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4月 22, 2020
(|)
1.2k+ 閱讀

(2020-4-18 經濟新頻道) 

誰曾想當年始于香港高球場的交手,竟影響如今中美貿易形勢。

近期流出的一張關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照片,在網上引起了熱議。

照片顯示尚處於年輕時期的特朗普懷抱著一個亞洲面孔的短髮女子,而旁邊坐著一位年長者。照片備註稱:“20世紀90年代初期,鄭裕彤帶著朋友家閨女明美蓮會見特朗普。”

照片中,從三人神色頗為愉悅,然而誰能想到,這這段經歷為後來特朗普對對中國經濟的強硬態度埋下了種子。

22年前,特朗普跟香港富商鄭家純(鄭裕彤長子)和羅瑞康有過一次不愉快的合作。


羅康瑞

地產狂人特朗普向以作風進取見稱,不過1994年美國樓市低迷,他就因負債過高面臨破產危機,透過投資銀行對外尋求打救。恰巧當時日本經濟泡沫已爆破,日本人不再在曼哈頓狂掃物業;反而是香港接近九七回歸,一些打算把部分投資移師海外的港商,對特朗普發出的求救訊號感到興趣。

兜兜轉轉中,特朗普的這件事漂洋過海,被羅康瑞以及地產巨無霸新世界第二代掌門鄭家純知道了。最終,鄭家純和羅瑞康決定斥資數以憶計美元,入股特朗普旗下位于哈德遜河畔、占地77畝(相當於兩個維園)、涉及19幢建築的超巨型高級地產專案(後來命名為Riverside South)。

 

Riverside South

羅康瑞和鄭家純看上了這個項目,特朗普口中搞定中國人,狠賺一大筆的故事也因此發生。只不過,實際的情況與他吹噓的,是完全不同的版本。對這段歷史,不少人都略有所聞,但,《紐時》早前就訪問了幾位當事人,包括羅瑞康,以及當時代表特朗普的銀行家AbeWallach,首次披露了這宗“中美合作”不為人知的秘辛。

話說當時的形勢是特朗普急,鄭家純和羅瑞康不急。據Abe憶述,特朗普不喜長途跋涉,當時萬分不願意親身飛來香港商談,也擔心到香港打客場會更處下風,但接到羅、鄭二人“到香港談吧”的消息,他還是屁顛屁顛地開始了顯然不會很美好的旅程。

舉例說,鄭、羅二人當時奉行香港商界的老規矩,邀請特朗普到高球場,邊打球邊談生意,並開出賭注[1000元美金一個洞]。特朗普雖在美國也打慣球,卻不慣賭錢,加以當時身陷破產危機,更被這個賭注嚇怕,遂要求改為[100元美金],頓時在氣勢上輪了一大截。羅瑞康回憶到此,還特意給特朗普留了個面子,說當時那場球,特朗普輸的比贏的要多,他高爾夫打得不錯,但我們對場地比較熟悉,他可能也因為長途旅行而差了發揮。

特朗普

打完球後,二人邀請特朗普到鄭家純父親、彤叔鄭裕彤家中吃飯,不過特朗普不喜歡桌上的食物,也不會用筷子,席間還出了不少洋相。Abe記得,第一道菜是一整條魚,沒有去頭。能看到魚的臉和牙齒,看上去真的很難看。傭人更把魚頭對正特朗普,邀請他先嘗,嚇得他急忙把魚推給身旁的Abe。席間,鄭、羅二人又打趣說要進行一場非正式的喝酒比賽,但特朗普卻是禁酒主義者(teetotaler),惟有婉拒,令場面十分無趣。

在香港一輪交鋒下來,特朗普灰頭土臉,真的如他事前所擔心,在談判上輸光氣勢,卻又不能跟對方撕破臉,難免會[蝕章],甚至被予取予攜。這其實是商界談判的慣技,特朗普自己也不會陌生,但他作客香港,還面對兩大中國生意人高手,就像《葉問2》中的西洋拳王來到香港,卻被[宇宙最強]甄子丹飾演的詠春宗師打到跪地求饒。

既開壞了頭,及至雙方基本上談妥合作之後,特朗普還繼續落於下風,被迫處處屈從。例如他當時瀕臨破產,被債權銀行要求儘快引入資金,急如熱鍋螞蟻,但在原訂簽署合約之日,香港方面卻突然以“撞正農曆鬼月(7月),不吉利”為由,要求推遲至西曆9月15日後才簽約(但羅瑞康解釋,當時是因為檔問題才推遲簽約,非關迷信)。此外,對該專案的裝修設計,特朗普亦被迫放棄一貫喜愛使用大量雲石和金色的風格,改為聽從“風水師”的意見。

最終,羅康瑞和鄭家純把項目盤了下來,當時的合作方案是,他們幫特朗普收拾調專案的爛攤子然後獨立搞開發,特朗普什麼都不用管,但可分30%的利潤。雖說合作未必愉快,但Riverside South項目確實十分成功,回報極之和味。坐著就能賺30%利潤,還能解眼前之危,中國人可謂相當厚道了。走投無路的特朗普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案,所以趕緊簽字畫押,把舞臺交給了中國人。直到2005年,隨著美國經濟和樓市復蘇,特朗普不但財政脫困,身家還更勝從前,這才借機發作。

話說當時在占多數股權的香港投資者主導下,把該專案的住宅部分以17.6億美元出售,成為紐約史上最巨額住宅交易。然而,儘管特朗普收到他按合約應得的可觀利潤,卻聲稱不滿香港投資者事前沒知會他這次交易(但羅瑞康堅稱特朗普事前知情),並揚言[如果我知道,肯定可爭取到更高賣價],更以此為由,在美國控告香港合作方,索償10億美元。

這簡直就是農夫與蛇的故事啊,當初幫你還債,救你的命,現在還為你掙到這麼大一筆,而你,竟是這樣的,翻臉不認人,還忘恩負義!

羅康瑞和鄭家純嘴上沒這麼說,心裡一定這麼想過特朗普,但事已至此,他們也就不再對指望特朗普講規矩抱天真幻想。兩人一商量,立即達成共識:跟他幹,別讓他以為我們中國人是好欺負的。

這一干,就是4年多,1000多天的千回百轉。

你不是要打官司嗎?陪你打!

4年多下來,羅康瑞和鄭家純的律師團,光是各種書面材料就折騰了將近17萬頁。

你不是說這個買賣不划算,還不按這個結帳嗎?

那我們乾脆用這個收益繼續投資。就在特朗普起訴期間,羅康瑞和鄭家純直接把賣樓的收益再投資,趁低買了美國銀行在三藩市和紐約的房產。

最終,法庭的裁決是,特朗普無理取鬧,違反契約精神,起訴不予支持。而且還同時裁定,特朗普原本可以早早結算的30%收益,必須跟已經投資的美國銀行大樓一起捆綁,要到2044年才能結清。糾纏4年多,特朗普最終:完敗。不但完敗,還賠了夫人又折兵,既讓可以到手的利潤被弄到了幾十年以後,也為日後吹噓自己搞定中國人,埋下了那顆被《紐約時報》引爆的炸彈。

羅康瑞在這個項目的權益,早已賣給鄭家純,但他對這個經歷記憶猶新。

雖然後來特朗普通過記者向他們示過好:“如果你能跟羅先生和鄭先生說上話,請轉告他們,我唐納德·特朗普非常尊重他們,好嗎?”而官司之前,在一次羅康瑞出席的國際會議中,臺上演講的特朗普也曾公開感謝羅康瑞是“救了我命的人。”但羅康瑞對特朗普的印象,依然是非常之不好。

“這樣一個人如果當總統,那真是……”

有人辯護說,特朗普當時是商人,所以這樣做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為羅康瑞顯然不滿這個說法背後的潛臺詞,“商人也該有誠信、道德、講點情義,但他就是那樣的人。”說完,臉上略過藏不住的鄙視。

因此,對《紐約時報》因為自己也是成功的地產商人,而且跟特朗普一樣贊助過一檔創業類節目,就斷章取義稱自己是“中國特朗普”,羅康瑞是絕對地不認同,甚至認為是羞辱!“我們絕對不是一種人。”羅康瑞強調說。

特朗普這段有22年歷史、涉及香港生意人的恩怨情仇,個中是非外人實難判斷,但確有可能是他現在如此敵視中國商界的深層原因之一;誰曾想當年始于香港高球場的交手,竟影響如今中美貿易形勢。

【免責聲明】圖文來源於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分類: 14.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