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3月 3, 2020
(|)
1.2k+ 閱讀

(2020-3-3 公民于平 魚眼觀察)

此次新冠疫情,一線醫護人員被譽為“最美逆行者”,受到公眾的讚譽和愛戴。

然而,我一直隱隱有些擔心:一旦離開了輿論聚焦的前臺,這些一線英雄們,遭遇將會如何。他們所能得到報償,能否與他們的付出相匹配。

很不幸,我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近日,陝西省安康市中心醫院公示抗疫一線補助,這份公示在醫院內掀起軒然大波。

按照公示,許多一線醫護人員所能獲得的補助極其微薄,有些一線醫護居然一分錢都拿不到。相反,醫院一干領導和行政人員,卻拿錢拿到手軟,有的醫院領導拿到的補助,比援鄂一線的都驚人。

這份原本要公示五天的檔,結果貼出不到五個小時,就在醫院內部炸成一鍋粥,質疑和反對聲音四起。壓力之下,院方迅速撕掉公示,同時也撕掉了自己的臉。

 

 

 

 

抗疫一線補助,顧名思義,就是補給那些在一線流汗拼命的醫護人員的錢。作為醫院領導,也可能為抗疫做出貢獻,但無論怎樣,他們所冒的危險和付出的辛勞,不可能比得上一線人員。可結果,居然是他們吃肉,一線人員喝湯,甚至有人連湯都喝不上。這,還有天理嗎?

我特地聯繫上爆料者,瞭解到安康市這次“補助公示”風波的更多內情。

爆料者稱,以上公示名單中,標注的醫院“領導”主要分為三種,一是醫院院長、副院長等領導幹部,如院長陳文乾,副院長董根文等人;二是醫院各科室負責人;三是醫院行政部門,如控感科。

此次,安康市中心醫院將所有感染病例,都集中在三院隔離和治療,而這些醫院“領導”,大都在總院上班,離三院很遠。也就是偶爾會來一線視察一下。有些科室負責人,甚至根本沒有去過一線。像控感科,只是佈置佈置任務,發發檔而已。

然而,他們中的許多人,拿的補助不僅遠高於一線人員,甚至比該院援鄂一線的醫生都要多。如心內科主任任暉,上了一天發熱門診就拿9900。這讓該院大多數醫護人員都感到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不少在一線冒著生命危險工作的醫護人員,卻與補助無緣。如頂著傳染風險,做核酸檢測和直接接觸病毒標本的醫生,直接變成了二線。還有負責醫院急救120的醫護人員,疫情期間冒生命危險運送和救治感染病人,同樣不被算作一線。

而且,那些不在一線拼命,許多連隔離衣都沒穿過的醫院領導們,大多算“滿勤”,而許多在一線累死累活的人,出勤天數被隨意克扣。比如一位護士就抱怨,天天在一線,但因為手上只有一個確診病人,出勤只算一天,補助300元。

這位護士為此哀歎,她的這條命,難道只值300塊嗎?

 

 

 

 

其實,這些醫護人員在乎的,不隻是錢而已,這更關乎到對他們的認可和尊重。他們實在難以接受,自己在疫情中的努力和犧牲,被一筆抹殺。這種毫無公平可言的論功行賞,是對他們人格的羞辱。

說實話,我對這一幕,並非沒有心理準備。因為我深知,在大多數醫院裡,醫生護士雖是幹活最累,付出最多的人,是撐起整個醫院骨幹。然而,在醫院的權力的結構中,他們的地位其實並不高,掌握一切資源配置大權的,是醫院各級領導以及行政部門。

因此,在某些特殊時期,醫生拼命,醫院領導領功,此前曾不止一次發生。

但我沒想到的是,在安康市中心醫院,他們做的是如此的出格!醫護人員權益被漠視,被切割,居然到了如此駭人的地步。這些醫院領導拿著一線醫護用命換來的錢,晚上真的能睡得安穩嗎?

很顯然,疫情還未結束,有些人就迫不及待下山來摘桃子了!

我不知道,安康的這起一線補助風波是不是個案,但無論如何都應該引起我們的警惕。安康當地紀委監委有責任儘快介入,徹查此事。同時,期待更多地方的紀委監委,防範和嚴查侵吞一線醫護人員補助的問題。

無論如何,請給“最美逆行者”應有的公平和善待!我們的社會,絕不能讓他們流血又流淚!

 

 

 

 

 

分類: 12.社會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