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9月 13, 2019
(|)
201 閱讀

我們在之前的博文中預判港股2019年的主要調整有機會在三季度過去,從近期發生的情況看,後市發生好轉的機會正在上升。

首先,近期困擾港股的其中一個負面因素,香港社會不穩的情況有望在三季度好轉,雖然混亂情況未必可以完全消失,但卻有可能將其控制在對社會秩序衝擊不大的狀態。

根據“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規律,隨著時間的拖長,反修例運動的士氣將自然下降。運動的參與者將會逐漸疲憊,資源也會慢慢不足,隨著運動長期影響民生,受影響者的怨氣會上升,對運動的社會制約力也會上升,所以運動如果不能裹挾更多的人加入並走向更激進,運動強度和規模的逐步下降很難避免。特別是政府正逐步加大對違法者的打擊力度,到目前為止,已有超過一千的違法者被員警逮捕,隨著比較激進的示威者被越抓越多,敢於違法衝擊的示威者數量自然下降,對秩序的破壞能力也會下降。

從近期的示威活動來看,參與的人數較之前有明顯減少,激進示威者的數量也同樣下降。雖然暴力的程度還大致維持,但對員警的衝擊力大不如前。過去示威者動輒與員警正面對峙並衝擊員警的情況現在比較少發生,示威者更多採取了遊擊戰的形式,雖然仍有相當的騷擾能力,但員警已經大多能夠控制局面。9月7日線民發起的堵塞機場行動,在警方加強防範的情況下,基本沒有成功,也證明了只要員警嚴陣以待,示威者製造社會失序的能力較前下降。

綜合這些情況,我們大致維持之前的預判,認為示威者破壞秩序的能力有所下降,只要警方繼續嚴正執法,社會秩序有望逐漸恢復;

其次,9月5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長部長姆努欽致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確定將原計劃的9月份的第十三輪貿易談判,推遲至10月初在華盛頓舉行。中美雙方在經歷了反復較量後,終於敲定舉行下一輪談判,對中美的股市和經濟都是好消息。

雖然之前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令很多投資者對貿易談判前景持悲觀看法,但我們仍然傾向於中美貿易談判在第四季度有轉機的可能,主要是因為美國自身的經濟放緩跡象已經逐漸顯現,長短期國債息率倒掛是未來經濟可能衰退的一個信號,而美國8月份ISM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自2016年以來首度陷於收縮,是另一個衰退風險迫近的信號。所以,考慮到美國經濟和股市所面對的壓力,以及特朗普明年競選連任美國總統需要一個較好的美國經濟和股市,因此緩和與中國的貿易摩擦,為經濟和股市營造一個相對較好的環境,可能更符合特朗普的選舉利益;

第三,人民銀行宣佈,為支援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於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此外,為促進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於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此次降准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全面降准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准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

人行全面降准加定向降准,凸顯了政府維護經濟穩定的決心,加上中國政府之前的降稅對需求的刺激效果有可能逐步顯現,如果中美貿易摩擦不再升級,中國經濟有可能在三季度見底;

第四,英國擾攘三年的脫歐進程再生變化,市場原本預計在英國新首相詹森的領導下,英國有可能硬脫歐,而硬脫歐無疑將大大增加市場的不確定性,對股市和經濟都有負面影響。結果在英國國會的努力下,詹森的硬脫歐計畫很可能行不通,國會要求政府必須與歐盟達成有協議脫歐以避免硬脫歐,雖然不知道如何才能重新與歐盟談判達成新的、國會可以接受的脫歐協定,但就眼下而言,暫時避免了硬脫歐的不確定性,對股市有利。

大致而言,之前對股市影響較大的幾個負面因素,都正在趨向好轉,對股市好轉有利。

當然,即使香港社會大致恢復秩序,但由於此次的社會不穩在香港和內地民眾之間造成了很深的隔閡,對未來香港經濟與大陸經濟的合作不利,而缺乏大陸經濟的強力支援,本港經濟可能會陷入較長期的低迷,對本地業務為主的上市公司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