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
經由 在 5月 12, 2020
(|)
1k+ 閱讀

(2020-5-12 信報)

戴耀廷寫文,描畫出“真攬炒十步”,令人口瞪目呆,匪夷所思。一個學者,不惜玩完香港,陪葬700萬香港人福祉,大概這是因為牢獄生出的極端報復心理吧。筆者以為,稍有理智的香港人都不會允許這等事情發生。而北京最理智、最高明的回應,則是盡快以權威的形式確立:一國兩制50年後也不變,即一國兩制2047年之後也不變,長期不變,再次給香港人一個定心丸。

戴耀廷“真攬炒十步”,其實要害就是“炒掉”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若其牢獄之計得逞,香港真的是一文不值了。對建制派來說,一文不值了,對非建制派來說,同樣是一文不值了。香港大貶值,將是涉及到一切領域,不但李嘉誠的物業貶值了,戴耀廷、郭榮鏗等等之類的所有資產都會貶值。也許戴郭可以一走了之,但是絕大多數泛民也好、本土派也好,走也走不了。所以,中央此時的回應反而是確立一國兩制50年後也不變,表明高層不與這等小人一般見識,不是以攬炒對攬炒,而是以香港人的最大福祉也是一國家的根本利益為依歸,故此是最理智,也是最高明的。

香港回歸已經近23年,有說法已經“一國兩制到了中途站”,也有說法“一國兩制進入下半場”。筆者認為,不管各種說法的用意如何,香港的“四七問題”,也如同當年的“九七問題”一樣客觀的浮現出來。“九七問題”, “四七問題”,都是香港的前途問題,其實也都落腳到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問題。

一國兩制的設計師鄧小平,當年提出的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方針,是分別寫進香港和澳門基本法第五條。對於“50年不變”,鄧小平也多次說到:不會變,不可能變。不是說短期不變,是長期不變。就是說50年不變,50年後更沒有變的道理。

由於“50年不變”是寫進基本法,以法律形式確立的。而50年之後也不變,則是領導人口頭承諾。而真的要做到50年之後也不變,則要修改基本法第五條。當年“九七問題”提出,起因於跨越九七的土地契約問題,而當下的“四七問題”,是沒有跨越二0四七的土地契約問題。事實上,在中國內地任何批與私人的土地都有法律保障,香港二0四七後即使不再實行一國兩制在理論上土地契約都不會有問題的,但是,這畢竟是理論上的說法,對於各式各樣的投資者來說,香港在“四七”後倒底是一種什麼制度安排,依然是極其重要的。

去年以來,香港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困局,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在表象上呈現是香港修例撞上中美貿易戰,再疊加回歸以來香港社會和經濟結構性的矛盾爆發,社會動亂一發不可收拾。於是,各種思潮泛起,對一國兩制的動搖和反對,其實是來自來極右和極左兩個方向。

無底線的“攬炒”,包括社會攬炒、經濟攬炒,以及政治攬炒,戴耀廷和芸芸本土派也不掩飾就是要顛覆特區政府,奪取香港政權,謀求香港獨立。如是,一國兩制當然就被攬炒掉。黎智英聲言為美國而戰,郭榮鏗亦是以美國為靠山,所以他們掌權後的香港只能是美國的附屬地。這是由右的方面打碎一國兩制。不少人指戴耀廷、黎智英和郭榮鏗們是判斷錯形勢。確實,中美貿易戰他們以為特朗普會置中共於死地,結果他們失望了;新冠疫情,他們也以為北京過不了關,沒想到美國的死亡數可能會超過中國內地的染病數。不過,筆者以為他們最錯的是,不懂中共的歷史。黎智英原來是略知皮毛的,回歸之前他說他一分錢股票一吋房產都賣了,可是後來“貪勝不知輸”。北京有個軍人學者寫了一本“苦難的輝煌”,講了中共從血與火中打下了江山,建議戴黎郭讀讀,你憑什麼攬炒?“特戰八連”在、“彭雪楓營”在你過得去嗎?

但是,倒是香港的一些建制派人士以及內地的一些學者也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其中,有人認為,當下香港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困局,在在凸顯了兩種制度不可調和的矛盾;也凸顯了在美台等外來勢力深度干預下,港人難以獨自治港,港人無力獨自治港。即使美台不干預,在香港龐大的既得利益集團的干預下,港人也無力平衡貧富矛盾,解決好土地房屋問題。筆者認為,左的方面對一國兩制的動搖,可能危害更大,因為很現實的問題是,當下社會動亂不止,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大敗之後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更面臨立法權完全喪失的危機。那麼,好吧,最簡單,最快捷的處理,一國一制完事,中央直接管轄管治香港特區算了吧。

香港俗話,斬腳趾避沙蟲,這種左也想這般如此,可是一國一制香港也是不好管的。事實上,第一,回歸23年歷程總體上證明一國兩制是成功的,是利大於弊。現在暴露出了問題,其實也為未來更好踐行一國兩制撥開了迷霧,總結了經驗教訓,指明了方向。第二,因應未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香港繼續實行一國兩制更是一個戰略高地。在第一個百年任務勝利完成後繼續第二個百年的征程,中國需要的是對國際社會更廣泛程度的開放,也是中國的社會主義與世界的資本主義更高級程度的合作。香港一國兩制長期不變的宣示,既是傳遞中國繼續與世界接軌的信息,也是香港繼續成為中國對外開放橋頭堡的里程碑。

所以,相信一旦中央以權威的方式確立香港一國兩制50年後也不變的方針和制度安排,香港的商人包括港資、內地資本和外國資本都如同吃了定心丸。相信。美國駐香港總商會也會歡迎這一安排。當然,特朗普如果要把搞垮香港來為連任助選,則是另一碼事。但是,這也說明這可以破特朗普的“香港牌”。同時,香港市民,包括建制派和泛民也是吃了定心丸,香港的民主政治史可以逐步走下的,只是必須在基本法的框架下,靠美台搵食靠攬炒是沒有出路的,沒有前途的。香港的選民,也應該由此明白應該在九月立法會選舉如何做出抉擇。

由於修改基本法,是一個慎重和複雜的法律過程,而且除了修改第五條確立一國兩制長期執行下去,是否還修改其他適宜的條文,是需要各方斟酌。故此,筆者認為,中央盡快至少在今年七一前以權威的方式,或者是最高領導人的講話,或者是黨和國家的重要會議決定,宣佈一國兩制長期不變,將通過修改基本法法律形式確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