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偉樑
經由 在 9月 28, 2016
(|)
132 閱讀
文 / 何偉樑
在媒體爆炸的今天,什麼都要求「娛樂化」,對群眾來說,美國總統選舉何嘗不是這樣?
希拉里與特朗普終於在電視上埋身肉搏「開片」。看完直播,第一印象雙方都是重複一些陳詞濫調,真知灼見欠奉。筆者認為希拉里總體表現比較穩打穩扎,態度較紳士之餘也明顯地「有做過功課」,而特朗普較為粗枝大葉,但卻能常常以簡單有力的說話帶出自己的立場。
本地媒體大多描述希拉里的表現較好,當然,當中也附以不同的統計數據作支持。不過,經歷過早前英國脫歐事件,我們發現有時候「民調都是虛幻的」。媒體評論或多或少也難免帶點主觀意願,而用二手、三手消息的其他評論更不用多說。距離正式大選這40多天,一切仍是充滿變數。與其賭誰當選,再賭誰當選後,市況會如何走,倒不如在這段非常時期「坐定定睇戲」- 減低槓桿,盡量手持現金。
若你問我較支持哪個候選人當選:雖然喜歡擦亮的手工皮鞋、在happy hour喝杯Gin Tonic加青瓜裝模作樣扮紳士。但我也愛聽美國的Southern Rock音樂,心底裡也有點牛仔情懷。撇除情感,希拉里和特朗普也不是好的選擇 - 相信若民主黨派出希拉里以外的候選人,基本上都一定會擊敗特朗普;若共和黨派出特朗普以外的候選人,也必定能踢走希拉里。
如果「偽善紳士」上任?
如果「偽善紳士」上任,相信將能夠讓經濟「表面」繁榮持續好一段時間。相比於特朗普,華爾街更希望希拉里入主白宮。政策可預期性較高、不會有「大動作」、希拉里和投資銀行的關係良好(有傳高盛甚至禁止公司所有高層員工向特朗普-彭斯陣營捐款)
若希拉里當選,相信美聯儲寬鬆的政策將會繼續 ( 特朗普在財政立場上較鷹派,也揚言上任後會立即將聯儲局主席耶倫革職 )事實上,美國作為世界經濟的火車頭,寬鬆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日子,若不把財政政策重新收緊,將會出現兩個後果:
1)把泡沫輸出至全世界。
環球央行爭相大力印鈔,整體實體經濟卻一直不見得有重大改善之餘,暗地催生更大的資產泡沫,也為下一次金融危機埋下伏筆。
2)危機出現時已無計可施。
由於利率已經很低,當下一個經濟危機出現時,能在政策上作調整的空間將越來越少。
簡單來說,若希拉里當選,民主黨將是連續三屆壟斷總統寶座。在沒有「大動作」改革底下,可預見既得利益者的地位將會更堅實。在主流媒體和投資銀行輪流施壓下,寬鬆政策將長期地持續。雖然中短線利好股市,但事實上卻造就了大戶「托高出貨」的機會,也成全了未來更大的泡沫。
如果「流氓牛仔」上任?
如果「流氓牛仔」上任,不用多說,相信市場會立即迎來一陣恐慌 - 股市大跌,黃金和日元等避險資產價格大幅上漲。特朗普指出美國經濟在低息環境下存在泡沫,在某程度上是事實。然而,作為政治新手的他,能否稱職領導國家將成為一個重大疑問。此外,他的態度和演說時的亢奮狀態,令人懷疑他在處理國際糾紛問題上是否能作出清醒的決定,還是會繼續「脫口秀」狀態。
雖然,特朗普當選後都仍會有黨派內、超黨派(制度)以及媒體對其權力加以制衡,而美國國內的文化也不容得極端主義的實踐。但「流氓牛仔」的火爆性格始終令人擔心他會引致一發不可收拾的亂局。此外,大規模減税和過於大刀闊斧的財政政策對美國國內,甚至乎是對國外的經濟也不見得是件好事。
誰的勝算較高?
這場辯論後,大部份媒體報道為支持希拉里勝出的比率較高。但綜合來說,筆者認為兩者的勝率仍為50/50。在什麼都要媒體化、娛樂化的今日,對群眾來說(尤其是眾多沒有受惠於資產價格上升,對未來沒有希望的美國人),他們或許想要一個不一樣,並充滿娛樂性的總統。作為前「脫口秀」明星,特朗普在這方面有絕對的優勢。「長痛不如短痛」,特朗普若果上場,絕對不見得是好事,但也未必有想像中般壞。不過在「兩害權衡取其輕」的思維下,群眾或會因怕特朗普有「引發世界大戰」的可能而投希拉里一票。
而美國兩位總統都不是好的人選,或許會給中國帶來機遇,這個之後有機會再和大家討論。
隨着大選臨近,相信市場將會越來越敏感,市場間的關連性也會加大,一般的投資者還是減輕手上的倉位,降低槓桿,謀定而動比較好。
以微信提取上面QR Code,關注 " 何偉樑專欄 " ,獲得更多財經資訊,同時投資成為更好的自己!
derrick ng
的確兩人都不是最好的選擇,奈何現在的美國已很難出現好似羅斯福 這樣的總統。希拉利有口碑比較好的丈夫克林頓支持好似比較給人們 希望。
施建祖
很好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