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7月 29, 2020
(|)
971 閱讀

(2020-7-29 稻穗)

7月21日,美國政府突然要求中國於72小時內關閉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按照其國務卿蓬配奧的說法,美國下令關閉中國領事館是因為持續存在的北京盜竊美國智慧財產權的問題。不過美國國務院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迪威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中國休士頓領事館是中國發展留學生間諜、獲取經濟和軍事情報的「司令部」。

看起來,蓬配奧和史迪威的說法不大一致,一方面說明美國政府內部的協調可能存在問題;另一方面顯示美國政府處理問題似乎越來越隨意,在關閉領事館這麼敏感的問題上,完全沒有詳細討論,連理由都沒想好就匆忙做出了決定。

與美國要求關閉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對等,中國政府也於24日宣佈,要求美國同樣在72小時內關閉駐成都領事館,中國外交部表示,美國突然要求中方關閉駐休士頓總領事館,“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及中美領事條約有關規定,嚴重破壞中美關係。中方上述舉措是對美方無理行徑的正當和必要反應,符合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符合外交慣例。”

應該說,關閉中國駐美領事館是特朗普政府一個預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怪招,政治含義濃厚、問題的層級很高,不過實際的影響相對有限,符合特朗普目前又要做出對華的強硬姿態,又要小心儘量不要搞亂經濟、搞垮股市的心態。

同樣在對話強硬的方向,蓬配奧於7月23日在加州的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了被外界視作是開啟新一場冷戰的新鐵幕演講。美國前總統尼克森1972年訪華,開啟了中美交往的新一頁,蓬配奧選擇在以其名字命名的圖書館發表演講,似乎意在表達美國對華政策的轉向。

作為美國最高層級的外交官,蓬佩奧在演講中呼籲世界各國「改變」中國共產黨。「我們,世界上的自由國家,必須以更加有創意和自信的方式,促使中國共產黨改變其行為,因為北京的作為威脅了我們的人民與繁榮。」蓬佩奧將矛頭直接指向中國共產黨,明確提出党並不代表中國人民。

雖然美國政府中的一些人念念不忘想組織盟友搞與中國的新冷戰,不過迄今為止,這個想法似乎實行得不大順利。在蓬配奧所謂的新鐵幕演講之前,美國副總統彭斯就在2018年10月4日發表過一個被很多人稱為「鐵幕演說」的演講,號召要圍堵、打擊中國,結果到現在過了差不多兩年,彭斯的鐵幕圍堵看來效果不佳,要換蓬配奧來搞新鐵幕了。按照我們中國人的傳統智慧:「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彭斯的第一鼓不行,換了蓬配奧的第二鼓恐怕效果還不如第一鼓。

從美國最近的動作可以看出其政策考量的一個大概脈絡,首先,特朗普政府仍想利用對華強硬來爭取支持,但是基於對美國經濟和股市的關注,其強硬暫時主要局限在政治領域;其次,美國似乎改變了過去籠統針對中國的策略,希望將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分開,以集中力量對付中共。

不過美國這個新策略看來仍是閉門造車的產物,完全脫離了中國實際,只是反映了自己的一廂情願,註定要失敗。

即使不看美國哈佛大學最近發表的有關中國人民對政府支持度的民調(2003至2016年,8次民調,沿岸城市和內地的32,000人受訪,中央政府2016年的支持度為超高水準的95.5%),就看最近中國政府要求關閉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時的群眾自發反應,大量群眾興高采烈圍觀美領館撤走,個別人甚至放起了鞭炮,自媒體圈子基本沒有人替美國說話,這樣的現實足以說明美國的希望不過是自我滿足的白日夢。

南海方面,美國最近派遣兩艘航母到南海水域流連,尼米茲號航母指揮官科克少將在聲明中表示:"尼米茲號和裡根號在南海執行任務,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強化我們對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平洋、一個根據國際秩序規則,以及我們對盟友及區域夥伴的承諾。"美國的盟友英國和澳洲也計畫和實際派遣軍艦在南海航行,澳洲駐聯合國代表團還發表聲明,拒絕承認中國隊南海的主權。

看起來,目前美國在南海的策略一方面是帶頭在南海挑戰中國的主權,另一方面是鼓勵盟友一起挑戰中國主權,不過從效果看,東南亞國家的反應似乎普遍不太積極,美國的五眼聯盟裡只有英國和澳洲態度相對積極。

由於中國的陸基導彈已經基本可以覆蓋南海,而且超高音速的新型導彈攻擊航母基本無法防禦,因此如果美國在南海與中國爆發軍事衝突,將面對中國陸基導彈、陸基飛機和海軍的聯合進攻,而美國僅靠航母作戰勝算很低。日韓的基地在中國導彈的覆蓋範圍內,出於對自身安全的考慮,同意美軍使用基地的可能性很低,所以僅就南海的軍事實力對比而言,對中國有利對美國不利,故此美國敢在南海軍事冒險的可能性很低,更大的可能是虛張聲勢,鼓勵盟友而不是自己冒險。

整體來看,貿易戰打了一年半,終於達成了一個首階段協議,美國的關稅牌基本打完;科技牌限制華為已經差不多到了美國所能達到的最高程度,可做的也不多;軍事牌由於在中國周邊美國的軍事實力不佔優勢,美國未必敢打;因此最可能打的,對美國而言有形象又不易造成實際損失的主要就是政治牌了,換言之,在選舉前形勢多變、特朗普急於爭取支援的情況下,中美政治領域的對立仍可能加劇。

不過,如果中美對立不涉經濟和軍事領域,僅主要局限於政治領域,對中國經濟的實質影響就比較有限,只要投資者信心恢復,外資恢復流入,股市的前景依然明朗。

短線而言,中美關係的緊張令投資者避險情緒上升,外資可能流出中港股市,股市短線面臨一定壓力。

分類: 1.宏觀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