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貴
經由 在 10月 11, 2019
(|)
747 閱讀

 

撰文—王新貴 2019/10/6

記者是為市民報道真相傳媒,記者的存在不是為邊間公司邊個黨派服務,但是至今為止,基本上海內外沒有一家記者真正的服務市民。特別是一些國際組織,改變其記者本質變相成為鼓動及策劃暴動核心團體。

美國特朗普今天發佈信息,要成立自己媒體,無法再忍受美國媒體假新聞報道,完全服務於民主黨政治正確。回頭看看香港是隻鬼都可以申請60港幣一張記者證,也沒有監督機構追究所謂「記者」資質是否符合新聞專業畢業。

一個香港記者協會記住是「協會」不是政府部門,居然掌握記者資質論證第四權,其申請內容中有這樣突出重點,必須是會友介紹,必須加入記者協會成為會員,從中可以看見過程嚴格把關控制外人或者說不是同路人加入記者行業。形成一隻有單一政治立場記者團體。

當然記者協會如此厚顏無恥,囂張跋扈,其原因背後受到國際新聞協會支持,而這些所謂國際媒體協會都有明顯的政治傾向,立場嚴重偏頗並受到國際政治既得利益集團控制。說白了所有記者協會服務「索羅斯」為首的國際玩家。

記者特殊的身份可以掩飾一切服務國際玩家「索羅斯」集團顛覆敵對陣營野心。而「索羅斯」是美國民主黨精神領袖,實際上控制美國喉舌,包括美國重要政府部門。筆者曾經文章提過美國中央情報局大半是民主黨安插自己人,這些人說是服務民主黨其實受控「索羅斯」既得利益集團。

特朗普也認識到中情局被架空嚴重問題,開始進行清理,所以為什麼中情局不聽特朗普調遣私下來到香港組織記者協會發動香港顏色革命,一切後面都有「索羅斯」影響及背後推動。

如果讀者眼睛是明亮的,可以從香港所謂黑媒體直播看見,記者厚顏無恥到所有鏡頭對準警察每一個細節,哪怕手指動一動都不會放過,而打砸搶燒圍毆不同政見者直播鏡頭只能看見暴徒下半身避免留有犯罪證據被法律追究,同時在國際報道上怕影響暴徒為民主抗爭健康形象。這些無恥偏頗報道筆者也不同記者計較,這是路人皆知黑記者政治立場服務反華勢力,也就理解違背良心行為是故意的。後面所發生暴徒打砸搶燒後穿上記者黃背心遮人耳目行為筆者必須認真追究。

哪怕服務不同政治立場可以理解,記者成為暴徒互相交替身份使用,逃避法則就是很嚴重問題。有消息傳來記者協會準備爛發一萬張記者證對抗蒙面法。什麼慨念?假記者直接參與暴動中去,打砸搶燒甚至恐襲,記者事實上已經成為暴徒。

這篇文章是提醒中央及中國香港政府,香港記者協會有組織在推動暴動,已經失去審核通過記者產生資格權限,凡是記者協會登記記者不能再被中國內地,中國香港,中國澳門,中國台灣所接受,禁止入境。謹防披著香港記者外衣混入中國內地進行顛覆國家政權間諜任務。呼籲中國香港政府帶頭由政府審核通過記者資質論證,才能授權進入內地採訪,取消香港記者協會審核通過記者資質論證資格。

 

分類: 13.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