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貴
經由 在 10月 29, 2019
(|)
406 閱讀

 

撰文—王新貴 2819/10/28

這篇文章筆者是含著眼淚寫的,從6月12日開始延續至今暴亂,幾乎每次暴徒有組織的集會都有無辜市民被暴徒「私了」中資,撐警察商鋪被暴徒「裝修」香港有750人口,流有華夏民族血脈的人口佔據大部分。總結一下加上黃絲「和理非」及「勇武」暴徒也就30萬人左右,現在為止每天出來作惡的也就3000至5000暴徒。

大部分香港市民為了「中央正確」「港府正確」「警察正確」犧牲自己「正確」啞忍承受暴徒一次又一次瘋狂又毫無人性的摧殘。每當通過新聞視頻直播,看見暴徒隨機圍毆不同政見市民不成人型,筆者心一直在滴血,無數次內心在咆哮,如果意識可以通過視頻直播直接殺盡暴徒,相信出現在視頻裡面暴徒沒有一個可以跑掉。

經歷幾個月暴動磨心煎熬,為了該死的各種亂七八糟正確,整個身心死了又活,然後再死又繼續復活,反反復復耳邊經常響起暴徒殘暴的笑聲。

也許幾百萬市民同筆者一樣心境,緊守該死的正確價值,死死被套牢毫無希望的明天,好像待宰羔羊,繼續假裝沒有事,返工回家,在返工在回家不知未來某一日惡運來到,無辜被暴徒「私了」司法又是暴徒保護傘,公義無法彰顯,被暴徒打了也是白打。

特別是暴徒對凡是將普通話人士惡毒的攻擊,說句嚴重的話,已經超越暴徒的政治訴求,完全變異針對華夏民族的仇恨,哪怕香港未來實現暫時的和平,香港給華夏民族造成的痛不會因為暴亂暫時停止而復合傷口,造成的陰影深遠而長久影響旅遊消費,與暴徒妥協甚至會渲染世界各國極右翼分子未來對本地區華裔種族清洗。

國之復興,民族之復興在香港遭受沉重衝擊。作為中國人,希望國家強大的定義在於華夏子孫做人有尊嚴 ,中國人不想再發生受盡凌辱的近代史,狗與華人不能進的標語,東亞病夫的帽子歷史再現。中國人努力奮鬥,團結在國家號召下不就是希望可以擺脫曾經的屈辱抬頭做人嗎?可是現在的香港,落街都不敢大聲說一句我是中國人,說普通話,否則就被圍毆,是不是很諷刺。

當全球華人,當14億同胞為祖國日益強盛而驕傲同時,一個彈丸之地的中國香港,暴徒每一天都在打臉民族復興的口號。國家強盛,人民仍活在歷史循環的屈辱中,民族怎麼復興?

也許讀者會鬧我,香港的穩定就是勝利,香港穩定可以繼續為國家經濟作貢獻,14億中國人繁榮安定才是大趨勢。是嗎?真的是嗎?就算是吧!

分類: 12.社會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