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6月 2, 2020
(|)
1k+ 閱讀

 

(2020-6-3 稻穗)

中國人大擬通過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律,美國宣稱如果實施將做出強力反應,結果人大在上週四(5月28日)表決通過有關港區國家安全的草案,美國並未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反制措施延至香港時間週六(5月30日)淩晨,才由特朗普召開記者會宣佈。

記者會原定淩晨2點召開,實際推遲了約50分鐘,特朗普發表了約8分鐘的談話,講完後也沒有接受記者提問,顯得有些意興闌珊,所宣佈的制裁措施重點是:

將展開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的程式

    取消引渡協議和雙重用途技術的出口管制的特殊待遇;
    修改美國國務院對香港的旅行建議;
    取消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的待遇;
    制裁直接或間接侵犯香港自治、自由的中國和香港官員。
    暫停被認定為有損美國國家安全的中國公民入境
    研究中國企業在美國資本市場的上市行為
    宣稱世衛已成為中國的傀儡,因而退出世衛

不過,路透社一篇報導以「雷聲大、雨點小」來形容特朗普的這場記者會。早前受壓的期指和中概股也在記者會後迅速反彈,也說明市場認為這些制裁措施的實際影響有限。

香港商界普遍認為制裁措施對香港的影響不大,因為美國的高科技產品本身輸入香港的管制就很嚴格,優惠不多,而且香港可以從歐洲日本等地取得類似產品;對個人的旅遊限制或者凍結財產,對經濟基本無影響;限制香港對美出口,對香港打擊不大,因為香港對美出口很小,而且美國對香港出口順差很大,互相限制出口對美國不利;不讓中概股在美上市,中概股可以來香港掛牌,對香港有利美國不利;退出世衛,純粹是惱羞成怒的情緒反應,除了搞壞美國形象,不會對中國構成任何傷害。

所以,如果僅限於這個層次的制裁,港股確實就沒什麼好擔驚受怕的,制裁造成的風險並不嚴重。

以目前市場的討論看,能夠對港股和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構成較大影響的舉措,主要與聯繫匯率、以及會否限制香港使用美元有關。

不過在我們看來,影響聯繫匯率以及限制香港使用美元,都是說易行難的想像。理論上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實際上的可行性卻非常低。

首先,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的大致內容是:三家發鈔銀行可以按7.8港元兌1美元的匯率以美元向金管局購買負債證明書,發行相應港幣;或相反,以負債證明書按7.8港元兌1美元的匯率退回等值美元。

這個過程本身並不需要美國批准,因為美元是自由兌換貨幣,理論上誰都可以拿某種貨幣換美元,換來的美元也可以自由使用,美國無法禁止。如果強行禁止所有的美資銀行不許用美元換港元,只會令美元與港元的交易轉移去其他銀行;如果強行限制中資銀行不許使用美元結算,同樣也只會讓美元兌港元的交易轉移去其他銀行。所以,看不出來美國可以用什麼辦法限制港元與美元的交易;

其次,如果不計代價,美國理論上也可以限制所有在香港的金融機構使用美元結算,但是,這個措施首先將嚴重打擊美國在港金融機構的利益,第二將嚴重打擊其他國家在港金融機構的利益,帶來廣泛的反美情緒和去美元化,對美國不利;

第三,港元與美元掛鉤實際上協助強化了美元的全球貨幣地位,但港元並不一定只能與美元掛鉤,港元除美元外,可以選擇與歐元掛鉤、與一攬子貨幣掛鉤等,如果美國強迫港元與美元脫鉤,離開美元只會給香港增加一定困難,並不是不可克服,卻會令美元的全球貨幣地位大幅下降。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最堅實基礎,來自於服務中國經濟。中國2020年幾乎可以肯定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零售市場,是全球增長最快的主要經濟體,為了追求較好的回報,外資不可能離開中國,也就不會離開香港這個進入中國市場的橋頭堡。因此,即使美國失去理智,不計代價,一定要限制香港使用美元,最終的結果也只能是:美元丟掉了市場份額,大幅喪失了全球影響力,卻無法給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造成致命傷害。

所以,雖然看起來美國似乎在制裁方面有很多牌可以打,仔細分析有用又能用的牌並不多。中國人大通過港區國安法草案,逼著美國掀開手裡的底牌,給美國造成了很大的選擇困難:強烈反應,給中港造成很大的傷害,不會給美國加分,因為市場原本就預期美國力量較強、理應佔有優勢,中國面對美國壓力的反擊反而更可以顯示中國政府捍衛國家利益的決心;美國宣稱要強烈反應,卻雷聲大、雨點小,出臺的制裁措施力度有限,不能給中港造成很大困難,會讓美國失分,說明美國的力量沒有想像中強大;如果美國僅僅嘴喊強烈反應,最後卻無所作為,美國就會成為大家眼裡的「紙老虎」。

 

大致而言三個選擇中即使對美國最有利的結果也不會給美國加分,應付不好卻會給美國減分。現在底牌掀開,美國就是「雷聲大、雨點小」,事實證明美國手裡的確沒有更多、更好的牌,因此,美國對香港的現實威脅下降,港股面對的一大風險可能已經過去。

總體來看,中國疫情受控,經濟正在有序恢復,未來經濟看好,中國的主要疫情風險基本過去;現在港區國安法通過,美國的制裁落地,殺傷力有限,美國制裁的主要風險也基本過去;未來雖然不能排除美國疫情再次轉趨惡劣,以及美國制裁力度大幅上升的風險,但暫時來看,即使疫情再有反復,美國也未必會再次暫停經濟,而美國的制裁力度大幅上升的可能性相當低,港股今年的主要風險可能已基本過去。

不過,雖然美國的制裁受制於條件,可能不能隨意升溫,但中美博弈的大勢未來難以有根本好轉,雙方在各方面的對抗將成為常態,中美關係前瞻仍然烏雲密佈。

 

分類: 12.社會話題
derrick ng
中美爭覇,香港作為中國的金融中心。美國取消香港獨立地位是遲早 的事,況且對香港的影響有限,所以不用過分擔心。再者立國安法後 ,可以嚴徵黑暴和防止外國勢力入侵,令香港更穩定,可以更專心思 想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