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2月 27, 2020
(|)
477 閱讀

 

 

我們在去年11月中的博文「香港經濟的首個階段性低點可能在明年春節後出現」裡,曾經預判:“根據目前的發展趨勢判斷,本港經濟的各種負面因素可能在明年春節後集中爆發,香港經濟的階段性低點有可能在明年中出現。”

 

現在來看,這個預判發生的可能性越來越高,香港經濟開始進入最艱難的時期。雖然香港經濟從去年下半年的‘反修例抗爭’開始後就一直表現疲軟,經濟陷入負增長,但香港畢竟是一個較為富裕的地方,社會積聚了大量財富,所以雖然經濟已經陷入了衰退,但在社會層面上的感受並不強烈,很多抗爭人士還不停把‘攬炒’掛在嘴邊,似乎並不在意經濟的困境,還有大把財富可以消耗。

 

不過,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到半年,經濟惡化對社會的衝擊可能將遠大於去年下半年,大量市民將會切身感受到經濟不景對生活帶來的衝擊。

 

據媒體報導,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222日出席電臺節目時形容,現時企業結業及裁員的情況與去年底的情況相比「差好多」。他預料本港的失業率會惡化得好快,雖然未必會去到2003年發生沙士時的水準,但短期內失業率很難避免會達到4%5%他還透露,立法會財委會通過的300億元抗疫基金,主要用以支援企業,有助疫情後的經濟復蘇。本週三(26)公佈的財政預算案會有更多支援措施。多個建制派政黨都指出,疫情已令飲食、旅遊、交通等行業受嚴重影響,希望政府審時度勢,不斷推出措施救港。

 

在我們看來,香港社會主流包括香港政府一直低估了這次經濟不景對香港社會的殺傷力,大部分人簡單地拿SARS發生時的香港經濟表現來和現在類比。他們簡單地認為,SARS發生後香港經濟很快出現V型反彈、快速恢復,因此這一次香港經濟同樣將在疫情後快速恢復。

 

對於這種主流看法,我們持懷疑態度,我們認為,這一次香港面臨的情況與當年SARS發生時相比較,有兩個根本的不同:首先是當年SARS發生時,香港社會十分團結,上下一心共同抗疫,支持政府推動經濟復蘇。但這次新冠疫情是在反修例動亂後發生的,社會嚴重分裂。對立程度之深,已經無法簡單彌合。在這種情況下,政府的任何重大推動經濟復蘇的決策,都難免受到各種政治力量的掣肘,阻礙經濟快速復蘇;其次,SARS後香港經濟的快速恢復,一個重要原因是內地開放自由行,大量內地居民的湧入,刺激了旅遊、零售、餐飲、賓館酒店、房地產等行業發展,造成了經濟的快速反彈。但這次的反修例抗爭中含有很大程度抗拒大陸、與內地隔絕的思想,這種情緒和思想已經引發了大量內地民眾對香港的反感,這種反感必定對中央政府出臺支持香港的政策造成負面影響,限制內地支持香港經濟的力度,對香港經濟恢復不利。

 

未來香港經濟面臨的情況很可能是:香港內部,政府受制於社會政治上的分裂,無法推出任何支持經濟的重大政策,唯一能做的就是派糖,試圖減輕社會痛苦;香港外部,由於內地民情對出臺支持香港政策的普遍負面反應,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的力度有可能受限。如果香港經濟真的陷入這種內無動力、外乏支持的狀況,香港經濟憑什麼可以快速恢復呢?

 

所以,我們的看法是,這一次香港經濟可能將無法快速恢復,經濟不景氣將較社會主流的判斷長得多,抗爭人士追求的‘攬炒’可能就在眼前,香港市民要有過一段時間苦日子的思想準備。

 

政府雖然推出了300億抗疫基金試圖緩解經濟下行壓力,不過這種做法對恢復經濟的幫助不大,對於陷入困境的企業來說,最重要的是生意能回來,如果生意不能回來,給些資助或者減低些成本沒有多大的意義,最多不過苟延殘喘多幾個月而已。

 

 

我們去年判斷很多生意受衝擊較大的企業將在農曆新年的旺季後結業,當時判斷的主要依據是認為生意不會很快回來,所以困難企業在前途無望時會選擇賺完旺季的錢後關門,以減少損失。現在在新冠疫情的衝擊下,不僅生意沒有好轉,而且在政府近乎封關3個月的政策影響下,旅遊客人幾乎絕跡,與遊客相關行業的生意一落千丈,雖然政府有些資助措施,很多地產業主也願意減免幾個月的租金,不過正如前面所說,如果生意不回來,減免又有多大作用?更大的問題是,政府能一直支持?地產業主能一直減免租金嗎?

 

答案顯然是不行,如果到年中,政府和地產業主的短期支持措施帶來的正面效應過去,而遊客又未如政府和社會預想般回來,香港經濟才會進入最困難的時期,社會才會承受最嚴重的衝擊。

 

基於‘反修例抗爭’對內地與香港關係帶來的長期負面影響,我們傾向於認為,疫情過後內地遊客的恢復將較為緩慢,也就是說,遊客相關行業的恢復同樣將十分漫長。

 

如果疫情過去經濟無法迅速恢復,更多的企業將在耗盡資源、又看不到前景的情況下選擇結業,也就是說,香港的失業率恐怕有機會進一步上升。

 

香港樓市過去能維持長期上漲主要依賴幾個重要支持因素:低息環境、大量剛需造成的供不應求,以及內地資金進入樓市。但未來其中部分因素可能有變。如果失業率持續上升,將對樓市帶來兩個結果:首先是剛需將減少,因為失業將導致無力供樓,有需求沒有錢等於沒有需求,所以失業上升將導致剛需減少;其次是樓市的投資者有可能在經濟前景暗淡、剛需下降、樓市前景不明的情況下,選擇沽出投資單位,退出樓市觀望,導致供應增加需求減少。這兩個結果都將一定程度改變香港樓市的供求關係,削弱樓市的支持力量。另外‘反修例抗爭’帶來的社會混亂,有可能打擊內地資金進入香港樓市的熱情,導致內地資金的減少,進一步減少香港樓市需求。

 

未來支持香港樓市的幾個重要因素,除了低息環境依然存在外,樓市供不應求的程度、以及進入樓市的內地資金都可能下降,加上經濟不景本身帶來的投資回報下降、資金緊張等負面因素,香港樓市有可能扭轉之前的長期上漲,進入一輪下跌週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