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語錄
經由 在 5月 21, 2020
(|)
941 閱讀

聽叔父輩的朋友說,以前舞廳小姐用的是貴價名牌香水,跟一般普通香水不同,清香而不俗嗅,港島杜老誌舞廳,原址在杜老誌道另一端,地下二三樓是五月花酒樓,當時是高級茶樓,往舞廳要經酒樓乘升降機,年青時有幸跟叔父輩在酒樓飲茶,被經過的一位小姐身上飄逸的香水迷得一陣陣,叔父說當時的紅牌阿姑,教育水準高,談吐得體,懂交際禮儀,有說得一口流利英語,舞小姐真的有舞藝,華爾茲、探戈等難不倒她們,追逐的公子哥兒大不乏人,送樓送車的大有人在,我說的那位叔父就是娶了廳中的小姐為妻,嫁後洗盡鉛華,歡場朋友通通不見,生了兩孩子均大學畢業,已久在社會做事。叔父說那時追求當紅的小姐不易,不是純花錢便可得,有捧場多次亦未能摸手仔,要一親香澤可不易。那時有良心的舞小姐知道客人沒有家底,會勸告不要上來浪費金錢。

後來舞廳式微,杜老誌舞廳改為夜總會,遷了同一街另一大廈,那時光顧仍有dress code,短褲凉鞋背心不准入內,舞小姐仍保守,但較前開放,惟不是每個都肯隨便,男人有需要,須先跟媽媽生說,否則小姐只是陪客人吃飯,付了買鐘出街的錢給夜總會,還需另外付錢給小姐,要追求也是要花時間和有耐性,那時坐枱的小姐有分金魚和木魚匿稱。隨後社會發展迅速,人慾橫流,舞小姐逐漸變質,個個搵快錢,坐下不久便慫恿客人出街,速戰速决,吃飯也嫌花時間。

(下星期五續談舞廳發展史)

https://lo-enote.blogspot.com/2020/05/blog-post_21.html

分類: 14.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