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7月 15, 2020
(|)
993 閱讀

(2020-7-15 稻穗)

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上半年,內地與香港股市出於對資本市場管理措施放寬的強烈預期,在杠杆資金的推動下,走出了一輪波瀾壯闊的大牛市,俗稱‘大時代’或‘改革牛’。

當時內地A股上證綜指從2014年7月大約2000點起步,於2015年6月沖上5100多點的高位;同期恒指從大約23000多點起步,於2015年4月底沖上28000多點高位。不過,這輪杠杆資金驅動的大牛市,最後的結局並不美妙,在資金去杠杆的壓力下,上證綜指於2016年1月下旬,最低跌到2600多點的水準,略高於最高位的一半;港股恒指於2016年2月中旬,最低跌到約18500點左右的水準,比高位大約下跌35%。

A股市場最暗淡的時候,曾出現兩次“熔斷”、第九次IPO暫停,反復出現千股跌停、千股停牌奇觀,後來,在全國上下多部門、多機構共同參與救市的努力下,才將A股從流動性枯竭的邊緣拉起,逐步恢復活性。時任證監會主席肖鋼後來回憶說:“1月份(2015年)就是踩踏式地杠杆融資的一次預演。如果從當時就一直嚴格控制杠杆融資,那我相信,可能6月份股指沖不了那麼高,當然也跌得不會那麼慘。”

從2020年7月初開始,上證綜指從接近3000點起步,在7個交易日內,最高見3456.97點,上升約470點,升幅接近16%;同期恒指在4個交易日內,最高見26782.62點,上升約2355點,漲幅接近10%。伴隨著指數急升,A股和港股的成交量也同時放量,股市動力十分強勁,頗有‘大時代’重臨的味道。

檢討本次升市背景與‘大時代’時的不同,可以看出:

‘大時代’的背景主要是對資本市場改革紅利的預期,經濟本身仍處於下行通道,舊經濟正在放緩,新經濟未成氣候,杠杆資金雖然積極進入股市,但上市企業的整體業績仍處於減速之中,牛市的基礎不夠牢固;

本次升市科技、生物醫藥、新經濟明顯成為了升市的火車頭,舊經濟如金融、地產等雖然仍舊普遍表現一般,但新經濟已經具有相當大的規模和體量,足以帶動市場的潮流,形成市場熱點。而且新經濟企業普遍業績都能持續快速增長,即使一時估值偏高,長遠來看,仍可能帶給投資者以合理回報;

新冠疫情衝擊之下,全球除中國以外的其他主要經濟體,基本都處於經濟嚴重收縮狀態,只有中國經濟一枝獨秀,從中國經濟的展望來看,中國經濟將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加速,向好趨勢將一直維持到2021年,企業的業績展望也同樣趨於樂觀,支持股市走強;

以‘港區國安法’通過實施為標誌,事實證明美國手中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嚴重打擊中國經濟的好牌。國安法實施以來,到目前為止,美國及其盟友所能施加給中國的反制措施,主要是對於中國相關官員的個人制裁,以及放寬給予香港人的簽證政策等,真正能影響內地與香港經濟的措施欠奉。中美博弈發展到現在的事實證明,過於擔憂美國的制裁措施可能誇大了中國經濟和股市的負面因素,不利於對市場形成正確判斷;

疫情導致的全球經濟放緩,逼迫全球主要央行都大幅放寬貨幣政策以支持經濟,全球低息、資金氾濫的局面可能維持頗長一段時間;

基於中國經濟恢復大致順利,其他發達經濟體經濟仍將面對一定困難,美國疫情又在擴大,因此全球範圍內,對資金較具吸引力的主要經濟體首推中國,全球資金有向中國方向流動的跡象。

經濟展望較為明朗,美國所能製造的麻煩影響趨於下降,新經濟初具規模,內地資金充裕疊加全球資金有流向中國跡象,這些利好因素足以支持一個活躍向上的股市。

當然,政府很明顯不希望看到一個瘋狂上漲、快速耗盡上漲力量的短命瘋牛,上週末,國家大基金和社保基金宣佈減持多家內地上市公司,證監會也集中曝光了一批場外配資平臺,可能代表著政府希望壓抑市場的瘋狂炒作,為股市慢牛奠定基礎。

從風險角度看,雖然一般而言美國不會冒著動搖美元根基的風險,用禁止中國金融機構結算美元的手段去打擊中港金融市場,但理論上這個可能性仍然存在,不排除當這個風險發酵到一定程度時會引發金融市場動盪。

大體而言,由於此次升市具備不錯的基本因素支持,因此走勢類似2014/2015年‘大時代’行情的可能性不大,由於政府的人為調控,股市有向慢牛發展的可能,不過,如果中美博弈出現一些極端情況,也有可能造成市場的動盪。

 

derrick ng
中國要認真考慮脫離離美元系統,因為美國不斷利用美元系統對中國 制裁。另一方面要小心美國利用軍事對中國打壓和豪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