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0月 31, 2019
(|)
420 閱讀

香港的社會動亂發展到今天已經超過四個月了,目前仍無完全平息的跡象。運動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為引子,6月9日開始大規模爆發,很快升級到一定程度的社會動亂,部分暴徒使用武器(如汽油彈、刀具等)攻擊員警、阻塞交通、破壞交通設施和運輸工具、毆打不同意見者、打砸商鋪等,給社會和經濟運行的正常秩序造成了嚴重負面影響。

從最近的情況看,香港發生的社會動亂已經有在世界其他地方蔓延的跡象。

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支持當地獨立的民眾不滿多名推動2017年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的領袖被判囚,發動了大規模抗爭活動,連續多天與員警爆發衝突,示威者更佔據主要機場,令航空交通受阻。在與員警對抗的過程中,示威者明確提出了向香港學習的口號,用遊擊戰的形式與員警周旋,增加了員警控制局面的難度;

在英國倫敦,環保示威演變為街頭衝突。「反抗滅絕」從10月7日起在全球多個城市,發起為期兩周的抗議活動,要求各國應對全球變暖。有示威者在交通高峰時段,于倫敦地鐵景寧鎮站佔領列車,爬到列車車頂表達訴求。大量示威者阻塞道路、圍堵重要公共設施。倫敦警方日前表示,已逮捕1,642名參與環保組織「反抗滅絕」遊行的示威者,其中92人因涉嫌損壞公共財產、堵塞公路以及影響公共秩序等遭到起訴。警方並發佈公告,命令任何與「反抗滅絕」有關的集會必須從當地時間14日晚上9時起,停止在倫敦的抗議活動,否則參與示威者將遭到逮捕和起訴;

 

智利被廣泛譽為拉丁美洲中發展得最好的國家,今年10月6日,因為微不足道的約合0.34元港幣的地鐵票價加幅,引發了大規模騷亂。根據統計,智利全國範圍內的暴力衝突已造成17人死亡、1244人受傷、5147人被捕;此外,已有916起縱火事故,遊行抗議超過千次,更有以百為單位計算的搶劫案件。

10月18日,類似目前香港情況,由學生領導的抗議團體開始違規進入地鐵站,燒毀車廂,破壞售票機器。他們還燒毀了公共汽車,點燃了郵政局,投擲了催淚彈,破壞了公共廣場。原本是對於票價不合理的訴求,開始逐漸蔓延為對社會不公等現象的暴力宣洩。遊行的群體也不再僅限於學生,社會各階層人士逐漸加入,他們肆意釋放生活中的苦悶,將情緒都集中在破壞上。

從香港到西班牙到英國到智利,看似地域廣闊,覆蓋了亞洲、歐洲、拉美三洲,動亂的成因也各不相同,有的關於獨立有的關於環保有的關於民生,但在它們差異極大的表面下面,卻也有一個基本共同的地方,就是它們都屬於西方文化圈,受西方文化主導。

香港的動亂沒有在離得最近的中國引發哪怕是低程度的社會運動,卻在離開十萬八千里的歐洲與拉美激起強烈迴響,這個有趣的現象背後可能隱藏著一個重大的主題,預示著西方文化正走向趨勢性衰落。

如果把現代西方文化總結一下,其最大的特徵可能可以概括為:在政治上強調選舉民主,在社會層面強調個人自由,在經濟層面強調自由市場。也有人將其簡化為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但是從這套體系的實際運行看,近年來已經顯露出一些結構性衰敗,導致社會動亂在一些西方文化主導區域蔓延。

政治上選舉民主帶來的黨爭,已經成為阻礙西方國家順利施政的重要因素。英國脫歐三年不成,現在不知還要拖多久,已經成為了投票民主的大笑話;美國特朗普總統一上臺就掀起共和、民主兩黨的惡鬥,特朗普處處針對民主黨,民主黨也反過來處處找政府的麻煩,最近發展到要彈劾總統,雖然彈劾未必能夠成功,但惡鬥卻無法避免,政府施政自然大受阻礙;

社會層面上個人自由有逐步突破法制底線的跡象。社會的正常秩序要靠法律和大家遵紀守法來維持,否則社會將難以有序運行。但現在有一種趨勢,就是片面強調個人權利和自由,忽視遵守法律。譬如動亂中攻擊員警、阻塞交通、破壞交通設施、毆打不同意見市民、打砸店鋪等統統都是違法,都是不應該做,做了就要受法律制裁的,可現實中就是很多人不介意違法去做,這種單方面強調個人自由、不將法律放在眼中的風氣必定會導致社會秩序大亂、社會生活難以正常進行;

經濟上片面強調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造成有資本者攫取了大部分經濟成果的現實,令貧富差距越拉越大,貧富差距擴大又造成基層購買力不足令經濟因總需求不足而放緩,經濟放緩影響政府稅收令財政赤字擴大,財政赤字擴大影響政府向基層民眾派發福利的能力,最後導致基層民眾生活日益艱難,很多人心懷不滿令社會潛藏重大不穩定因素,隨時可能爆發大亂。

這些結構性問題帶有相當的根本性,很難徹底解決,但問題長期拖延無法解決又只會令問題越積越大,以後更難解決,從這個意義上講,如果無法進行一些重大調整,西方文化面對的前景並不樂觀。

反觀中國大陸,從普通民眾的視角,他們對香港社會不穩的普遍心態是:原來民主自由的標榜下社會可以變成這樣混亂,可以如此的不理性和損害他人利益,這樣破壞社會安寧和正常秩序的行為,究竟對社會有什麼意義?

近年來,在目前中國的體制和政府的有力領導下,中國基層人民的生活和貧窮率大幅改善了,即使在偏遠的鄉村,政府也進行了力度很大的扶貧,修橋、修路、修房子,發展特色農業,迅速提高了基層窮人的生活水準,據政府統計,農村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的10.2%下降到了2018年的1.7%,累計下降8.5個百分點。其中,10個省份的農村貧困發生率已降至1.0%以下,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絕對貧困問題有望得到歷史性解決。

對比西方社會的矛盾叢生,中國目前的情況是,總體而言國力快速上升,人民生活水準穩步提高,貧窮人口大幅減少,社會平安有序,人民在法律保障的範圍內有足夠的自由,雖然很多方面仍有不少改進空間,但中國人民對政府有較強的信心,也深信國家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中國制度和中國道路正在顯出其獨特優勢,前景光明。

香港動亂正發生在中國崛起的背景下,在中國大陸與西方一些國家引起不同反應的背後原因值得深思,有可能意味著西方模式過去隱藏的一些結構性矛盾開始表面化。

 

分類: 12.社會動亂
p-plus
中國強, 因為鄧小平 制定 國家要行 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體, 好叻仔, 佢都唔知國家會變到連美國都驚驚,
稻穗小編
作為中國人,好希望祖國繼續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