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7月 22, 2020
(|)
982 閱讀

(2020-7-22 楊玉川 稻穗)

自6月中旬,香港的疫情出現了一段明顯好景,曾連續21天本土零確診。但自7月5日開始,漸漸平復的疫情再起波瀾,第三波疫情以前所未見的速度迅速擴大。截至7月18日下午4點,短短13天內,新增感染人數達452人,日均新增約35例,明顯快於前兩波疫情,增長勢頭至今未見減弱。而且本波疫情與前兩波相比,最不好的一點是多區同時爆發,大量個案無法追溯源頭,似乎疫情發展已趨於失控。

照正常邏輯推理,第一波疫情從武漢傳開時,大家沒有足夠的思想準備,防疫措施也存在滯後時間差,失控的可能性最大,但實際結果,第一波疫情從1月開始傳到2月就大致處於可控範圍,主要的新增個案大多可以追溯到明確的來源,社區無序爆發的風險並不嚴重;3月由大量回港人士帶入的第二波疫情,雖然一度導致感染個案急升,但在政府實施一系列疏離措施後,到4月感染個案即大幅下降,同樣未見大規模社區爆發;最為奇怪的就是本波疫情,不像前兩波都有明確的感染來源,可以採取針對性措施。本波疫情是在第二波疫情基本平復,社會沒有突變的情況下突然爆發的,按正常邏輯,突然的爆發應該對應某些突然變化的情況,因為情況發生了突然變化,舊有的應對措施一時跟不上,於是疫情爆發,但在7月來看,除了七一遊行,未見社會有任何重大變化。有些人認為可能是外國回港人士將病毒帶入社區,但問題是回港人士基本都有做病毒測試,並沒有看到大量漏網病毒攜帶者流入社區的情況;其次連續21日無新增個案已超過一般病毒發作的週期,照道理社區不應該存有大量的病毒攜帶者;第三即使社區存在一些未發現的病毒攜帶者,正常情況應該可以看到大致的傳染路徑,類似之前本港發生的多宗聚集性感染群體,很難想像病毒感染會在差不多接近的時間同時爆發,且很多看不到明顯來源。但是,不論邏輯上感覺多麼不合理,第三波疫情就在這種情況下廣泛在社區爆發了。

第三波疫情突然爆發

和北京6月11日爆發第二波疫情所採取的應對相比,香港在檢測和隔離上可能存在一定差距。北京在疫情爆發後迅速對危險區進行了隔離,所有人不得隨意進出,另外立即實行大規模檢測,以儘快發現攜帶病毒患者。在這些有力措施下,至7月6日,北京的新增病例再度下降為零,疫情得到了完全控制,所以,參考北京經驗,香港如果想要儘快控制疫情,必須在隔離措施和大規模檢測上下更大的功夫。

從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來看,由於本港在隔離和檢測方面尚存一些不足之處,因此除非獲得有效疫苗,否則疫情完全受控看來存在一定難度。更現實的場景是,疫情恐怕將一直或高或低地存在,影響香港無法順利開關,人流受到很大限制。在這種情況下,香港依賴遊客的旅遊業、餐飲業、零售業等,可能需要過一段較長時間的苦日子,難以儘快復蘇。

由於實施‘港區國安法’,香港社會的混亂情況將得到較大的改善,前景展望明朗,因此房地產(主要是住宅)的前景較前樂觀。但受制于經濟不景,商業物業、商鋪等短期仍將受壓。

不過,鑒於與內地業務相關上市企業已經佔據港股主流,因此本港經濟的低迷,對香港股市的影響相對有限,港股將更多地反映內地經濟的狀況。

從近期公佈的經濟資料看,中國經濟恢復的速度超出市場預期,而且6月的資料明顯好於之前,說明經濟恢復的速度有加快跡象,中國經濟很可能走出V型反彈,在全球率先擺脫疫情的負面影響。

銀保監會新政策利好股市

7月17日(上週五)晚,銀保監會發佈了《關於優化保險公司權益類資產配置監管有關事項的通知》。發佈中表示,險資配置權益類資產最高可占到上季末總資產的45%,其中中國人壽、太保壽險、泰康人壽、新華人壽、人保財險、太平財險等行業大中型公司投資權益類資產的比例上限由原來的30%提高到35%。

簡而言之,該《通知》對股市的最大影響是:將有大量的保險增量資金流入股市,倘若按照最高45%的配置權益類資產測算,截止2020年3月末,險資權益類可配置資產將增加3.3萬億。

經濟向好,又有大量的增量資金入市,股市長期利好可期。

短線而言,由於中美之間博弈加劇,一些西方國家也跟隨美國對中國採取了一些制裁措施,中國面對的環境不確定性有所上升,但截至目前為止,美國及其盟友的制裁都沒有太大的實質影響,暫時也看不到他們能對內地及香港經濟造成重大傷害,因此風險不算太大。

綜合而言,僅就中國經濟、金融情況看,利好因素較多,對兩地股市上升有利;週邊雖然不確定性上升,但暫時風險不大,不過,中美博弈會否進一步升溫,乃至出現意想不到的黑天鵝,仍需小心觀察。

分類: 1.宏觀經濟
derrick ng
香港應該考慮從內地輸入大量疫苗,進行大量檢測,再加上隔離人群 政策才能更有效防止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