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語錄
經由 在 10月 8, 2019
(|)
33 閱讀

上週「有幸」和一位現屆政府官員 Uncle 飲茶。身邊的 family friends 大概知道年輕人普遍的政治取態,坐下來劈頭第一句就是:

「阿Sean,依家國家同美國打緊仗,啲𡃁仔每個月收美國佬幾萬蚊出嚟放氣油彈、打警察呀。」

我心中暗暗一笑:今次好玩了。

「Uncle,你講得好啱呀。不過諗深一層,點解班𡃁仔要賺美金呢?係咪政府做得唔夠好呀,搞到班𡃁仔冇月入幾萬嘅就業機會,先要幫美帝打工呀?國家個大灣區唔係搞得好好咩,點解班細路不愛人民幣,係咪國家個 package 唔夠人好呀?」

「Uncle,波叔今年一月話每人派$4000,依家十月喇,班𡃁仔一個仙都未收到,仲要唔見咗1萬2000張表格。人地美國佬做嘢幾有效率,三個月已經每人派到幾萬蚊 cash。政府咁嘅做嘢效率點得㗎,以我哋呢啲外人嚟睇,習大會怪罪㗎。」

「Uncle,放汽油彈嗰啲後生仔收咗幾多錢我唔知,不過聽你講話佢哋每人收幾萬,我就當有一千隻曱甴搞事,我哋政府要同美國佬打,咪每人派番四萬蚊囉。嗰度都係四千萬咋嘛。國家貴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四千萬呢啲散紙嚟啦,求其搵個愛國商人都 sponsor 到啦。」

「如果國家唔肯比,學大劉個仔話齋,去少幾次日本就可以買到樓。啱啱國慶冇放煙花,我哋政府都慳返唔少錢啦。買少幾架水炮車,警察出少幾個鐘OT都返返哂嚟啦。」

「再唔係,Uncle 你賣咗你嗰幾個太古城單位,嗰度吐現都唔止四千萬啦。國家一定會認為你平亂有功,第時特首都有得做呀。」

見到 Uncle 面有難色,我就緊緊捉住佢戴住勞力士嘅左手,情深款款咁講:

「其實Uncle,小弟近排都有啲手緊,不如 Uncle 你過返萬菱蚊我,我即刻出嚟做護旗手!每個月30萬,我幫你搵樂團合唱團去各大商場奏國歌,幫你拍埋條 MV 又點話。」

我輕輕喝了一口熱茶,幫Uncle夾一件蝦餃,然後緩緩道:

「我哋唔好諗到咁遠,坐言起行,今餐你嘅,我晏啲唔出去遊行。」

**********

故仔講完。

其實身邊不乏一些還很關心我的深藍朋友、親戚、前輩。對於真心關心我的人,我不會輕言斷交,因我只會給予真心關心我的人尊重。與此同時,我亦希望可以了解多些藍絲的思維。

好多藍絲朋友真的堅信示威者是有收錢、有 free sex(而我不知道 paid sex 是什麼)。

坦白來說,如果示威者真的只是為了物質需求而「搞亂香港」,其實解決辦法好簡單。「錢解決到嘅問題就唔係問題」。大陸咁有錢,有錢到同美國打貿易戰,少少維穩費收買人心,幾千萬、甚至幾億,唔會比唔起。

有些藍絲朋友不相信、或者不願相信的,是示威者追求的理念,是遠超物質需要。

示威者有冇 have sex,我相信可能有。被有理想的人吸引,是人之常情,冇樓都可以有高潮。就等於我也會被前線勇武絲吸引住一樣,只係我這個窩囊廢青冇人會吼。

如果要做一天藍絲,假若我真心相信示威者只是追求物質,其實政府只要課金早就可以解決時下問題。只不過政府的住屋、醫療政策、數之不盡的大白象工程,受惠人從不是本土年輕人,只是讓宗主國 Cap 水。是誰令到年輕人 no stakes?就算用藍邏輯來看,都應該是政府政策令到本地年輕人的香港,變成了「你們」的香港,不再是「我們」的香港。現在年輕人「搞亂」的,也只是「你們」的香港。

所以,就算我和大部份所謂「中產」明天 switch sides、同勇武派割蓆,不再支持這場運動,以藍絲 logic 及 standard,運動也不會完結。退一億步,就算前線爭取的不是民主、自由,只是民生議題,現在政府連最基本的民生訴求也達不到。一個油頭粉面的胖子是沒可能叫一班飢寒交迫嘅民眾不要打劫麵包舖。問題是誰令到民眾飢寒交迫?

這個問題不需要答吧。

分類: 13.其他類別
derrick ng
內部矛盾是引發暴亂的原因之一,外部劫力亦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