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月 15, 2020
(|)
413 閱讀

 

(2020-1-16 稻穗財經)

從2018年3月以來,中美貿易摩擦就像個陰魂不散的幽靈,總是纏繞著中港股市,時好時壞的消息不斷地折磨投資者,市場稍有好轉,就可能有壞消息接踵而至,令股市不得安寧、很難形成持續向好的勢頭。

終於,本月13-15日,按中美雙方各自披露的消息,磨人的日子走到盡頭,中美在經貿領域經過長期博弈後,美國暫時放棄不切實際的要求,雙方同意在美國華盛頓簽署首階段貿易協定。

首階段貿易協定簽署後,由於特朗普將把精力集中轉向年內的美國總統選舉,因此我們預期特朗普將不會像前兩年那樣,再度挑起與中國的重大爭端,以免分散精力、增大選舉的不確定性。如果局勢向我們推斷的方向發展,估計2020年中美關係將較前兩年穩定,中美經濟上的衝突也會較少,對中國經濟穩定、內地和香港股市走好有利。

首階段貿易協定避開了中美之間的核心分歧:國企補貼、產業政策等涉及中國經濟主權的內容,只是將難題推後,並沒有解決問題。不過,按中美兩國目前的各自立場,我們認為即使雙方開始第二階段談判,這部分核心分歧能夠達成一致的可能性也並不大,換言之,中美第二階段協定並不容易達成,很可能會長期拖延、遙遙無期。不知道是否由於預見到第二階段協議的難度很大,特朗普已經於1月9日表示,美中貿易談判第二階段「馬上開始」,不過任何協議都要等到總統大選結束,也就是2020年11月以後才有可能簽署。從特朗普給出的時間來看,第二階段貿易談判在年內給中美關係製造新障礙的機會不大,特朗普並不想急於求成,已經做好了將這個燙手山芋拖到下任的準備。

經歷了半年多的社會動亂後,本港的社會終於有些平靜下來的跡象。反對派發動的元旦大遊行之後,最近的兩個週末社會都沒有像過去一樣,爆發較大規模的混亂,社會大致平靜,少數黑衣暴徒的破壞行為,波及的範圍和時間都很有限,沒有太大的反響;激進反對派聚集的網上論壇如連登等,又突然大量傳出勇武派(暴力型反對派)紛紛退出的貼文,看起來,不管是時間長了、累了;還是政府打擊力度加強、風險上升;還是經濟來源被警方掐斷;還是受反對派中的‘和理非’誤解、抵制等等原因,總之反對派抗爭的人心有些散了,願意出來鬧事的人少了,動亂對社會的衝擊力度明顯下降。

不過,雖然動亂對社會的直接衝擊可能隨著動亂步向衰落而即將過去,但動亂造成的負面影響卻不會立即消失。受動亂打擊最嚴重的旅遊、零售等行業,復蘇需時。即使在最理想的情況下,遊客可能也要在社會完全恢復平穩後的幾個月後才會重臨;轉口物流業,尚未見轉機。受動亂影響轉移到其他口岸的業務,有部分恐怕再難回流;專業服務業,和經濟活躍程度密切相關,經濟如果不能很快復蘇,提供服務的專業服務業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如果春節後很多業務復蘇無望的小企業倒閉,失業率上升,必定會影響商鋪、寫字樓、住宅市場和內部消費,香港經濟可能進一步惡化。

1月3日美國無人機襲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凱西姆·蘇萊曼尼將軍,相當突然。消息一出環球金融市場大震,投資者普遍擔心美伊之間爆發大規模戰爭,影響中東地區的穩定,進而影響全球石油供應。

不過就最近幾天美伊之間的互動來看,形勢並未向最壞的方向發展,雙方爆發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不大,雙方到目前為止的反應大致符合我們上篇博文「伊朗高官被殺引發市場大規模持續動盪的機會不大」裡的預判,美伊都無大打之心,都只想借這件事做個姿態給國內看,中東局面基本處在可控的範圍內。

 

近期中國公佈的經濟資料大體穩定,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12月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50.2,與11月持平,優於外界預期的50.1,已是連續兩個月持續站在50榮枯線之上;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降至53.5,比上月回落0.9個百分點,遜於市場預期的54.2;通貨膨脹指數CPI為4.5%,與上月持平,通脹水準沒有進一步升高,豬肉價格上漲帶動通貨膨脹上升的壓力下降。

綜合以上幾個方面,中美貿易摩擦得到階段性緩解,香港社會大致恢復平靜,中東局勢有驚無險,中國經濟基本保持穩定,這些因素都對港股走強有利。雖然本港經濟仍處於困局之中,未來可能進一步轉差,但暫時其對股市的影響有限,大致而言,短期港股可能進入了一個沒有重大負面因素困擾的安穩時段,投資者入市漸趨積極,港股後市有望再創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