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貴
經由 在 9月 13, 2019
(|)
160 閱讀

 

撰文/王新貴 2019/9/10

顏色革命在烏克蘭,斜利亞,利比亞中東,中非成功得到驗證。組織縝密,背後有強大的國際文宣,資金支持的顏色革命團隊來到香港卻碰一鼻子灰,難道香港人有什麼秘密武器可以抗衡滅國滅族的顏色革命攻擊嗎?筆者一直留意觀察破解顏色革命秘密武器居然是廣東人傳統習慣「吹水文化」。

哇!讀者是不是想問點解吹水文化能破解顏色革命引發的香港逆權暴亂?對!不錯!筆者觀察到顏色革命最大優勢是什麼呢?就是講大話,同旁氏騙局 ,仙人跳一樣有整個套路設局誘騙市民進入顏色革命圈套。烏克蘭,斜利亞這些國家人民就沒有吹水文化這個習慣,新聞報道說什麼都當真,並且市民之間不善於人際交流,一則假新聞很快入腦無法根除。

香港人大部分來自廣東,而廣東人都有一個日常生活小習慣就是飲早茶,不管大家認識不認識一起坐在一張台上,互相打過招呼就是臨時朋友,然後吹水大會正式開始,一頓早茶可以吹水3個小時都不嫌累。

收工後筆者也有飲早茶習慣,逆權暴亂三個月來聽到飲早茶銀髮族市民幾乎霸佔了痛罵破壞城市暴徒的譴責聲音。開始筆者認為只是一間酒樓銀髮族有偏好痛罵暴徒,筆者轉換幾間酒樓,驚訝發現原來幾乎所有銀髮族都在痛罵暴徒,早茶市場完全成為聲討大會。

這些銀髮族好多70/80歲高齡,遠離網絡,完全僅憑一腔沒有冷透的民族熱情痛罵暴徒破壞香港惡行。也許玩慣網絡朋友無法理解,看似年已古稀一群愛喝早茶的銀髮族怎麼就破解顏色革命。這其實也是一種另類強大的宣傳,不通過網絡,完全面對面傳遞民間對暴徒不滿,對打砸搶燒惡行已經忍無可忍。因為這些銀髮族離開網絡不受逆權暴亂假新聞假文宣影響,心中純淨如水,沒有政治立場,每一句話都真實可靠,完全發自肺腑。

這些銀髮朋友圈,每日一飲的吹水習慣,無形之中在影響青中老其他食客,本身就是一種持之以恆民間強大文宣。最有意思的是,筆者雖然已到中年,表面看上去也比較年輕,我不透露情況下外人評價也就35歲,外表跟暴徒多數形象有點相似,平時酷愛黒衫打扮。

因為筆者表面看起後生幾乎每次飲茶都迎來被銀髮族譴責的眼神,本來選擇一張四人台飲早茶,每次都有銀髮族老人家來意不善,故意同我一張台飲茶,結果成為他們批評教育對象。說好多他們的故事,以前香港怎麼樣,以前他們辛苦建設香港,以前香港人好珍惜自己家園,你們這些後生仔知唔知,點解要破壞來之不易今天完美的香港。

我沒有搭嘴,靜靜的代替暴徒們被這些為香港貢獻一生銀髮族譴責 ,有些銀髮族譴責筆者時眼淚都掉下來了,不知是否感受到悲傷氣氛,筆者眼匡也是紅紅的,淚珠在眼眶溜達一圈硬是被收回。看見這些銀髮族把自己當成暴徒激動的譴責,我想老人家們那種恨鐵不成鋼絕望的呼聲應該寫成文章給真正的暴徒拜讀。

這些祖宗輩銀髮族為什麼痛心疾首堅持不懈痛罵你們三個月。因為你們在這短暫三個月時間內盡情破壞老一輩香港人花150年一磚一瓦,滴汗穿石建設而來的香港,這一輩人自豪的稱呼它為「東方明珠」這一輩人有個願望生建設香港,死也長埋香港,因為他們才是真正值得擁有香港的真港人。

分類: 12.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