字。筆者多年風浪淘沙,仍能在魚缸搵到兩餐,其實並無過秘訣,每一次買賣嚴守stop lossprofit taking的定律,而且經常測試市場情況和假設的變化。靠的只是一個「穩」字而已。

這些年來,見識過不少跌市後變成膽小鬼,炒股從不借孖展,亦不瞓身。投資市場走向難料,如果有身家1,000萬元,拿100萬元炒股,輸光也不會太肉痛。但如果只有10萬元,卻借100萬元炒股,輸了就破產。所以,炒股不是純粹靠估,估升或跌幾多,主要還是講求如何控制風險,買股後最重要、食得落瞓得著。所以,多年來無懼風浪急,「穩」坐釣魚船,「發達」與「趴街」筆者皆無緣,放眼看魚缸、世態,樂也融融。當然,這種「戴鋼盔行騎樓底」的另類炒家,難入進取型行家法眼,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