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3月 25, 2020
(|)
932 閱讀

(2020-3- 26 稻穗)

之前的兩周,是美股創造歷史的兩周,美股歷史上的5次熔斷,就有4次發生在這兩周,網上流傳一個關於美股大跌的笑話,就形象地說明瞭近端時間美股波動的瘋狂程度:

“3月8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一次美股熔斷。

3月9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兩次美股熔斷。
3月12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三次美股熔斷。
3月16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四次美股熔斷。
3月18日,巴菲特:我太年輕了……”

美股和歐股的瘋狂波動,造成了全球的資金鏈緊縮,金融機構紛紛降低杠杆、回避風險,令市場沽壓大增;基金投資者大量贖回,基金被迫拋售,又進一步增大了沽壓;投資機構大量虧損,為增持現金,應付風險,拋售連同避險資產在內的所有資產,令所有資產類別都相繼大跌;由於美元主要國際貨幣的地位,為保持流動性、回避風險的資金大多流向美元,導致美元大升。即使在上周,美聯儲連同西方國家主要央行和其他一些央行,採取諸如增加美元兌多種貨幣的貨幣互換、利用各種途徑放鬆銀根、降息等措施,但直到上週五,流動性緊張的情況也只是稍微舒緩,市場的緊張情緒尚未有根本性改變。

從經濟的基本面來看,美股和歐洲股市的大跌是符合邏輯的,因為新冠病毒引發的疫情大概率會繼續擴散,歐美經濟承受的打擊也會繼續加大,而且歐美經濟都有約70-80%的比重是服務經濟,需要人和人的接觸來進行,所以新冠疫情大量限制人群聚集的特點對歐美經濟將帶來更沉重的打擊,歐美經濟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極大;而且以美國經濟為例,美國經濟增長的動力相當依賴資產增值所形成的財富效應,財富增長帶動消費進而帶動經濟,一旦資產價格大跌形成負財富效應,財富縮水帶來消費下降進而帶來經濟萎縮,美國經濟恐怕短期很難重回增長。

不過即使歐美經濟前景暗淡,但在兩周內連續經歷4次股市下跌熔斷,這樣的猛烈程度仍然出乎市場預料,所有資產類別包括避險資產全部下跌並非市場的理性反應,主要還是由於市場的迅速下跌帶來了資金鏈緊縮,引發了資金向美元方向的擠兌。如果要市場恢復有序運行,目前首先要解決的就是緩解資金擠兌,避免投資者純粹因為資金緊張而進行拋售。

相比較而言,中國經濟的前景較為明朗,疫情已基本受控,目前的新增病例主要都與境外回流的人員相關,看起來,只要控制住境外的輸入病例,中國的疫情基本可以不再反復。同時前一段深受疫情打擊的經濟近來明顯恢復,根據最新的資料,上市公司的復工率已超過98%,全國的發電量也超過去年同期,說明經濟在生產這一面已有較好恢復,下一步的工作重點主要是推動內需的恢復。相對來說,目前比較確定的是:生產大致恢復,國家將推動投資和內需來拉動經濟;比較不確定的是:歐美帶動的經濟放緩乃至衰退對中國經濟究竟有多大的負面影響。

在歐美經濟前景暗淡,中國經濟前景相對明朗的背景下,截至上週五,美股、港股和A股走出了不同的走勢:

美股道指走勢:

 
港股恒指走勢:
 
上證綜指走勢:

從走勢看,美股大幅下跌的起點始於2月19日,道指這天的高點是29409.09點,截至3月20日,道指最低為18917.46點(3月18日),比跌勢起點的高位下跌10491.63點,跌幅約35.7%;同期港股恒指最高為2月20日盤中高點27767.28點,最低為21139.26點(3月19日),最高最低相差6628.02點,跌幅約23.9%;同期上證綜指則在初段下跌後,於3月5日創出疫情後反彈的新高3074.26點,最低也僅略微跌破內地疫情爆發時的低點(2685.27點)至2646.8點,最高最低相差427.46點,跌幅約13.9%。

比較三個市場的總體最大跌幅,可以看到:港股跌幅約為美股跌幅的66.9%,A股跌幅約為美股跌幅的38.9%。

如果將美股的跌幅分為3月9日開始的恐慌性拋售前後的兩個階段,可以大致計算出,在三月9日前,道指下跌相對有秩序時,高低相差4728.08點,跌幅約16.1%;同期港股最多跌1777.87點,跌幅約6.4%;上證綜指則基本沒有下跌,反而在3月5日創出反彈新高;

比較這段時間三個市場的跌幅,A股基本沒受美股影響,港股跌幅約為美股跌幅的39.8%,影響也較為有限;

而在3月9日之後階段,與3月6日收市價(25864.78點)比較美股最多跌6947.32點,跌幅約26.9%;港股最多跌5007.41點,跌幅約19.2%;上證最多跌387.71點,跌幅約12.8%。

比較各個市場最大跌幅,港股跌幅約為美股跌幅的71.3%,A股跌幅約為美股47.6%。

從2月下旬以來三個市場的表現看,可以大致做如下總結:美股對港股仍有較大影響,對A股影響較小;在不發生資金擠兌,市場交易有序進行時,美股對A股基本沒影響,對港股影響也有限;在發生恐慌性拋售、資金擠兌時,美股對A股的影響仍相對有限,對港股則有較大影響。

如果這個現象以後繼續有效,則判斷美股對港股影響的關鍵,就在於判斷美股未來會否繼續發生資金擠兌,如果資金擠兌繼續,則美股對港股的影響就較大;否則,美股對港股的影響則下降。不過,上面推論能夠成立的前提,是中國經濟在政府的刺激下能夠保持基本穩定,並維持不太低的經濟增速;如果未來中國經濟在歐美拖累下大幅放緩,經濟前景惡化,A股和港股就未必能夠走出較為獨立的走勢。

分類: 1.宏觀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