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
經由
14 小時前更新
盲人摸象比喻对事物只凭片面的了解或局部的经验,就胡乱猜测来做出全面的判断。该成语出自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洪进禅师》:“有僧问:‘众盲摸象;各说异端;忽遇明眼人又作么生?’” 盲人摸象这个成语提醒我们,看问题不能以偏概全,不能只看到事物的一部分,而应看全局,否则,就不能全面和真实地了解事物的情况。盲人为何会张冠李戴,就在于他看不到真相。相对盲人来讲,大象的各个部位被匿名了。 作为一个公开账本,区块链解决了各方如何建立信任的问题,但同时也带来了隐私如何得到保护的新问题。数据可简单分为三类:比如谷歌和百度的搜索数据、Facebook和微信的社交数据,以及亚马逊和阿里巴巴的交易数据。比如社交数据是我们自己创造出来并对我们很重要的数据,而且还体现了人际关系结构的社交图谱。 怎样找到数据的价值?亚马逊钱首席科学家安德雷斯•韦思岸(Andreas Weigend)说,不要从数据开始,要从一个问题开始。因为在数据量以指数级别爆炸性地增长的时代想要去处理所有的数据是很困难的。要具有数据读取能力,以识别什么是可信的什么是不可信的,或者甚至什么是可能的什么是不可能的。必须接受的现实是:我们终将没有隐私。 区块链是一个公开账本,每个账户里的资产、交易记录都是公开的。公开透明带来信任的同时也带来了隐私问题:当你把你的账户地址告知交易对方时,对方就能通过区块链查询到这个账户里的所有资产和历史交易了。 如何解决这一隐私问题呢? 比特币客户端建议用户每次收款都使用新的地址。这样每次和你交易的对方就只能看到该笔交易,而不是全部。由于世界上第一个支付协议瑞波(Ripple)设计成了新账户需要充值激活,使得用户不得不重复使用同一个账户,导致了Ripple账户的隐私性相当脆弱。 区块链技术中的隐私问题一直以来都饱受诟病。一方面普通用户在区块链上的交易隐私应该得到保护,另一方面又应该防止恶意用户将其用作非法交易的平台。现目前的匿名化技术也还不能完美地保证匿名,比如像零钞,也必须依赖于初始化时的一些秘密参数(掌握在几个人手中)。这也会给用户带来交易与隐私上的风险。 其实匿名的隐私保护前人早在使用了。在中国古代,所有联名给皇帝上书的响应者签名时,为了匿名,他们会利用环状签名的方式以保护发起人的信息。 在比特币中,由于用户反复使用公钥哈希值作为交易标识,交易之间显然能建立关联。因此,比特币并不具备匿名性。这里需要解释的是,化名和匿名不同,化名是用一个马甲代替我们的真实身份,在比特币系统的交易中,使用者无需使用真名,而是采用公钥哈希值作为交易标识。 但匿名不同,匿名指的是具备无关联性(unlinkability)的化名。所谓无关联性,就是指站在攻击者的角度,无法将用户与系统之间的任意两次交互进行关联。 区块链智能合约中各方的身份是经过确认的,并且扮演着特定的角色。特定的行动与特定的参与者联系在一起。 比如,甲方提出向乙方售卖一台咖啡机,乙方接受了报价,甲方将咖啡机发送给乙方。然后物流配送公司将咖啡机发送给乙方,乙方收到后向甲方付款。该交易可以嵌入到一个智能合同中进行,这就是一种带有各种规定的区块链。除了记录外部输入的交易,这些规定允许参与者之间进行某些活动。当物流配送公司向区块链发送收据之后,智能合约能够完成买卖双方之间的付款。 与实体经济不同,区块链上的资产属于映射资产。由于缺少资产发行人、持有人等各方的身份信息,一个匿名区块链上的映射资产属于法律意义上无效的合同。当资产持有人试图在实体世界行使对应权利的时候,难以证明其所持权益的合法性,也无法获得法律支持。 过去几年发生在比特币世界的事实已经证明,区块链上虚拟股票的持有人碰到发行人作恶或不作为时,只能自认倒霉。当区块链开始大量承载实体世界资产的时候,匿名性成为了妨碍区块链技术在金融机构、主流企业得到应用的重大障碍。 值得庆幸的是,2005年颁布的《电子签名法》确认了“可靠的电子签名与手写签名或者盖章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这将为区块链的实名化提供了完整的法律框架。《电子签名法》规定可靠的电子签名应满足以下4个条件: (1)电子签名制作数据用于电子签名时,属于电子签名人专有; (2)签署时电子签名制作数据仅由电子签名人控制; (3)签署后对电子签名的任何改动能够被发现; (4)签署后对数据电文内容和形式的任何改动能够被发现。 截止2015年,国家商用密码管理办公室已经许可了38家CA机构(数字证书认证机构)提供具备法律效力的电子认证服务。这些CA机构一般都采用和区块链类似的密码学方案。CA机构用自己的证书为个人或公司颁发一份认证其身份的数字证书。证书内包含该个人或公司的真实身份信息,以及证书持有者与颁发机构两者的电子签名。 这样就可以证明,未来用该证书所签署的电子签名是其本人的真实意愿,且在必要的时刻可以公开证书持有人的真实身份。 也就是说,在区块链上进行要求实名的交易时,双方互相提供CA机构颁发的数字证书即可,并且保证了身份信息只向对方披露。不参与交易的第三方不会获得这些数字证书,也就无法得知双方的身份信息。 区块链越来越多的被用来承载实体世界的财产,实体世界的财产权利必然受法律的约束和规范。因此,区块链必须结合身份认证,才能合规地对接实体世界的财产权利,才能进入主流应用。 当然,区块链在保持公开透明性的同时,也必须保护使用者的隐私,才能被用户所接受;身份认证已有技术上可行且具备法律效力的方案。

盧語錄
經由
15 小時前更新
(一週新聞撮要) -鄭若驊... -律政司長... -疑僭建事件... -兩屋秘密通道... -失實資料瞞銀行... -司長上工立刻兼職... -用辦公時間在外講學... -撲朔婚姻先生要住鄰居... -很忙所以唔覺意立心隱瞞... -老編話獨佔港聞版不准再登... (風月版) -中西區發生强迫性交事件,駐港機構代表要兩地多行埋。 (神州消息) -習總打貪以來,嚴重違紀下馬高幹仍不斷。當權者只是執行鄧小平同志遺訓[讓部份人先富起來],根據釋法邏輯,部份人是人,自己人也是人,所以「部份人」等於「自己人」,並無不對。 (社評) -林鄭評論中聯辦非干預香港事務。這絕非干預,是牢牢抓緊,亦是國家行為,任何人不得批評。 好勁歌-頂唔順(灌了二十多隻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oYrBdw-aDg

高扬
經由
1月 21, 2018
扬子看到邻居兴师动众找羊未果,问及何故?邻居说因岔路太多而丢失了羊。听此,扬子郁闷多日。学生不解问起心都子,心都子转问扬子:“兄弟三个拜师一人,习得却迥然不同。谁对谁错?”扬子反问:“有位艄公不仅会泳还会摆渡,养活了很多人,引来求学者无数。本来大家是学泳的,有人却溺水而亡。谁是谁非?”学生没听懂,倒是心都子深明其义:学习抓根本,行动抓方向。歧路亡羊比喻事物复杂多变,迷失方向必会误入歧途。 该成语出自《列子•说符》:“大道以多歧亡羊,学者以多方丧生。”侧链(sidechains)就像一座座桥,连接比特币区块链以外的各链,让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更加宽广,还不会因此歧路亡羊。 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最成功的应用,但也存在一个矛盾:如果区块太小,每个人都能很轻松地确认区块链和执行规则,比特币能够实现完美的去中心化,但却没有用,因为几乎没人可以进行比特币交易;如果区块太大,当每个人都可以进行交易时也没有用,因为几乎没有人可以进行确认,容易导致中心化。 最优的结果就是打破现状建立新的平衡。侧链的出现就起到一个缓解作用。因为多个侧链共存,侧链可以具有更大的区块大小和更短的出块时间,比特币区块链只需要处理这些不同高速支付网络之间的比特币转移。这使得比特币可以按照人们的需求扩展,不需要野蛮地增加区块大小。 相对比特币主链来说,侧链不是特指某一个区块链,而是指遵守侧链协议的所有区块链。侧链协议是指可以让比特币安全地从比特币主链转移到其他区块链,又可以从其他区块链安全地返回比特币主链的一种协议。显然,只要符合侧链协议,所有现存的区块链,如以太坊、莱特币、暗网币等竞争区块链都可以成为侧链。 侧链就像一座座桥梁,将比特币区块链与区块链相互连接在一起,从而实现比特币的扩展。比特币用地址来保证隐私,同时公开交易让别人验证,存在潜在风险。比如元素链(Elements)是Blockstream公司的开源侧链,它以密码学算法保证不会多花币,解决了比特币这一痛点问题,并可组合应用到任意侧链中。 侧链的功能是确认来自于其它区块链的数据,从而让不同数字资产之间实现兑换,例如:让比特币与瑞波币(Ripple)在二者的区块链上按照一定的汇率相互转移。侧链允许数字资产在不同区块链上转移的功能,还可以作为增强隐私保护的方法。 基于数字资产之间的可兑换,区块链的应用范围得到了进一步扩展,不仅私有链或联盟链数字货币可以与比特币实现挂钩,股票、债券、金融衍生品等各种类型的资产都可以与比特币挂钩;几乎所有数字货币和智能合约应用,都可以通过侧链与比特币及其它公有链相关联,以及与任何数字资产取得关联,这使得区块链在应用层面具有更广阔的创新空间。 树链(treechain)和侧链是不同的解决方案,其目的都是解决比特币的扩展性,如果树链应用到比特币中,它将成为一条侧链。侧链机制是通过另一个维度实现扩展性的,每个侧链运行在不同的分布式节点网中,有独立的受众、投资人和开发团队。 这种天然的分片解决方案,不但解决了区块链的膨胀问题,而且每个应用都拥有一套个性化的账本,其共识机制、区块参数、交易类型都是可以被定制的。所以,我们认为侧链与完备交易脚本相比,是一种成本更低、更加灵活、也更加易用的解决方案。 在一个侧链的生态系统里,新的代币(new tokens)只能在相应的比特币被冻结时才能创建。换句话说,如果你想在一个侧链上发行新币,你必须禁用(deactivate)你的一部分比特币。 例如,在一个侧链上,你可以冻结10个比特币,然后创建40个莱特币。那些莱特币的交易价格就为0.25 BTC,而不是自己原来的汇率。比特币在侧链里流通时还是比特币,侧链的比特币与主链的比特币通常是1比1的汇率,也可能有预定的汇率。这类似于固定汇率,与传统意义上的黄金和法定货币的兑换规则类似。 侧链可能是对等的和非对等的。对等的侧链独立存在,其也可成为主链。主侧是相互的,如果有足够的需求,比特币也可成为莱特币的侧链。非对等侧链依赖主链而存在。侧链是一种特殊的区块链。它使用一种叫做“SPV 楔入”的技术实现与其他区块链之间的资产转移,这使得用户能用已有的资产来使用新的加密货币系统。 人们不必再担心比特币难于采纳创新和适应新需求,只要创造一个侧链,然后对接到比特币的区块链中即可,通过继承和复用比特币强大的区块链,还避免了新货币的流动性短缺和市场波动等问题。并且,由于侧链是一个独立的、隔离的系统,侧链中出现的严重问题只会影响侧链本身,极大降低了创新风险和成本。 在区块链时代,新的商业模式和管理模式让传统的企业一头雾水。比如像百亿美元市值的以太坊竟然没有CEO,没有管理中高层,也没有一个员工,只有一个基金会在做松散的管理。因此要学习抓根本,行动抓方向,避免歧路亡羊。 所谓“多种资产在不同区块链上转移”其实并不会实际发生。以比特币为例,侧链的运作机制是,将比特币暂时锁定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同时将辅助区块链上的等值数字货币解锁;当辅助区块链上的数字货币被锁定时,原先的比特币就被解锁。 目前应用侧链技术的大有人在,比如国外的Lisk和国内的ASCH。侧链进一步扩展了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范围和创新空间,使区块链支持包括股票、债券、金融衍生品等在内的多种资产类型,以及小微支付、智能合约、安全处理机制、真实世界财产注册等。侧链还可以增强区块链的隐私保护。

盧語錄
經由
1月 20, 2018
第三天 Disc 1 9-16 早上遊覽著名的漁夫堡Fisherman’s Bastion,位於山丘上,顧其名,是以前漁夫買賣漁穫之地,十九世紀獨立戰爭時改建成堡壘,遠看甚有氣勢,晚間在射燈照耀下,如童話世界般美。山巅上,有著名的聖馬提士教堂St. Matthias Church,建於十三世紀,被土耳其佔領時曾改成為回教清真寺,後來土耳其退軍又再恢復為天主教堂。是日天氣睛朗,在觀景台上遠眺匈牙利國會大廈,座立在對岸多瑙河畔,龐大的歌德式建築,極俱氣派。十位來自內地的女團友,即興在梯級上扮演千手觀音,拍了不少照片,我笑說她們不整齊,是老千觀音,王太也湊熱鬧,站在石樁上扮民主女神像,維妙維肖,不知香港六四集會有否參與。 Disc 1 17-20 離開漁夫堡,進入Duna Palace 皇宮享受一頓美味的午餐,也是匈牙利特色,主菜是雞,團友Stephanie自小不吃雞,筆者開玩笑,問要否替她找匈牙利[鴨]。午餐過後,前往盛名鋼琴家李斯特Liszt (1811-1886) 紀念館,那裡是他住和教學的地方,陳列多部李斯特彈奏過的鋼琴,鑲著精緻的雕刻,不用聽已感覺隆厚的藝術氣息,該處展有李氏的右手模型,是在生時倒模鑄成,比常人大,李斯特寫的鋼琴樂譜,非常講究技巧,非超凡的鋼琴家不易彈奏,可能和他特大的手有關。博物館有專人講解,介紹李氏生平和一些逸事。 Disc 1 21-24 其後往英雄廣場,再往國會大廈下拍照留念。然後乘船暢遊多瑙河,名符其實的[遊河]船,我們整艘包下,藍天白雲下,平靜河水上,心情份外愉快,在甲板上團友輪流自我介紹,有女團友太興奮,脫嘴說自己是王太的老婆,引起哄堂大笑。在船上欣賞布達佩斯這樣美麗城市兩岸的景色,想起香港維多利亞港,已淪為兩岸石屎森林的水域矣。 Disc 1 25-28 黃昏在Ki Lenc Sarkany 吃中菜,八餸一湯,有鯉魚有中蝦,味道不錯,最搶手還是那碟番茄炒蛋。晚上回到午餐的皇宮,頂層是劇院,欣賞匈牙利民族舞蹈,由於早一晚已看過了,也差不多,無新鮮感,散場後回酒店,部份團友仍未有倦意,参加自由行,漫步於橫渡多瑙河的鐵橋上,兩岸燈火篦美香港,且少了一份壓迫感,回程碰巧有街頭藝人表演,用兩只小棒敲打不同盛水的酒杯,奏出動聽的莫札特土耳其進行曲Rondo K331。 第四天 Disc 1 29-34 大清早,早餐過後,往也是遊覽景點的中央市場,那裡有顏色鮮艷的各式水果,傳統的匈牙利香料,地道食品,不同花款的大小香腸,價錢便宜,還有匈牙利著名的特產鵝肝醬,筆者一星期前才做了心臟通波仔手術,但仍忍不住買了數十罐,打算送贈朋友。稍後乘車離開布達佩斯,順道參觀巴托Bartok (1881-1945) 紀念館,在郊區,環境幽美,也有導賞員講解,Rosa繼續擔當翻譯,館內陳列巴托生前的居室和衣著用品,並有一根六年前在清理鋼琴時發現的煙頭,說是巴托遺下的,有團友打趣說或許是裝修工人抽同樣牌子留下的吧。巴托是匈牙利偉大的音樂家,也是李斯特後期的學生,張教授說:巴托較喜歡用Compound key 作曲。事實上,一般人若對古典音樂沒有深刻認識,不容易欣賞,他也確實沒有像其他大音樂家寫下一些家傳戶曉的樂曲。 Disc 2 1-3 跟著啟程前往維也納,途中在郊區餐廳享受了一頓鄉村式的午餐,傍晚到達酒店,隨即換過晚裝準備參加維也納晚間音樂會,在音樂會之前,在一間名為樂口福的中菜館吃一頓豐富的晚飯,八餸一湯,有雞有鴨,有清蒸海鮮,有椒鹽中蝦,可惜來時大塞車,我們只剩下十分鐘,要狼吞虎嚥完成這個中式快餐,也是記錄。 Disc 2 4-6 僅僅趕達一間雅緻的音樂場館,欣賞了一場以維也納音樂為主題的演奏,歌唱,華爾滋舞蹈,是一個雜錦式的音樂晚會。回到酒店大堂,眾女士列陣作選美會式拍照,相信她們很久也沒有這樣擺Pose(甫士)了。(待續)

高扬
經由
1月 20, 2018
所谓断章取义,原意是指不顾全篇文章或谈话的内容,孤立地取其中的一段或一句的意思。比喻征引别人的文章,言论时,只取与自己意见相合的部分。断章取义,选择性视听是人的一大特点,如今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成语源自春秋时期的一则典故,《左传•襄公二十八年》记载:“赋诗断章,余取所求焉。” 齐国的大夫庆封和崔杼合谋杀了齐庄公,拥齐景公上台,分别当上了左右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庄公有个忠诚的卫士叫卢蒲癸,出逃前安排其弟认贼为父,骗得信任,终于让他应召回国。然后,伺机策变为主报了仇。事后,有人问卢蒲癸:“你和庆氏同宗同族不出五服,为何娶庆封的孙女庆姜为妻?”卢蒲癸则说:“庆家都不介意,我何必计较?就像有人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对《诗经》断章取义一样,我也只取我所想要的,管他什么同宗不同宗?” 网传一段笑话,赞美中国文化的高深莫测,只用两个字就把老外搞疯:吃饭时,一人说去方便一下,老外不解,旁人告诉他方便就是上厕所。敬酒时,另一人对老外说,希望下次出国时能给予方便,老外纳闷不敢问。酒席上,电视台美女主持人提出,在她方便的时候会安排老外做专访,老外愕然:怎么能在你方便的时候?美女主持人说,那在你方便时,我请你吃饭。老外晕倒!醒来后,美女主持人又对他说,要不你我都方便时,一起坐坐?老外又一次晕倒,再没有醒来。 除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外,同样的事也不能同日而语。说话离不开语境,不同语境其义也迥然有别。既不能断章取义,也不能千篇一律。 计算机最典型的特征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为防止类似断章取义的现象出现,计算机科学家Ralph Merkle发明了Merkle Tree,也就是下面谈到的梅克尔证明。 如今,比特币(Bitcoin)钱包服务就是用Merkle Tree的机制来作“百分百准备金证明”的。而且,Git版本控制系统,ZFS文件系统,以及我们下载电影常用的点对点网络BT下载,也是通过Merkle Tree来进行完整性校验。所谓完整性校验,就是检查一下数据有没有损坏。也就是说,只有经过完整性校验,才无断章取义之虞。 科学界证明,实现完整性校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对被校验的数据文件进行哈希运算。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也是哈希运算的重要特点,一个小小的数据改变就会让运算出来的哈希值面目全非。 有人会问,工具可以帮助我们验证结果正确与否,那如何证明工具的使用也是正确的呢?于是,哈希列表(Hash List)和根哈希也应运而生。即把每个小块的哈希值拼到一起,然后对整个这个长长的字符串再做一次哈希运算,最终的结果就是哈希列表的根哈希。梅克尔树(Merkle trees)是区块链的基本组成部分。 很多时候,结构决定了性质。Merkle Tree的完美之处就在于它的结构。它可以单独拿出一个分支来(作为一个小树)对部分数据进行校验,这个很多使用场合就带来了哈希列表所不能比拟的方便和高效。在最底层,和哈希列表一样,我们把数据分成小的数据块,有相应地哈希和它对应。但是往上走,并不是直接去运算根哈希,而是把相邻的两个哈希合并成一个字符串,然后运算这个字符串的哈希,这样每两个哈希就结婚生子,得到了一个“子哈希”。 如果最底层的哈希总数是单数,那到最后必然出现一个单身哈希,这种情况就直接对它进行哈希运算,所以也能得到它的子哈希。于是往上推,依然是一样的方式,可以得到数目更少的新一级哈希,最终必然形成一棵倒挂的树,到了树根的这个位置,这一代就剩下一个根哈希了,我们把它叫做Merkle root。 如果我们能够保证从一个绝对可信的网站,或者从我们的朋友手里拿到一个正确的根哈希,就可以用它来校验哈希列表中的每一个哈希都是正确的,进而可以保证下载的每一个数据块的正确性了。 一个梅克尔证明包含了一个数据块,这颗梅克尔树的根哈希,以及包含了所有沿数据块到根路径哈希的“分支”。有人认为,这种证明可以验证哈希的过程,至少是对分支而言。应用也很简单:假设有一个大数据库,而该数据库的全部内容都存储在梅克尔树中,并且这颗梅克尔树的根是公开并且可信的。例如,它是由足够多个受信方进行数字签名过的,或者它有很多工作量证明。 那么,假如一位用户想在数据库中进行一次键值查找,比如:“请告诉我,位置在20178的对象”,那他就可以询问梅克尔证明,并接受到一个正确的验证证明,他收到的值,实际上是数据库在20178位置的特定根。它允许了一种机制,既可以验证少量的数据,例如一个哈希,也可以验证大型的数据库,可能扩至无限。 前面讲过,梅克尔证明的原始应用是比特币系统,它是由中本聪在2009年描述并且创造的。古人常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扯得远一点的话,这就好比信任。它可以不涉及爱,但爱一定包含了绝对的信任。就在爱另一个人的同时,你给了他或她无限的权力,包括摧毀你的权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并信任他或她不会使用这个权力。 我们愿意赋予这个权力给他人吗?

盧語錄
經由
1月 19, 2018
前言 一年一度音樂之旅又出發了,一如既往,行程除了一般景點觀光,是環繞以音樂為主題,參觀當地歷史悠久音樂廳和歌劇院,欣賞著名樂團和歌劇的演出,尋找音樂家足跡,探訪故居,博物館等。是次特色,回顧近五十年前電影[仙樂飄飄處處聞]的拍攝地點,在保持原整的圓玻璃屋外唱著I am 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電影中一對少年男女在屋內載歌載舞),我們一對團友,忽然興起,在玻璃屋前,請執業律師團友再主持婚禮,但唱的改成I am sixty going on seventy。除奧國外,匈捷兩地是筆者首次踏足。 第一天 Disc 1 1-2 晚上齊集香港國際機場,此次旅行連領隊共34人,部份外國團友自行到目的地集合,10位來自中國內地,香港繁榮,不單廣東道靠內地遊客,是次音樂之旅成功,來自內地團友也佔重要因素。我們乘搭的是瑞士航空,它始終給我們一份安全的感覺。 第二天 Disc 1 3-6 飛了十二小時,着陸蘇黎世,轉機再飛一小時到第一站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隨即登車市內觀光,沿途留意汽車司機都很禮讓,我們入住的酒店不是座落於大道上,正門前的街道被劃為行人專用區(港稱,內地叫步行街),下車後要走數分鐘的路。午餐過後,參觀匈牙利國家歌劇院,這所1884年開幕的歌劇院,內裡金碧輝煌,奢華的設計,是以前皇室貴族的社交聚會之地,劇院有導賞員,能說流利英語,我們不懂匈牙利語,當然選擇英語,但我們的當地導遊是中國人,只懂匈語和普通話,幸好我們一位年青團友Rosa 把英語翻譯普通話,一些英語不太好的內地團友也能明白,Rosa也是來自內地,原來是留學澳洲的研究生,怪不得中英文都非常流暢。 Disc 1 7-8 晚上參加特色晚宴,宴會廳在郊區山上,進門經過花園,每人獲贈一小瓶匈牙利歡迎酒,並有漂亮的匈牙利小姐拿着籃子,送上好吃的匈牙利麵包,花園空地有兩位樂師拉著輕快的小提琴音樂,不遠處有一位拿著長鞭表演,發出激烈的霹霹劈劈聲,好不威風,有女團友也想大發雌威,拿過長鞭,險些兒打倒自己。進入宴會廳,我們的餐桌預留在表演台旁,倒酒的侍應拿著一個有很長管子的玻璃瓶,熟練地把酒遠射在酒杯裡,有點像中國斟茶的長嘴壺,我們一邊享受地道的匈牙利美食,一嚐傳統匈牙利燉紅肉Goulash,另一邊欣賞舞台上的民族舞蹈表演,樂師們奏著緊湊的音樂,舞者發揮熱情的舞藝,大家看得很陶醉。(待續)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1/e183c035f4c001d6af219526b5a3295c_view.jpg[/img]

高扬
經由
1月 19, 2018
班门弄斧原指在鲁班门前摆弄刀斧,讽刺那些自不量力,竟敢在行家里手面前卖弄的人。该成语最早出自唐•柳宗元《王氏伯仲唱和诗序》:“操斧于班、郢之门,斯强颜耳。”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特德•赛尔克教授在研究技术的发展趋势时,总会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只有促进社会互动和社会交流,技术才能够持久存在。”为此,特德还专门开设这门课程——“设计智慧”。在特德看来,技术必须与人性化相关联。 如今区块链的技术流派很多,各有长短,虽然比特币最能代表区块链,但也不是支撑其他类型区块链应用的最佳技术平台,好笑的是,太多伪专家自诩精通区块链底层技术,无异于关公面前耍大刀。再说,区块链技术也有局限性,不可能、也不应该“单打独斗”。 比特币最大的短板是它每秒钟7个交易的上限,完全无法满足现实需要。而Fabric是Blockstream和DAH两家公司将各自的代码并入Open Blockchain,随后改名而来,其目标是实现每秒钟10万交易,这个量接近2016年双十一交易量瞬时峰值,完全可以满足正常条件下的行业级应用。 主流区块链技术平台的第三支就是Fabric,它是Hyperledger的第一个也是最知名的孵化项目。Fabric用Go语言开发,也提供多种语言的API。Fabric比较充分地运用了容器技术,比如其智能合约就运行在容器当中。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天猫双11的交易峰值达到每秒32.5万笔,支付峰值达到每秒25.6万笔,是2016年的2.1倍。 即便如此,Fabric也有短板,它的体系较为复杂,虽有文档,但缺少经验的开发者学习起来障碍比较大。仔细来看,不少人只停留在指点江山、吹牛论道上,除了一些理论上的设想外,实际应用的成功案例很少。区块链技术流派五花八门,对此,IBM大中华区高级经理孟岩进行了科学分类: 第一类,按照节点准入规则,划分为公有链、私有链和联盟链。 公有链的代表自然是比特币和以太坊,私有链则以R3 Corda声名最盛,联盟链的代表作品是Hyperledger名下的Fabric。公有链注重匿名性与去中心化,而私有链及联盟链注重高效率,而且还往往设置了准入门槛。公有链、私有链与联盟链之间的这些不同都在技术中有所体现,比如私有链和联盟链假设节点数目不大,可以采用PBFT算法来形成共识。而公有链假设有大量且不断动态变化的节点网络,用PBFT效率太低,只能采用类似抽彩票的算法来确定意见领袖。这就意味着,私有链与联盟链很难变成公有链,而用公有链来作联盟链或私有链虽然容易,却也并非即插即用。 第二类,按照共享目标,划分为共享账本和共享状态机两派。 比特币是典型的共享账本,而Chain和BigchainDB也应属此类,这几个区块链系统在各个节点之间共享一本总账,因此对接金融应用比较方便。另一大类区块链系统中,各个节点所共享的是可完成图灵完备计算的状态机,如以太坊、Fabric,它们都通过执行智能合约而改变共享状态机状态,进而达成种种复杂功能。 第三类,按照梅兰妮.斯旺所描述的代际演进,将区块链系统分为1.0、2.0和3.0三代。 其中1.0支撑去中心化交易和支付系统,2.0通过智能合约支撑行业应用,3.0支撑去中心化的社会体系。比特币和Chain应属于区块链1.0系统,而以太坊和Fabric是区块链2.0系统,目前尚无成功的区块链3.0系统出现,不成功的尝试倒是有那么一个,就是著名的The DAO。 第四类,按照核心数据结构,分为区块链和分布式总账两派。 区块链这一派在系统中真的实现了一个区块的链作为核心数据结构,而分布式总账这一派,只是吸取了区块链的精神,并没有真用一条区块链作为核心数据结构,或者虽然暂时用了,但声明说吾项庄舞区块链,意在分布式总账耳,若假以时日,因缘际会,未尝不可取而代之也。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和认为,区块链虽然被社会上炒得沸沸扬扬,但在实际应用方面仍举步维艰,困难重重。这种情况不仅是国内,在国际层面亦是如此,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区块链技术应用的难度。 他提醒大家充分认识到区块链仍是一个发展中的技术,甚至只是一种“技术雏形”,要重视、但不能神化其作用,要用动态的眼光去看区块链技术,以及应用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要避免陷入“尽善尽美”的静态思维,而是在应用中不断地发现问题,并加以解决和完善。 自然界不仅肉弱强食、适者生存,还相互依赖、共生共存。1879年,德国生物学家德贝里(Anton de Bary)提出了共生概念。共生不仅存在于生物界,也存在于人类社会和经济领域。在共生经济看来:“共生”是经济发展的过程和手段,“共享”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共赢”是经济发展的方向。从传统经济的收费关系到互联网时代的免费关系,再到共生经济的互利关系。可以说,共生经济构建了现代文明基础上的生产与消费关系。技术发展更是如此。 虽然区块链的基本特征是去中心化,但实际应用中阻力很大。于是,有人在原有的中心化方案当中加入去中心的要素,以形成分布式账本。多年以来,分布式技术的应用比较多,在中心化的方案中加入一些分布式技术。全球主要央行、大型企业,特别是大型金融机构都在积极尝试,试图把去中心化当中的优点,叠加到中心化模式当中满足其利益诉求。 比如美国的央行美联储早就希望这么做,他们在支付清算领域已经进行了相关探索。 2017年9月前,打着区块链旗号的ICO乱像丛生,而且技术短板凸显。早几年叫追个山寨币,现在叫开个ICO;以前组建内部认购,现在干脆直接私募。区块链技术的本质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比特币的价值完全无法与目前大部分ICO相提并论。然而,目前各种ICO却干着中心化的圈钱勾当,还大谈特谈区块链的创新应用。 不管这些ICO做下去是否成功,至少目前的做法违背了区块链的本质思想。大部分ICO项目基本是忽悠,别人班门弄斧还有个刀斧,只是些微的有点技术短板,而他们除了干嚎的几个概念外,只有一个“白皮书”。

盧語錄
經由
1月 18, 2018
不少宗教都有報應的說法,所謂善惡有報,當然一切宗教都是導人向善,佛教也有前世今生和來世的論說,今生受者因為前世所為,而今世所作亦會影響下一世。我們沒有科學能引證輪迴,人死後是否下一世仍然是人或轉做其他動物,地球人口現在七十多億,每秒不斷增加,換句話說,當中增加的部份數字肯定前世不是人,那又是甚麼?筆者的問題或許很膚淺,只是悟不出道理。 http://www.worldometers.info/world-population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1/4c852006107f00e8156f4ecf32c66f21_view.png[/img]

高扬
經由
1月 18, 2018
话说秦朝末年,刘邦与项羽约定谁先打到咸阳谁就做关中王。出乎意料,实力强大的项羽竟落后了半步。为了不让刘邦好过,项羽几乎把咸阳洗劫一空,带不走的也砸个稀巴烂。部下劝他建都咸阳与刘邦抗衡,他却说要趁此衣锦还乡显摆一下,否则,犹如黑夜穿华服没啥意义。有人听了嗤之以鼻,笑话他像穿衣戴帽的猴子一样,终究不是人样。 该典故源自《史记•项羽本纪》:“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成语沐猴而冠也由此而来,比喻虚有其表,形同傀儡。为何央行要紧急叫停ICO项目,关闭数字货币交易所?就是因为当时国内有太多的企业打着区块链旗号非法融资,明知自己的技术不足却非要沐猴而冠,招摇撞骗。 虽然监管的目的是为了遏制代币融资,没有否定区块链技术本身,但技术不足带来的问题值得深究。虽然数字货币交易所在努力提高安全性,但依然不具备银行级别的安全性,更不用说替消费者存款保险了。于是,Mt. Gox和Bitfinex的被盗就见怪不怪了。同样,DAO也遭洗劫。因此,拥有大量数字货币的用户面临着一定的风险,需要确保货币存储的安全性,或者分散存储地点。 人类对两件事情会感到困惑和恐惧,第一个是死亡,第二个是未知。而这两件事情无不与技术有关,尤其是对技术未来的预测。历史上对技术预见有几次重大错误: 1876年,著名的西联公司认为电话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价值。如今电话已经成为我们的必须。 1899年,美国专利局局长认为所有能发明的都已经发明了。据统计,中国已经成为发明专利申请量第一的国家,同时也是第一个专利超过一百万项的国家,并刷新世界纪录。 1990年,麦肯锡公司预言到2000年全球手机不会超过一百万部。 追溯商业发展史,1995年因特网刚出,许多厂商趋之若鹜,但只有谷歌成为搜索的领导者;做社交网络的也是枚不胜举,最后赢家只有脸书。始作俑者的开创行为值得欣赏,但很可能先驱变先烈。如此类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同样会这样。失败的后果可以使整个区块链生态系统更具弹性,因为它将对所有看起来可行新颖的计划重新审视,找出切实可行的计划与荒诞不羁的妄想间的现实界限。 连技术本身都没成熟,赢家也无从谈起。鹿死谁手,拭目以待。能力提升有一个“一万小时理论”,技术突破性也存在一个“30年法则”,即技术的突破需要时间积累。区块链技术虽然受到了追捧,但多数还在研究测试阶段,同时也有其他技术与其竞争,区块链真正大规模商业化应用还有待时间检验。失败乃成功之母。 如今,技术研发占经济总量的比重越来越高,技术投资越来越庞大,这就更需要我们对技术的未来进行系统科学的预见。正如《楞严经》中佛陀对阿难所说:“若不识知心目所在,则不能得降伏尘劳。”“发兵讨除,需知贼所在。”因此,我们不能沐猴而冠,必须清楚地知道区块链的局限性: 1、区块链是一种中性技术,有应用前景但不可能万能; 2、多数技术还处于研究测试阶段,不仅有其他技术竞争,还有路径依赖的障碍; 3、去中心化和中心化各有优势,现实的应用取决于现实的需求; 4、法律规则和技术规则彼此渗透,相互影响; 5、面对国际的竞争和合作,参与规则制定为王道; 6、区块链技术能否被积极采用得由市场决定; 7、市场主体负责自我优化,政府负责规范监督,治理与监管并举。 诚然,科技文明的进步离不开人类对未来的积极探索。伟大的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曾经说过,世界上有2%到3%的人,他们既不生活在过去,也不生活在现在,他们是人类的先头部队。他们用一生一世的时间预见未来,分享成果,并促进社会发展,从而获得无与伦比的体验。 任何技术的发展都不是一蹴而就,需要不断从失败中吸取教训,积累经验才能最终成功。区块链技术也是这样。尽管该技术出现了不少失败的例子,但人们还是不能全面接受教训。比如,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但是去中心化也带来高冗余、效率低和资源浪费。 目前大多数区块链项目停留在私有链和联盟链,专家认为脱离公有链是没有真正体现出区块链价值的,公有链才是核心价值。公有链做的好,私有链和联盟链才能做好。如果反过来,就要怀疑它是否可以大规模复制推广。而且,在智能合约中将法律和金融结合起来并不容易,如果代码漏洞被利用,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代码中的漏洞并不仅仅是一个修复了就能被遗忘的错误。并且,对于自己没有足够经验的东西是不能完全将其自动化的。技术不足会影响区块链的发展,同时也要谨记技术并非万能,仅仅依托技术规则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这里问题有三: 一是机器会刚性地执行规则,哪怕遵守规则会导致产生未预见的或不想要的结果; 二是区块链的应用如果涉及到实物资产,而实物资产又受到管辖权的法律规则约束,那么技术规则与法律规则的协调非常重要; 三是技术规则不可能仅由数学算法进行治理,它同样是由人制定出来,只不过形式体现为代码和软件。谁制定规则和标准,谁就掌握区块链世界。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温信祥罗列了区块链的“七宗罪”: 1、目前大多在私有链和联盟链层级上实现去中心化,还有更高层级的机构或系统可以对整个区块链进行把控; 2、有能力在互联网上安全使用区块链技术和无能力人群之间存在鸿沟; 3、尽管破坏区块链系统需要攻击51%以上的节点难度较高,但攻击者可能转而攻击使用的个人,比如侵入个人的钱包或攻击相关平台; 4、用户与钱包之间的别名身份在匿名性上其实是很弱的,加上比特币区块链交易的透明性,任何人可以通过观察区块链得出关于某事的结论。 5、由于存在路径依赖,旧的观念可能制约新模式的产生,不能平滑过渡; 6、技术规则缺乏现实世界中所需的必要灵活性; 7、给洗钱、诈骗等经济犯罪带来了可乘之机。 正如中金公司在分析报告中所指出的,目前区块链在改造金融基础设施中存在的不足,包括事后不可追索、无法以净头寸结算、无法融券、交易令牌与实物资产匹配不足、智能合约自动执行,可能形成自我加强的反馈环导致金融不稳定等等。虽然可以在比特币的基础上创建新的资产代币,但是这些代币的发行人必须能够证明他们口中的代币确实存在。由于涉及到产权和法院系统,争议调解是一个高度专业化的领域,致使纠纷调解会非常复杂。

盧語錄
經由
1月 18, 2018
元·施耐庵(1296-1370) [宋江殺了閻婆惜,投奔大官柴進,在莊院酒後不小心把炭火掀在一大漢臉上,大漢動怒,把宋江揪住,一提燈籠莊客慌忙叫道「不得無禮,這位是大官人最相待的客官」,大漢道「我初來時也是客官,也曾相待的厚。如今卻聽莊客搬口,便疏慢了我」,並再說了下列說話。]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1/461c46308e7fc52466be816908d4e199_view.jpg[/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