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然
經由 在 9月 27, 2016
(|)
190 閱讀
(2016-09-26 水木然 smr669)
我發現一個有意思的事:我的一個朋友,昨天我們倆在一起分析中國經濟形勢,他跟我一樣對高房價深惡痛覺,但等我們聊完之後,他立刻就去排隊買房了。
其實道理很簡單,面對高房價,每一個人都有情感上的憤怒,但是每一個人都擔心自己的資產不斷貶值,最後還得落腳到怎麼能保證自己利益最大化這個點上。
其實開放商、炒房族也都是遵循這個邏輯。人都是自私的,最後的落腳點一定都是為了自己。
關鍵問題是:每一個盲從的購房者,其實都在往房價這個大泡沫裏吹氣,都在為這種野蠻的行徑添磚加瓦!
水木然認為:在高房價面前,我們就像著了魔:早就沒有了“大是大非”,只會權衡自己的利弊。
那些沉默的大多數, 自覺不自覺地放縱邪惡,使邪惡為所欲為,都是在增加行惡的機會。
當年,竇娥含冤被押赴法場,行刑之前問竇娥還有何話講?竇娥說:
一、請賜我三尺白綾掛在百尺高杆之上,如果我是冤的,一腔熱血不會落地,而是濺在白綾之上;
二、如果我是冤的,人頭落地便會大雪紛飛;
三、如果我是冤的,我死後三年亢(大的意思)旱。
那貪官撇嘴搖頭連說“愚昧,荒唐”。心想“這六月酷暑怎會下雪?人只見血往下流,我倒要看看血怎麼往上飛的?哼……”於是命人拿來三尺白綾掛在高杆上。
有道是:“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劊子手手起刀落之際,竇娥的一腔熱血奇跡般地飛濺到懸在半空的白綾之上,竟然一滴也沒灑在地上。竇娥人頭落地之時,竟真的陰風起大雪飄。片刻前人還汗流浹背,頃刻間,一個個抱膀縮肩跑回家去,連說怪事、怪事。竇娥死後果真是大旱三年,顆粒無收。當地百姓人人皆知是老天在為竇娥鳴不平啊!
多年後,竇娥的父親金榜得中,做了高官。回鄉省親時,重審竇娥一案,殺了張驢兒和貪官,為竇娥洗清了冤屈,鄉親們紛紛來看望竇父,說:“我們早知道竇娥是冤枉的,怎奈畏懼貪官的權勢,而敢怒不敢言。可是我們又沒加害竇娥為什麼要受這三年(大的意思)旱之苦呢?”
竇父說:“你們明知竇娥是冤的,卻不敢說句公道話,是謂不義。更有人相信貪官,認為竇娥真的殺了人,而誣衊忠良,是謂不仁。老天有眼,沒有無妄之災,天災人禍就是在懲治不仁不義之徒哪!”
人在世間一定要是非分明,堅持正義,抵制邪惡,這樣才能得到上天的保護,無論是天災還是人禍,一定要給自己劃清個底線,不能全被人性的弱點牽著走。
什麼是善良?有人說我平時也挺愛助人為樂的,她認為這就是善良的全部了。而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大善大惡面前,她就分辨不了,只懂得權衡自己的利弊,然後做了一個利益最大化的選擇。
我們必須明白的是:當房價開始高不可攀時,經濟也會跌入穀底。為什麼呢?因為錢本身沒有價值,錢只有流動起來才有價值。當錢流動到房子這個環節時,就開始變成了鋼筋混泥土,凝固了、流動不下去了。既然整個社會的資金都變成了鋼筋混泥土,那麼實體產業和新興產業誰來培育?這必然會大大影響中國經濟的復蘇。
再從經濟角度來講,如果在一個社會裏,有的人不用勞動也可以掙大錢,而有的人勤奮刻苦依然換不來一線希望。試問:誰還會踏實的勞動?
在惡行面前選擇沉默,甚至盲從。你就已經站在了惡人一邊,做了一個盲從的幫兇!所以,這新一輪搶房潮裏,每一個奮不顧身的夠房者,都是中國經濟衰退的幫兇,歷史會記住你們。
分類: 1.宏觀經濟
城市智庫
香港經驗,不買樓者,後來都幾慘。好多知識分子都中過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