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貴
經由 在 10月 20, 2019
(|)
402 閱讀

撰文—王新貴 2019/10/16

因為工作原因結識筆者所清潔大廈很多業主,大家都覺得我勤快,平易近人不管長者還是年輕人都喜歡與我吹水,其中有三位租房住的ABC俗稱海外華裔。

三位年齡不等,其中一位「ABC」22歲年輕人來自加拿大,母親是香港人,父親是日本人,加拿大長大,加拿大大學金融科目畢業,不會廣東話,在加拿大曾經學習簡單的普通話,發音不標準,同鬼佬學講普通話一樣吐字生硬,跟母親今年回港工作,服務於金融行業。

我們有幾次深入社會各方面交流。當然重點還是想知道純海外年輕華裔對香港暴亂看法,事實上22歲ABC很快的指出,完全不支持同輩香港年輕人以暴力為手段達到民主自由,佢說,香港民主自由已經排在美國前面,香港是全世界最自由生活體現,如果把香港定位於亂世,將給世界民主國家重新定位新的民主自由很高標準。同時指出,雖然自己華語說得很爛,對中國人認同感是絕對的。

另一個ABC在美國洛杉磯出生,父母都是廣東台山移民,家有一個哥一個妹,從外觀估他應該有28歲左右,正在投資深圳一間公司自己做CEO差不多半個月回來一次香港居住。

這位ABC很有研究價值,為什麼這樣說,他的哥哥及妹妹根據他所說的,基本上完全西化,連基礎中文學識都不懂,出門進門,生活細節,交友工作徹底ABC,他很急,父母都是從中國內地台山移民美國,因為父母工作繁忙同時想三人融入美國社會,缺乏中文系統教育,導致三人徹底西化。所以21歲時選擇報讀北京大學才開始對自己母國文化及語言開始有所突破。

他告訴筆者,好多移民美國二代華裔,分成兩類,一種是完全ABC西化,一種重視中文教育,他認為作為移民二代有一種責任應該繼承父母出生地文化表現,所以在21歲那年熱衷於中國文化開始尋根之旅,學習在中國,投資也在中國。他認為,這一代人如果不堅持父母出生地文化,第三代ABC可能完全脫離中國元素。問及關於香港暴亂看法,他反問我,香港不是中國人地方嗎?這些年輕人對自己中國人身份認同感非常仇視?我沒有回答,我沉默了。

最後一位ABC來自澳洲,純正的香港廣東話,估計年齡30歲左右,每天都同年輕鬼老朋友夜出晚歸,不醉不休才回來。澳洲出生,父母均是香港人移民,在灣仔有自己私家樓,澳洲大學畢業以後回歸香港做外貿公司。

最初看他廣東話說得流利,以為他是本地香港年輕人,跟隨暴徒價值觀,再一次聽到他與朋友電話對話過程中,對暴徒打砸搶燒怒訴 ,原來不是暴徒同路人。終於找到一次機會同澳洲ABC交流,他說,起初帶有激動心情支持返送中運動,最早以前還參加活動,後面看見運動發展成對不同政見人士圍毆,他好反感,很好的一次和平運動演變成失去理性的暴動,有違民主人權價值,特別對逢中必打,雖然出生澳洲,自己中國人身份認同感強過香港年輕學生,非常非常反感種族清洗毆打同胞。他認為,澳洲很多華裔年輕人沒有像香港年輕人那樣仇視自己同胞,只針對民主人權,現在暴動離自己所追求目標越走越遠,已經不在去參加這些變質暴動,甚至遠離。

其實三位ABC與香港本地年輕人價值觀反差不難解釋,還是教育出現差距。海外ABC接受的是移民國家的國民教育,包括通識都以本國歷史為重點,中國內容基本上是一筆帶過,不強調,不抹黑,屬於外國歷史。而兩岸三地因為歷史恩怨糾結不清,在教育方面進行洗腦對抗,對學生灌溉反中去中思想。答案呼之欲出,教育出現嚴重偏離軌道,國家認同感,中國人身份認同感是教育最基本認識,可是教育界是反過來教育,把國民認同感教育成敵對關係,事實上教育界所做的煽動仇恨教育同軍人政變一個性質。

分類: 12.社會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