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默
經由 在 9月 16, 2019
(|)
360 閱讀

這篇文章是《蘋果日報》內部一位內部人員向筆者講述的真實的《蘋果日報》,筆者將TA的講述整理為一篇自述。當然,筆者也把TA的港語變換為我們的語言習慣,但表達的意思絕對沒有差別。同時為了不暴露TA,TA的年齡、工作年限、職位、具體工作等都已隱去。

自述:

我在《蘋果日報》工作的時間不短,成績一直也算不錯,現在能算上接近核心的成員吧。在報社,像我這樣地位的人大概有50幾個。

講實話,我對報社的感情還是挺深的,一個是因為我在這裡付出了很多努力和年華,另一個原因是這幾年來,報社帶給我的成就感確實挺強的。以前我一直覺得,用手裡的筆罵罵政府、警隊、官員、富豪等本來就是一件很風光的事,在香港我們被稱之為「第四權力」,這也是香港人覺得香港很自由、很民主的一個重要因素。而且我們在香港時常能夠一呼百應,很受市民歡迎。現在想想,這種掌控「第四權力」帶來的快感應該不亞於當行政長官。

《蘋果日報》現在依然是香港最受歡迎的傳媒之一。其實我知道很多人在罵《蘋果日報》顛倒黑白、無恥下流。但之前我一直覺得如何報道是媒體人的自由,甚至他們罵的越歡,我越感覺興奮,是那種備受關注的成就感。

為何現在我會站出來講一些內幕?個中原因我不便講,也較為複雜。我只能說在大勢之下或者說在龐大的壹傳媒集團里,我只是個小馬仔而已。所以如果你覺得我所講的內容可信度不高,就當作故事看吧:

其實報社發展到現在,《蘋果日報》不能稱為傳媒了,更準確的說是「政治文宣工具」。你們所批評的《蘋果日報》煽動對立、污蔑政府和警察等報道,其實都只是很小兒科的部分。報社的目標沒有這麼低級膚淺。報社的目標,一直都是用「第四權力」來操控「第一二三權力」(行政、立法、司法)。

千萬不要小看報社的實力,黎老闆這麼多年做了這麼多事至今還是安然無恙,可見他的能量和掌控力。操控政治其實是我們比較擅長的。

比如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報社與戴耀廷配合實施了「雷動計劃」,具體就是先通過互聯網選舉軟件建立選舉群組,把激進派的選民組織起來,發放大量的分析和投票指令,通過互聯網頁推出他們確定要上位的候選人,利用這種方式配票。現在的立法會議員朱凱迪、鄭松泰、羅冠聰、劉小麗、梁頌恆等人,在開始民意調查時大多都是處於末端的,但經過我們操作,依然能讓他們逆襲入選,還能讓某些人成為「票王」。這也很像之前俄羅斯的財團大佬所講的,「只要我高興,我可以讓一隻狗成為總統」。

還有兩個月就要迎來今年的區議會選舉了,報社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通過「文宣」打壓建制派的這些議員,來爭取更多的區議會議員席位。

我瞭解到的是,報社從採訪組、政治組、編輯組、動新聞組、設計組等各個部門抽單幹將,成立了專門的「核心10人小組」,來製作打壓建制派的報道方案。人員包括了羅總編輯、新聞採訪組的黃主管、政治組許主管、動新聞組劉主管以及三位項目管理、UI/UX設計胡設計師等人。現在小組已經開工,正在製作網頁、海報、炒作話題等。

報社編輯部也正在設計18區選舉的炒作話題,設計師們正在製作相關圖片海報等產品。根據每個區的特點,有針對性的設計了最有力的炒作話題,現在都已出爐:

中西區:老樹亂砍見死不救;

灣仔區:強拆排球場變納米禮堂;

香港仔:天價酒樓醜聞惹民憤;

東區:建制敗部走後門入局;

油尖旺:公帑印利是冠絕18區;

九龍城:建制勾結阻查沙中線;

觀塘:音樂噴泉無限復活深;

深水涉:關鍵一席花落誰家;

黃大仙:建制茅坡授權票玩曬;

元朗:17億起天橋勢在必行;

北區:建制引清兵拒減自由行;

荃灣:道德塔利班禁沙灘比堅尼;

葵青:建制小花大戰泛民老兵;

離島:明日大嶼 公投定生死;

屯門:內地客逼爆 區議會懶理;

西貢:哪吒(方國珊)左右大局;

沙田:民主派光復有望;

大埔:新力軍挑戰鄉勢力。

看到了吧,這些顯然能戳痛建制派議員的命門。目前,報社設計人員也已經製作好了18區選舉網頁圖片,網頁標題為「2019區選跟建制派[算賬]」,其中,每個選區都設計相應模塊,很快網頁就會上線了。

現在我把這些信息曝出來了,報社應該會有新的調整。這真的難不倒報社,這麼多年來報社真的是經驗豐富、效率奇高。

不管怎麼說,報社這麼多年在議員選舉上的手段確實無人能及,香港的民眾也愛看報社的報道,看了也願意信。

總的來說,這幾年我在報社的確收穫了很多,經歷了很多,承擔了很多……同時,失去的東西也很多。但是不想再展開來講了,就簡單的說這些吧。

 

分類: 13.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