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6月 17, 2020
(|)
1k+ 閱讀

(2020-6-17 稻穗)

「五胡亂華」大約是中國歷史上最混亂的一個時期,以匈奴、羯、氐、鮮卑、羌等五個主要少數民族為主的全面反叛,把中國帶入了一個各種勢力紛紛割據、互相攻伐的大亂之中,以這五個少數民族為主的割據勢力,前後共建立了大約16個國家(即五涼、四燕、三秦、二趙,成漢、胡夏共十六國),俗稱「五胡十六國」。

根據「晉書」記載,這段歷史可以大致概括為:“大凡劉元海以惠帝永興元年據離石稱漢。後九年,石勒據襄國稱趙。張氏先據河西,是歲,自石勒後三十六年也,重華自稱涼王。後一年,冉閔據鄴稱魏。後一年,苻健據長安稱秦。慕容氏先據遼東稱燕,是歲,自苻健後一年也,俊始僭號。後三十一年,後燕慕容垂據鄴。後二年,西燕慕容沖據阿房。是歲也,乞伏國仁據桴罕稱秦。後一年,慕容永據上黨。是歲也,呂光據姑臧稱涼。後十二年,慕容德據滑台稱南燕。是歲也,禿髮烏孤據廉川稱南涼,段業據張掖稱北涼。後三年,李玄盛據敦煌稱西涼。後一年,沮渠蒙遜殺段業,自稱涼。後四年,譙縱據蜀稱成都王。後二年,赫連勃勃據朔方稱大夏。後二年,馮跋殺離班,據和龍稱北燕。提封天下,十喪其八,莫不龍旌帝服,建社開祊,華夷鹹暨,人物斯在。或篡通都之鄉,或擁數州之地,雄圖內卷,師旅外並,窮兵凶於勝負,盡人命於鋒鏑,其為戰國者一百三十六載,抑元海為之禍首雲。”

簡單翻譯就是:劉元海(匈奴人,本名劉淵,因要避唐高祖李淵的諱,所以稱他的字‘元海’)在晉惠帝永興元年在離石(今山西呂梁)建立漢國。之後9年,石勒(羯人)在襄國(今河北邢臺)建立趙國。在石勒後36年,割據河西(今甘肅一帶)的張重華稱涼王。之後一年,冉閔(漢人,曾頒佈著名的«殺胡令»,三天內殺胡人二十多萬)在鄴(今河北邯鄲地區)建立魏國。之後一年,苻健(氐人)在長安建立秦國。慕容氏(鮮卑人)先在遼東(今東北、朝鮮一帶)建立燕國,在苻健稱天王一年後,慕容俊也僭號稱帝。後三十一年,後燕的慕容垂在鄴稱帝。之後二年,西燕的慕容沖在阿房宮稱帝。這一年,乞伏國仁(隴西鮮卑人)在桴罕(今甘肅臨洮西南)建立西秦。之後一年,慕容永在上黨(今山西長治一帶)自立為西燕皇帝……這段紛紛建國亂戰的歷史共136年,劉元海大概可以稱為禍首。

掀開「五胡亂華」序幕的劉元海是南匈奴的後裔,南匈奴在西漢宣帝時,被北匈奴郅支單于擊敗,呼韓邪單于為了自保,引領族眾向南靠近漢朝邊塞,並遣子入漢朝作為人質,對漢稱臣,欲借漢朝之力保全自己。到了東漢末年,為了平定黃巾起義,當時的羌渠單于派兒子于夫羅率兵援助漢朝,不巧正碰上羌渠被國人所殺,於是,于扶羅帶領的兵眾順勢留駐在漢朝,自稱為單于。緊接著董卓叛亂,于扶羅率兵攻擊、劫掠太原、河東,最後駐紮在河內。于扶羅死後,他的弟弟呼廚泉繼位,任命于扶羅的兒子劉豹爲左賢王,劉豹就是劉元海的父親。後來,魏武帝曹操將呼廚泉的兵眾分爲五部,任命劉豹爲左部帥,其餘部帥也都由劉姓擔任。

匈奴雖然分為五部駐紮,不過基本都在山西境內,接近中國的心腹要害位置,西晉時有識者開始擔心一旦情勢有變,會對國家不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江統所寫的「徙戎論」。「徙戎論」有一部分總結了戎狄不宜使之居於心腹之地的理由: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戎狄志態,不與華同。而因其衰弊,遷之畿服,士庶玩習,侮其輕弱,使其怨恨之氣毒於骨髓。至於蕃育眾盛,則坐生其心。以貪悍之性,挾憤怒之情,候隙乘便,輒為橫逆。而居封域之內,無障塞之隔,掩不備之人,收散野之積,故能為禍滋擾,暴害不測。此必然之勢,已驗之事也。”

簡單翻譯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那些戎狄(北方的遊牧民族)的心態和文化,不與我們華夏相同。過去趁他們衰弱的時候,把他們遷到京畿不遠的地區,政府官員和百姓,都輕視他們,欺侮他們,使他們的怨恨深入骨髓。等到他們人口繁衍增多,實力增強,便心生反叛之念。以他們貪婪兇悍的本性,加之積壓的憤怒,一有機會,就會發動叛亂。他們居住在國家核心區域內,沒有關隘的阻擋,隨時可以襲擊沒有防備的老百姓,搶奪散在田野、民間的糧食,所以容易造成嚴重禍患,危害程度不可預測,這是必然的趨勢,也是已經驗證的事實。

江統的「徙戎論」晉惠帝不能採納,之後不到十年,「五胡亂華」就開始了,證明了江統的遠見卓識。

從南匈奴呼韓邪單于內附漢朝算起,到劉淵西晉時反叛建立漢國為止,共歷時約350年。350年的時間,漢人與匈奴之間的民族融合基本毫無進展,依然是互不信任,匈奴人一旦看見有機可乘,照樣是毫不猶豫的反叛自立。

江統總結遊牧民族時說:“其性氣貪婪,兇悍不仁,四夷之中,戎狄為甚。弱則畏服,強則侵叛。”簡單說就是,戎狄的民族特性兇悍貪婪,弱的時候就老老實實,強的時候就會反叛,沒有恩義可言。

西晉之所以會發生「五胡亂華」的悲劇,其背景是「八王之亂」後,漢人實力大減,胡漢之間的強弱之勢逆轉,給了胡人反叛之機。晉惠帝時,司馬氏分封的八個藩王,為了爭權奪利,自相殘殺,十幾年互相殺下來,漢人被殺得越來越少,於是原本居於少數民族從屬地位的內附遊牧民族,其影響力和相對實力就有了較大的上升。本來作為人質呆在晉朝朝廷的劉淵,也是借著朝廷力量下降的時機,謊稱要回去組織匈奴軍隊前來助戰,結果一走了之,整合匈奴五部,建立了漢國,開啟了亂世。按倡議叛亂的匈奴左賢王劉宣等的議論:“魏晉代興,我單于雖有虛號,無複尺土之業,自諸王侯,降同編戶。今司馬氏骨肉相殘,四海鼎沸,興邦複業,此其時矣。”,大概意思就是,魏晉以來,匈奴單于只有虛名,沒有土地,現在機會來了,要興邦建國。

從南匈奴內附向漢稱臣到「五胡亂華」的歷史來看,不同民族之間的長期矛盾是很難解決的,民族的融合非常困難。多民族國家內,如果占主導地位的優勢民族實力衰退,少數民族實力上升,那就很有可能發生內亂。

用中國的歷史經驗觀察美國當前的種族騷亂,同樣可以看到,作為多民族的國家,美國國內各民族之間的融合也十分困難,民族之間到現在依然界限明顯,雖然表面上主流社會推崇民族平等的價值觀,但實際上民族之間事實的不平等長期存在,且十分嚴重。

引發此次社會騷亂的白人員警跪殺黑人事件,就反映了黑人白人之間長期存在的不平等,這種不平等和白人販賣黑奴的不光彩歷史結合起來,新仇舊恨混雜在一起,有些像江統所說:“士庶玩習,侮其輕弱,使其怨恨之氣毒於骨髓。”,更加激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憤怒。

南匈奴歷經300多年不能與漢民族融合,西方白人販賣黑奴至今也大約有400年歷史,黑人與白人依然涇渭分明;西晉「八王之亂」後,漢人實力大減,無力壓制境內胡人,導致胡人紛紛反叛。現在美國和西方各國,都存在生育率過低,白人人口占總人口比例下降,其他族裔比例上升的問題,實際上就代表著白人和其他族裔實力的此消彼長。

 

歷史上,美國和西方黑人與白人有販賣黑奴的舊恨,有個黑人富豪說,美國白人應該賠給黑人14萬億美元的賠償,以補償黑人的損失;印第安人也與美洲、澳洲等地白人有殺人奪地的舊恨;這些往日的仇怨,加上平時處於弱勢地位感覺受壓迫的新仇,在白人實力占壓倒性優勢的時候,很難大規模、充分表現出來,但如果白人的相對實力持續下降,會不會也像「五胡亂華」時的西晉,族群之間的矛盾完全爆發,曾經受侵害的少數民族要借機算算舊賬或者趁勢謀取利益,卻並非可以輕易論定之事。

從「五胡亂華」的歷史經驗看,族群矛盾不易解決,擁有一個佔有壓倒性優勢的主體民族是保持社會穩定的關鍵,美國當前的整體實力較之以前有明顯相對下降,按媒體報導,國內的主體民族白人所占的人口比例,已經從10年前的約80%下降到目前的低於60%,預計到2045年白人比例將低於50%,因此,白人與其他族裔之間的實力對比未來可能發生根本變化,長期被壓制的民族之間矛盾有可能逐漸上升,社會矛盾趨於尖銳。從這個意義上講,美國的社會矛盾的改善前景並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