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錦鉉
經由 在 2月 14, 2020
(|)
1.2k+ 閱讀

 

【明報文章】根據衛生防護中心公布的數字,自2019年12月31日至2020年2月10日中午12時,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共接獲1273宗符合嚴重新型傳染性病原體呼吸系統病呈報準則的個案,當中包括41宗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個案(包括1宗死亡個案)及1089宗排除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個案,餘下143宗仍然住院接受檢查。另外,衛生防護中心於2月10日中午12時後接獲第42宗確診個案的呈報。「過去14天內曾有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個案在出現病徵期間逗留過的大廈名單」也不斷在增加。日前「根據香港法例第599A章正在接受強制家居檢疫人士所居住的大廈名單」已有約20座。可想而知,數字還會增加!

​現在「強制家居檢疫人士所居住的大廈名單」每出現多一座,就彷彿有一顆炸彈放在當座大廈,出入的居民能不擔心嗎?以香港這麼人口密集和流動性高的都市,倘若出現新型冠狀病毒在社區傳播,到時便不是一棟居住大廈、一個屋邨、一條街的居民所會遭遇到的恐懼,將會是可怕的災難。

若只家居隔離 如將病毒炸彈放身邊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2003年爆發的「沙士病毒」,重災區是觀塘區淘大花園,300多人感染,其中E座受感染的人數最多,有100多。面對「沙士病毒」在社區迅速擴散,當年特區政府採取嚴厲的措施,在3月31日清晨,頒布淘大花園E座隔離令,所有當時住在E座淘大花園居民一律強制遷進鯉魚門度假村和麥理浩夫人度假村集體隔離。

​淘大花園E座居民集體隔離的史無前例措施對於當年成功抗擊「沙士病毒」起了重大的作用:(1)實現檢疫人士集中受觀察,可更快速作醫學的觀察和診斷;(2)在隔離期間實現封閉式管理,避免相關人士在社區內走動,散佈病毒,感染更多人;(3)大大降低了「沙士病毒」在淘大花園散播的速度。醫學專家都認同集體隔離是最有效和最低代價的抗擊病毒的方法。

現在無論特區政府提議什麼地方作為集體隔離都會有人反對,甚至刻意破壞設施,阻撓作為集體隔離的地方。若集體隔離最終不能順利進行,那麼就只能繼續實行家居隔離。家居隔離就如不斷將病毒炸彈放在身邊,隨時隨地都可能爆炸,後果不堪設想,受害的又會是誰呢?誰都不願意,下一個感染病毒的是自己或者家人。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城市智庫召集人洪錦鉉

分類: 14.其他類別
derrick ng
香港人的自私自利在這次疫症中表露無遺,黑護的罷影響病人和被選 中的隔離區附近的市民反對疫區在自己的附近及影響他們上樓。由於 用作隔離區的地方難求,而家居隔離又很易令其他住戶被傳染。試問 香港如何有效防止疫症慢延?...閱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