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貴
經由 在 11月 12, 2019
(|)
510 閱讀

 

撰文——王新貴 2019/11/12

眾所周知香港警方在5個月暴動期間拘捕3000暴亂分子,直到今日無一人坐監,多數保釋逍遙法外。從2014年佔中開始到今日民間一直流傳一句話「警察拉人,法官放人」也許一般習慣香港法治社會市民認為,在法治社會法官判決需要更多時間取證體現法治公正公平精神,也就默認香港司法龜速判決的畸形存在。

事實上作為比較,近年歐美大型遊行運動示威人士觸犯法律被拘捕,歐美司法是從快判決,決不會像香港法官龜速拖延。因為龜速拖延判決眾多觸犯法律示威人士就會一直延伸政治仇恨,示威焦點多年以後因為遲來的正義判決,繼續發酵。

其實作為主權國家的司法哪怕是司法獨立,都得維護國家社會公益保駕護航。唯獨香港司法是全世界干預政治破壞司法正義最嚴重地區。2014佔中被拘捕人士直到2019年尾都沒有完全判決完,把當年的政治仇恨延伸至今。雖然這次暴動美名其曰「反送中」潛台詞還是因為之前佔中政治焦點變種變質換湯不換藥的暴亂延續。

3000位被拘捕暴徒因為延遲判決不能坐監彰顯司法作出阻嚇,反而成就3000死士。這些人有一部分是學生,一旦有犯罪記錄,一生將燬之於旦,父母的期望,多年的苦讀,因為觸犯法律被記錄在案,等待他們的是牢獄之災及前途盡毀。

他們只有兩條路可行,要麼打敗政府接受五大訴求,最重要的一條赦免3000人刑事罪責,功成名就,創造歷史。要麼走最極端路線「攬炒」整個香港,人為的製造城市戰爭,逼中央派武警入城平亂,3000死士搖身一變成為當初六四運動的柴玲,無爾凱西,逃到歐美領綠卡移民。

有讀者是否想問,現在他們也可以逃到西方拿綠卡啊?當然不一樣,好像旺角暴動首匪其中之一「黃台仰」逃到德國仍是難民身份,逃到台灣衝立法會暴徒也只是政治難民見不得天日。個中道理說來也簡單,香港警察拘捕政治代表性不大屬於法理性,而中央平亂西方完全可以大作文章涉及政治層面廣泛,3000戴罪暴徒瞬間成為反共異見人士可以尋求政治庇護而正式加入外國國籍。

對於一天夢想移民歐美暴徒來說吸引力相當大,當然是有條件的,就是搞亂香港逼中央入城給美國帶頭的反華集團制裁中國及中國香港口實,而香港司法大人們非常清楚這場黑暗又不道德的交易。延遲判決就是逼3000戴罪暴徒走極端路線,交換他們的移民權,變相放生。

幾乎每天出來搞事的帶頭黑衣人,離不開死士3000。這些人現在是以爛得爛,拖更多年輕人下水走不歸路。為了逼中央派武警入城,不擇手段利用各種假信息煽動暴力,製造暴力,他們希望死人,不管那個正營,包括自己正營,只要死人社會動亂就一發不可收拾,中央勢必干預。

不解決香港司法干預政治嚴重問題,就不可能根治暴亂本源。筆者建議,使用緊急法成立專案快速法庭機制,對戴罪3000暴徒及未來拘捕暴徒準確無誤的快速審判。起到阻嚇作用同時盡快收監3000極端分子,回歸法治社會從回正軌。

分類: 12.社會動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