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鳴
經由 在 6月 15, 2020
(|)
1k+ 閱讀

 

(2020/06/12 原載於晴報)

 
美國經濟乏善可陳,失業率早進入雙位數,經濟大幅負增長已成定局,在經濟不景的擠壓下,社會矛盾都會變得尖銳。種族歧視是美國本土社會矛盾的敏感核心問題,哪個總統處理得不好,隨時會粉身碎骨。對特朗普而言,近日弗洛伊德死亡事件是一個禍從天降的震盪,本來大有機會勝選的他,可能要敗走麥城了。我不喜歡特朗普的管治風格,瘋瘋癲癲的到處甩鍋誰受得了?但美國因貿易戰、控疫不力,及種族矛盾所引致的種種困局,我們不宜幸災樂禍,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格局下,美國經濟不好,全球也會遭殃。客觀分析美國的政經局面,倒是有助我們趨吉避凶。

左翼將政治正確民粹化

美國種族問題由來已久,黑人及拉丁裔在社會中一直大多處於底層,近數十年來,不能說完全沒有往上的社會流動性,但他們的平均收入與白人仍有重大鴻溝乃不爭的事實,新冠疫情中,他們的死亡率亦遠遠高於白人。要解決這些問題,本需大刀闊斧的教育與社會政策,但放眼所見,社會的回應卻往往流於形式主義及強加於人的所謂「政治正確」話語,對少數族裔的福祉無補於事。遠的不說,最近幾年的種族議題及與「政治正確」有關的事件,已可讓我們一窺民粹主義對美國的影響。

要從2014年說起。那年8月9日,密蘇里州聖路易市費格遜區有名黑人布朗(Michael Brown)遭白人警察無辜槍殺,有關種族主義抗議之聲立時席捲各大校園。事件搞得最大的是密蘇里大學,有學生絕食,亦有人在校園紮營抗議,逾7,000人簽名要校長下台。這與大學校長有何關係?原來是他們認為校方反應遲鈍,當時曾有不明來歷的白人開車路過校園時喊叫過種族主義口號,而校方沒有及時譴責及組織討論如何善待少數族裔。校長與校監卻真的下了台,原因卻是商業性的。美式足球比賽在美國是校園及民間大事,該校足球隊決定在事情解決前拒絕參加比賽,這還了得?校長校監不落台不行。但此事有助解決黑人深層次的族群問題嗎?沒有,有的只是讓人明白,校方不按這些人士認為政治正確的話去做,是有重大麻煩的。

在耶魯大學,有個該校的兄弟會在萬聖節前夕搞派對,據稱門外寫上「只歡迎白人女子」(兄弟會否認),引起極大不滿,學生埋怨校方忽視種族主義的影響,最後校長得發信說委屈了這些學生。

同類要求事事皆要「政治正確」的事件很多,例如柏克萊加州大學有學生要求禁止教授柏拉圖及阿里士多德的理論,因為這些哲學只適合富人子弟。不少校園要設立所謂「安全空間」,即有些話不能說、有些科不能教,否則怕有些學生聽了感到不舒服。倒是我母校芝加哥大學的校長有擔當,發表聲明反對這種風潮,校方不會扮演替校園中人抵擋不同意見的角色,學生應自己學懂分辨是非。

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美國社會的鐘擺便搖到了另一極端。人民對謹小慎微,事事不敢亂說,生怕政治不正確被人叫罵,心生厭倦,一變便變成了喜歡特朗普的胡言亂語,特朗普冠給美國媒體「假新聞」的標籤甚受歡迎。美國左翼分子把「政治正確」與否民粹化,用之以打擊思想自由學術自由,有些時候頗為過分,這引致右翼的不滿,反其道而行之,也有其正面作用,但不求每段說話每件事都「政治正確」,卻不等於肆無忌憚地胡說八道,特朗普已把事情推到了另一極端。這也難怪弗洛伊德事件迅速地被民主黨人取作為競選工具,「政治正確」的要求又再被推上高峰。

默默耕耘可扭種族歧視

電影《亂世佳人》要被下架,原因是當中有種族主義。UCLA有位會計教授被商學院院長停職3周,原因是有學生說自己要去參加反種族主義示威,要延期考試,該教授表明在學術問題上要嚴格,不肯答應。芝加哥大學經濟系有位大教授厄里格(Harald Uhlig),是我研究院的師弟,當過芝大經濟系主任及頂尖學術期刊《政治經濟學報》(JPE)的總編,因為他在「推特」發表過一些看法,反對對警察撤資,認為應增加經費培訓他們才是正路,近日也有一群同行要求他不能再當JPE的總編,因為這刊物在行內太過重要,不能被他擔任。6月10日,頂尖期刊《自然》及《科學》及另一些科研機構,停止工作1天,以聲援黑人的反種族主義運動。「政治正確」的潮流,又暫佔上風,但我從很多學界朋友聽到的意見,倒是對此頗為反感。

我有位中學同學,其祖先在170年前便移民美國,當年祖先是窮光蛋,但今天後人各有所成,身家數以10億美元計算。其成功之道是秉持家訓,在種族歧視嚴重的環境下,他們不去搞示威抗議,而是努力學習,天天向上,對社會作出大貢獻,地位亦遠高於美國其他族群。美國華人社會很多亦跟隨同一方式,種族歧視阻不了他們,這倒是中國人的智慧了。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
 

分類: 12.社會話題
derrick ng
美國的歧視問題嚴重,歷史悠久,很難根本上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