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勺言
經由 在 4月 22, 2020
(|)
1k+ 閱讀

 

(2020-4-20 好評與差評 ,作者奇齊)

一開始,可能是幾個腦瓜子超機靈的人,鑽了政策的空子。

沒多久,變成了一批人,一群人,蜂擁而至。

再後來,輿情發酵,每個人似乎都成了深圳商業銀行保險箱的交易對手。

於是,有關部門出手了。一場勢在必行的刹車式調控,一觸即發。

這樣的場景,過去十年,還不夠熟悉麼,心裡沒有點逼數!

深圳樓市的每個微不足道的參與者,似乎都被一條無形的線頭,彎曲纏繞,彼此糾連。

群體窒息時,沒有一條線頭是無辜的。

推薦好評與差評一篇文章,以及它的留言點評,呈現後疫情時代的群體瘋狂,不禁感歎萬千:

「這座過度拜金的科技創新之城,擁有一群精於政策套利的投資者群體,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

1HP.

「投機」,可不是什麼好詞。

一下把這麼大的帽子,扣在深圳樓市的頭上,我也很緊張。但是最近深圳樓市的花式操作,實在是太驚悚了。

作為一個沒有方言的一線城市,深圳一直都是以海納「天南海北的人才」,作為行走江湖的行事準則。

以至於那句霸氣的slogan,響徹大江南北。

「來了就是深圳人。」

對此,我一直深信不疑,直到上個月,我的一個小老弟,碩士初畢業,怒闖深圳。

在吃了一個月的豬肚雞和鴨腿飯之後,他義憤填膺地告訴我:

「打工的永遠是深圳🐶,買房才是深圳人。」

在他的眼裡,在深圳所有打拼的年輕人,都在努力賺錢買房,和努力賺錢買第二套房之間,做布朗運動。


2HP.

最近,深圳的氣溫還沒熱起來,但樓市又一次先熱了。

作為全國樓市風向標,深圳每次都是市場最敏銳的。這次,頂著全國上下一心,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深圳樓市又開始作妖了。

市場的悸動,總是發生在很細微的場景裡。

位於寶安寶中的新盤,海納公館,如果你想買這個樓盤不到90平米的房子,除了接受近10萬每平的價格外,需要額外再給100萬的「喝茶費」。

南山區,仲介門店裡,一套去年就掛出來900萬的華僑城的房子,當時買家嫌價格太貴沒買,過完年雙方又一次坐下來,這次賣家報價1080萬。

更魔幻的是,買家剛開口砍價,房東直接起身走人。

市場到底要火成什麼樣,房東才敢如此豪橫。

還有一位來自深圳保稅區片區的房產仲介,他維護很久沒賣掉的幾套房源,不長的時間裡,全部以高於賣家初始預期的售價,賣掉了。

這三個場景,是當下深圳樓市當下的縮影。

重出江湖的「喝茶費」,房東跳漲,成交週期變短。

這些樓市徵兆,傳遞出的資訊,經歷過15年那次普漲行情的人,都會聞到一絲熟悉的味道。

3HP.

可是,問題來了,深圳樓市憑什麼上漲?

最難理解的的事情,就在這裡。

樓市可不是比嗓門的地方,行情是是需要真金白銀「買」出來的。

在新冠疫情,從國內打完上半場,到如今,轉移去海外打下半場的過程中,深圳作為一個內貿外貿兩手抓的城市,是受到負面影響最大的城市。

一眾工廠,餐飲,製造業等等,都在面臨訂單危機,連代工YKK拉鍊的廠子,都幾乎關門了。

工商所負責登出公司的視窗,蓋章都蓋不過來。

工薪族,面臨被裁員,小老闆,面臨關廠,那麼,是誰在拼命買深圳的房子呢?

4HP.

這就要說到深圳樓市里,賭性最大的一個群體:投機者。

有市場的地方,就有博弈。

股市債市,賭球賭馬,甚至很多地下錢莊,連美國明天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是單數還是雙數,都能開個盤口。

但為什麼深圳樓市的投機,如此值得一說呢。

因為它的過程複雜程度,以至於你會發現這個鏈條上參與的群體,多到不可思議。

5HP.

第一類投機人群,最傳統,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炒房客。

他們早年嘗到了樓市的甜頭,所以手裡積蓄富餘。

他們的做法,一般就是搞到一批購房資格,俗稱房票,然後準備很多資金,俗稱子彈。

在瞄準熱門區域的一到兩個盤,大量買進。

然後等待一個特殊的熱點,讓仲介配合炒作。比如這一次深圳西部如寶安這幾個盤,就是典型的炒房客的玩法。


 

讓仲介煽煽市場熱度,利用部分家長下半年的9月開學,現在要提前鎖定學區的需求,把控盤的社區,集體掛高市場,你不買,我掛更高。

買漲不買跌的國民心理,就上鉤了。

但是,在現在的如此高的價格基礎,和不菲的交易成本下,這樣的投機,風險很大。

雖然今年這一波,有人在如此操作,但並不是市場主流。

6HP.

深圳第二類投機人群,是羊毛黨,薅的是銀行的貸款利息差。

今年的經濟不好,大家肉眼可見。

國家幫襯小微企業們的新聞,如果你沒開公司,可能體會不到一次又一次降准又定向降息的錢,去了哪裡。

這些錢,都變成了銀行的翻倍的放貸業務量了。

銀行業務員,追著各個企業法人們的屁股,著急把錢貸出去。

利息超級低,年化甚至低到4.6%,房貸隨便一上浮,年化都5.3%。

可是這錢利息再低,小微企業們也不願意借,他們缺的是錢麼?當然不是。

缺的是訂單,業務和利潤。

接不到訂單,沒有利潤,貸來再多的錢,賠本把廠開下去,也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

但是,比房貸低的錢,供著房子的人要啊。

於是很多人就想到了一個計謀,開個公司,借便宜的錢,然後把更貴的房貸的錢給還了,輕輕鬆松,省了個利息差。

艱難時期,省下的錢拿去買排骨,它不香麼?

這樣下來,導致深圳的工商所裡的奇觀發生了。

倒閉破產的小老闆,登出公司的視窗,排起長隊,與此同時,想借便宜的錢,去樓市投機的人,在註冊公司的視窗,也排起長隊。

不知道兩個隊伍之間,有沒有互罵一聲sb,但是不少黃牛嗅到了其中的商機,直接辦起了公司轉讓的業務。

這樣貼心的舉動,把深圳工商所的公務員朋友,從繁重的工作中解救了出來。


7HP.

第三類投機者,是最狠的。

他們同樣鑽了針對企業扶持的政策漏洞。

政府的出發點很簡單,小老闆們,身家都不差,雖然眼下訂單少了,日子不好過,但是你們有房子啊。

現在政府為了幫助大家活下去,只要是企業法人,就可以把房產抵押,獲得貸款。

最厲害的是,這筆貸款,國家,市區縣雙重補貼利息,短則6個月,多著一年,補貼完,就變成無息貸款。

不要利息的貸款,傻子才不借。

不久後,很多投機能力更強的人,發現更騷的操作,雖然你規定要有房子,才能獲得貸款。

我雖然沒有房子,但我可以先借錢買房,再抵押出去,不就變成無息貸款買房了嘛,想出這招的人,絕對是是天才。

借錢買房的這資金過橋公司,一下子業務忙的跟深圳的工商所辦理註銷公司的工作人員一樣。

這類型的買房仲介或者資金過橋的公司,在深圳簡直是遍地開花,甚至還有非常多的公司,腦洞更大,專門撮合單獨買不起房的陌生人,合夥買房。


(微博上深圳合夥買房仲介的廣告)

你想一想,這樣的仲介,把一群全部儲蓄只有幾十萬的小白,撮合在一起,再借貸個幾百上千萬,買下一套深圳的房。

這背後潛在的風險,一個成熟的成年人,不用多說了,但是在深圳,就是有這樣的土壤。

8HP.

其實你細品一下,會發現這些事情的本質。

本該屬於企業的救命貸款,正在變成深圳豪宅的首付,看似一家家企業註冊的背後,都成了一個個資金杠杆,把深圳樓市翹的老高。

參與其中的銀行,佛系的審核和監管,無形中鼓勵了這種投機氛圍,讓整座城市,都漂浮在虛妄的財富海洋裡。

今天上午,最新的lpr報價出爐,房貸利率之錨,5年期利率又降了10個點。

無疑,這又是一罐樓市汽油,澆在深圳這片滿是人才的土地上。

英國文藝復興時期的哲學家培根,年輕的時候,曾經譏諷當時的貴族:

「在富人的想像裡,財富是一座堅強的堡壘。」

後來,屠龍少年的他,被國會指控貪污受賄,被監禁於倫敦塔中。

四百年後的深圳,在急富青年的想像裡,房子又何嘗不是那座「堅強的堡壘」呢?

分類: 6B.房地產
derrick ng
在新冠病毒的影響下,全球經濟都受到打擊,深圳樓市還在大升,實 在令人奇怪,相信這種抄賣的活動,缺乏大環境的支持難以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