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貴
經由 在 10月 11, 2019
(|)
320 閱讀

 

撰文—王新貴 2019年10月2日

可以從勇武暴徒圍毆市民視頻畫面看見,總有一幫「和理非」站出來喊止勇武暴行「私了」接下來港獨組織平台「連登仔」勇武派對和理非進行批判。

勇武派早就煩透一幫無所事事只會在前線刷嘴皮子示威人士,動口多過動手,當勇武暴徒要打死人時,動嘴不動手人士出現了,阻止勇武施暴。最後勇武暴徒也是頭疼,最終給這幫動嘴不動手同路人起個外號叫「和理非」

事實上勇武暴徒包括動嘴皮子人士都無法真正定位「和理非」真實含義。

簡單說吧,勇武暴徒多半是極右主義,有點類似白人至上團體,以香港民族自居,排斥中國人認同感甚至仇視中國人,這些人多是香港越南後裔人士組成,也有極少部分來自傳統的香港中國籍人士,這些人圍毆香港市民時心中存在納粹主義認為反抗他們的香港人都是香港中國籍人士所以下手特別狠,出手就是往死裡打,每一棒都集中頭部。

所謂「和理非」是自由民主派捍衛者,政治稱呼為左膠,與美國民主黨理念相似,這批人在逆權暴亂中佔多數,這些人不從上暴力,中意以和平遊行方式發聲,在極右勇武及外圍反華勢力仇恨煽動下被劫持。雖然被捆綁在勇武暴徒戰車上蒙面參加每次暴亂,仍有一絲人權良知未能磨滅,出手拯救被圍毆市民,有時用身體擋住勇武暴徒血腥的雙手。

極右勇武暴徒心狠手辣,早已失去人性,對自己人一樣冷血,特別憎這些「和理非」扮愛心,只會阻礙牠們製造更多血腥恐怖事件。乾脆慫恿這些「和理非」當文宣貼大字報守衛連農墻,嘗試一下被勇武暴徒激怒的香港市民憤怒的拳頭,突破「和理非」心裡防線成為勇武暴徒。

事實上極右主義死對頭反而不是中共,而是全球化自由主義支持者左膠,意想不到的是兩種敵對政治人士居然糾纏一起破壞香港。其實他們目標不同,極右勇武是香港民族主義,他們針對的不是政治而是民族,他們仇視中國人,排斥中國人想殺死中國人。「和理非」不同,這些人是追求政治正確,自由民主與他們自定義的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專政中共政權對抗。雖然出發點不同,但是目標一樣「中國」

連續四個月的暴亂,從闖入立法會到隨意放火及圍毆路過市民,很明顯「和理非」人士心裡有明顯變化。當親身經歷所謂民主訴求運動變質成為極右勇武劫持的暴亂,明顯與「和理非」理念背道而馳。更多「和理非」選擇遠離被極右劫持的暴亂,留下來的少數「和理非」忍受理念與現實的複雜矛盾,開始痛苦的自責,腳切不聽使喚的走向暴亂戰場,逐漸轉變成為極右勇武,未來將後悔終生。

寫到這裡,筆者也身同感受,當初六四運動期間在初一郭老師煽動帶領下,幼稚的我們走向暴亂中心打解放軍,圍毆普通市民。成為一生永遠無法清洗的污點。多年以後覺悟自己曾經有一段人生經歷被人利用,感覺極大恥辱。帶我們出來雞巴毛郭老師為實現個人理想把我們當炮灰,是的筆者為此他媽去年回老家,就故意報復把我當豬使用的郭老師,雖然她已經年過花甲,還是忍不住語言教育她一頓。我問郭老師,當初你帶我們出來搞六四有沒有預見今日中國之輝煌。

人一生總會走錯幾步,作出幾次錯誤的抉擇,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奉勸「和理非」人士,遠離極右勇武,迷失道路可以扭正,失去人性就真的無法回頭。

分類: 12.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