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偉樑
經由 在 9月 30, 2016
(|)
216 閱讀
文 / 何偉樑
根據1931年的聯邦儲備法案,美聯儲是一個由各會員銀行聯合組成的獨立機構,獨立於美國政府及國會。但由於其私人機構性質,加上各大金融家族在其背後的影子,這也一直使美聯儲為人垢病。
美聯儲的政治化
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早前曾揚言美聯儲局的政策都帶有政治考量,如果屬實,這將違反美聯儲獨立於美國政府及國會的原則。大家可能認為特朗普這樣說是出於嘩眾取寵,然而,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Mellon)的美聯儲歷史學家艾倫·梅爾策(AllanMeltzer)亦曾於近期公開指出今天的美聯儲局已經變得完全政治化,並且認為有進行改革的需要。
事實上,儲局多次的「出口術」以調控市場,不難讓人聯想到背後是另有目的 - 可能是因為總統給予政治壓力,更進一步的原因是要維持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並造就了大戶「托高市場出貨」的機會。當然,以上說法有點陰謀論,但儲局多次錯失加息的時機,加上言而無信的作風,其獨立性已開始受到群眾質疑。
身為商人的,當然喜歡低息環境,但這會對平民百姓做成影響 - 在持續寬鬆且長期低利率的環境下,新發的貨幣必然是先落入離權力核心近、且有快速資訊渠道的特權階級,而泡沫擴大,將使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
值得一提的是,有分析指如果特朗普在大選中獲勝,美聯儲的領導架構將會面臨壓力,以至於主席耶倫將會辭職。當然即使如此,可能最終結果都只是「換湯不換藥」。
要看中國面色?
美國債券在海外市場的最大持份者是中國,簡單來說,中國是美國最大的海外債主。 中國手頭上持有巨額美債 (根據資料,現在中國政府大約持有12,0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如果中國政府大舉售沽美債,將會使美國國債孳息率抽高,並打亂美國的息口和相關政策。
個人認為美聯儲局心目中最理想的狀況是在大選塵埃落定後(當然現屆領導架構較傾向希望希拉里當選),一方面先穩住經濟,把自己的泡沫逐步輸出,另一方面逐步實踐加息,以挽回市場對儲局的信心及好讓下一波經濟衰退週期出現時有空間應對。當然以上理想情況能否實現絕對是個問號,但有理由相信美聯儲局要實現以上的完美劇本,中國絕對是一個關鍵因素之一。
如果市場對央行的信心崩潰?
蓋洛普民調顯示現屆美聯儲局主席耶倫的「可信性」只有38%,而前任的格林斯潘和伯南克則平均分別有60%至65%
各環球長期低息甚至負利率環境,北美449隻退休基金中,當中只有8%有盈餘。
如果美聯儲繼續保持低利率政策,相信將會能夠讓經濟「表面」繁榮持續好一段時間,同時亦造就其他主要經濟體系爭相實行更寬鬆的貨幣政策。然而,像身體對藥品產生適應一樣,現時央行無論是透過言論調控,還是採取實際行動,邊際效益均大大減低。
最佳例子是近年每逢日本央行在政策會議結果公佈,不論是否有更進一步的經濟刺激方案實行或相關政策的前瞻,日元均會在之後升值(理論上經濟刺激方案應該是會讓日元眨值),這種反常現象的出現實在令人擔憂。上述的各種情況,讓我們理解到環球央行因為過分濫用刺激措施和言論作調控,信譽大幅下降之餘,政策的實行也變得舉步維艱。
事實上每一次崩盤,實質上是投資者對市場信心崩潰的反映。簡單來說,市場是建基於信心,然而,如果市民連對央行的信心都接近無形的臨界點後果將會如何?…
歐美社會的不穏定已經在逐漸反映:
由英國脫歐開始,我們不難看見社會兩極分化嚴重的一面。中產階級疲弱,貧富懸殊嚴重,催生了更多極端勢力。民眾情緒一旦被各種極端主義點燃,就很可能朝著超出理性控制的方向發展,構成國策偏差的重要社會心理基礎。
「博弈新時代 -玩轉聯儲局思路」完
以微信提取上面QR Code,關注 " 何偉樑專欄 " ,獲得更多財經資訊!
derrick ng
的確聯儲局不涉政治和利益集團是沒可能的。
施建祖
謝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