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9月 18, 2019
(|)
543 閱讀

 

「過猶不及」是我們中國人的傳統智慧,出自傳世經典«論語»,其含義簡單來說就是:過頭和做得不足都是不對的,在現實裡,過頭和不足是半斤八兩的難兄難弟,都是需要注意防止的。

現實裡不足的例子放在眼前的就是香港的土地房屋政策,香港的土地供不應求彰彰明瞭,房價長期遠高於全球正常水準,市民上樓困難、蝸居、因買不起樓而對未來失望等實際困難,與收入水準長期沒有明顯增長相疊加,令社會怨氣很大,近月來的社會不穩,其背後的部分原因就與此有關。

本來面對這些困難,政府的合理政策就是應該大量開拓土地供應,但偏偏政府的土地政策又是舉步維艱,市區覓地經常遭到居民的反對,因為會加重該區人口密度,增加基建的負擔;舊區重建又會遇到收樓困難,保育團體也常常以保育為名出來反對拆舊建新的問題;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剛一提出就遇到環保團體激烈反對;填海造地環保團體又常常以影響生態的名義阻撓;收回棕地也不容易,因為難以安置其上正在進行的經濟活動。總之一句話,各種增加土地供應措施,都會遇到一些利益相關者或者環保保育團體的反對,政府缺乏推動政策的決心,於是香港的土地房屋問題就越來越嚴重。

所以,受制於各種阻撓,不能大力推動政策解決香港的土地供應不足問題,造成了社會怨氣積累的嚴重後果,是不足引起的大麻煩。

不足會造成嚴重問題,過頭同樣也會造成嚴重問題。近年來香港社會不穩定的情況越演越烈,從5年前以堵塞交通為主的「和平佔中」,到近月以反修例為名發動的抗爭運動,和平已經逐漸演化成暴力,社會陷入數月的混亂,對經濟、民生、人心都造成嚴重衝擊,其根源主要是由於泛政治化,或者說社會政治化過了頭,一些人把一部分人或者一些小團體的政治理念推升到極端過頭的地步,讓社會整體付出極大代價。

「民主、自由、公義」應不應該追求,當然應該,但是當一部分人把自己定義的「民主、自由、公義」升高到壓倒其他一切的時候,就很明顯過了頭,把自己的「民主、自由、公義」變成了對他人的「不民主、不自由、不公義」。譬如社會有一小部分人堵塞交通、砸爛交通燈、砸爛地鐵設施、毆打不同意見的人、阻人上班或強迫別人罷工,這樣的行為民主嗎?問過受影響人的意見嗎?考慮過別人的利益嗎?那些抗爭人士口口聲聲要別人做出犧牲,可問題是誰給他們權力可以要求別人做出犧牲,別人又憑什麼為抗爭人士的政治理念做出犧牲?至於自由,抗爭人士可以自由地破壞、限制別人的自由,這是什麼自由?自由難道不應該首先不損害別人的自由嗎?抗爭人士有隨便發言、隨便犯法的自由,可是一個帶著小朋友的父親,就因為在淘大商場唱國歌不合抗爭者的意,就被抗爭者打到眼角流血;一個男人只因為喊自己是中國人就被襲擊至差點死亡。抗爭者可以自由地宣揚他們的政治理念,卻不允許別人表達與他們不一致的政治理念,以自由的名義限制他人的自由,這不是自由而是抗爭人士的專制!最後說公義,損害他人利益、限制他人自由的行為可以稱為公義嗎?這不是公義而是典型的不公義!

 

走到過頭後果堪憂

一個理念、一種思想、一類行動,即使開始時是正確的,但當其走到過頭的程度,就離正確越來越遠,由正確變為錯誤了。

「執兩用中」是我們中國人的另一個傳統智慧,出自«禮記·中庸»,教導我們做事情要摒棄兩個極端,恰到好處、根據事物的客觀規律而做到適當的程度,以達到最佳的預期效果。這個思想與「過猶不及」思想一脈相承,「過」和「不及」代表著事物的兩個極端,一個極端是做得還不夠、差很遠;另一個極端是太用力、將事情做過了頭,合理變成了不合理。跟著這兩個極端做事情,都是錯誤的,都只會將事情越辦越糟,我們前述的例子就說明了這一點。

正確的方法是在不作為和亂作為之間找到合適的度也就是事物的「中」,然後按照這個「中」所代表的規律恰當地做事情,只有這樣,才能將問題處理得好,才能成功。簡單總結就是,「過猶不及」說明事物的兩個極端都是錯誤的,「執兩用中」說明正確的方法是在兩個極端間尋找合適的度、中道而行。

「執兩」要求我們瞭解事物有利和不利的兩個相反方面,譬如成為香港近月焦點的修例抗爭,其初始之時就有兩種相反的意見,正方的意見就是:在外地犯了法跑到香港就可以免責是不正當、不公義的,犯罪就要受罰,這是基本的公道,所以支持修例;反方的意見就是:中國司法體系的保障不足,而且一般人也可能會被引渡回大陸受審,其權益有可能被侵蝕,所以反對。當然反方的意見裡其實已經有一些對修例誤解(例如將引渡罪犯誤解為可以引渡普通市民)的成分,但大致而言,上述意見就是修例抗爭理據的兩端。

「用中」要求我們在瞭解了事物的兩端後,拿捏合適的中道來解決問題,僅就修例事件理據而言,這個中道就是既要滿足犯罪受罰的公義可以得到彰顯,也要考慮反對者所擔心的個人權益受侵蝕的問題,其實特區政府在聽取各方意見後已經大幅提高了引渡的門檻,也刪除了很多有可能影響個人權益的條款,但遺憾的是,政府始終未能向普通市民講清楚修例其實不會影響到普通市民的個人權益,致使在一些人的誤導下,很多市民參與了這場已造成數月社會混亂的抗爭運動。

如果對投資而言,學習「過猶不及」和「執兩用中」智慧,就是首先要明白市場的過冷和過熱都不是常態,都難以持久。過冷就意味著後市恢復常態時,存在著上漲空間;過熱就意味著後市恢復常態時,存在下跌空間。所以,投資者需要在市場低迷的時候勇敢一些、進取一些,而在市場情緒亢奮時小心一些、保守一些;其次就是對任何東西都不要迷信,不要迷信專家、大師和各種投資理論,學習是對的,不學習不思考就不會進步,但迷信是不對的,迷信就是極端,就排斥思考,就離開了中道,就會讓人犯錯;第三就是時刻要關注市場利淡和利好的兩個方面,綜合分析利好和利淡因素,不被單獨的利好或利淡因素所左右,努力尋找市場運行的中道。

 

derrick ng
香港的問題十分多,尤其是教育和房屋政策。當務之急還是優先處理 教育,先要處理不稱職的老師及大學生(當然包括教育局內反政府的職員),以防更多學生受害及讓真正想讀書的人可以專心讀書,讓有能力及 有心的學生,去讀大學。才能善用資源及讓香港培養真正有用的未來 橋樑。...閱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