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由
7月 21, 2018
太古(019)及太古地產(1972)上月聯合公布,出售太古城中心第3座及太古城中心第4座商業物業100%權益,現金代價總額150億元。買方為恒力隆投資有限公司,上述物業淨資產值約144.9億元。太古地產預期,出售將錄得收益約5.1億(按法定基準計算)、或約140.3億元(按基本基準計算),即撇除出售涉及的支出後所得的收益。 太古地產指出,是次出售物業獲取資金所得收益,將會用一般營運資金,並有在核心市場推展的重大投資項目及新發展,包括太古坊重建、太古廣場社區擴展、東薈城名店倉擴展,以及內地上海前灘的全新項目等。 其實集團多年來斥巨資全方位回饋社區,最近,太古地產ArtisTree呈獻的「公開排練系列」正式揭幕,鼓勵太古坊區內居民及上班族,及廣大觀眾親身參與及感受表演藝術的創作過程。「公開排練系列」包括兩個舞蹈及劇場作品,由來自香港、日本、波蘭、瑞典及匈牙利的專業藝術家聯手[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7/88dee886407a672080794532a4a5d649_view.jpeg[/img][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7/6cb1412b1bea9332096aa55bfa6f6c2b_view.jpeg[/img]製作。 節目將於七月及八月進行,每月共上演四場約一小時的場次,首個公開排練的多媒體劇目《Emoto》由日本團隊「國際劇場藝術中心」夥拍本地劇團「糊塗戲班」共同創作,緊接將是由歐洲舞團ilDance以「衍變」為主題的全新現代舞蹈創作,所有節目於午飯及歡樂時段舉行,觀眾更可免費享用由精緻餐飲品牌Butler Luxury Caterer度身訂造的創意菜單,體驗一場蘊涵視覺至味覺的藝術之旅。 太古地產市場推廣總監馮小玲表示: ArtisTree 繼續為創意藝術提供平台,讓藝術近在咫尺。期望這個公開排練系列能啟發公眾,並藉此實現集團建構可持續性發展及創意社區的願景。 《Emoto》演員兼糊塗戲班創辦人及行政總監魏綺珊表示,在劇場的空間排練可以讓演員沉浸和探索表演場地不同的可能性,並根據其環境來創作,在過程中有效地調整作品的每個細節。這亦是個難能可貴的過程,讓我們作不同的挑戰,並與觀眾一起經歷這些實驗性創作。 太古地產現價市盈率僅5倍,周息率2.6厘,中線目標價32.5元,值博率逾1成,正宜趁低分段收集。

稻穗小編飯泥
7月 6, 2018
(作者:陳夢霏 張譯文 來源:野馬財經) 海航集團失去一位資本運作高手。 7月4日下午,海航集團發佈訃告稱,海航集團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董事長王健在法國公務考察時意外跌落導致重傷,經搶救無效,於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不幸離世,享年57歲。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7/cda8664d5f67d100bc1677400c9485dd_view.jpg[/img] (截圖來源:海航官網) 野馬財經發現,同時海航集團官網已經調為黑白顏色,以示哀悼。據悉,目前海航集團董事局主席陳峰已飛往法國,其他在外的海航高管正趕回海口總部。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7/a7daff3b2a13f7a44292b541f65d5210_view.jpg[/img] (截圖來源:海航集團官網) 1. 在海航集團“起著主導作用” 財新引用知情人士的資訊稱,王健在法國參加一個公務活動,期間休息時到普羅旺斯的阿維尼翁遊覽,不慎從一個十幾米高的地方摔下,當場昏倒,隨即被送往醫院搶救,搶救過程中只對醫生說了一句“腳疼”,之後未能搶救過來。 此外,財新還稱一個多月前,王健曾告訴友人,最近心臟不太舒服,血壓也不穩定。“王健有家族性的心臟病史,之前就做過一次心臟手術。” 據海航集團官網資料顯示,王健職業生涯紮根於航空業。在海航集團25年的發展歷程中,王健起著主導作用。 作為海航集團的“二把手”,王健在集團中地位頗高。王健曾擔任公司CEO與副董事長,目前也是海航集團(國際)有限公司董事局董事長。 疑似一位海航的離職員工曾在博客中寫到,王健在一次海航內部會議上曾表示:“我做總結和陳總(陳峰)做總結都是一樣的,陳總往往取代我的角色,把CEO的工作全給佈置了,而有時候我又把陳總的角色給取代了,我倆坐在這看似是兩個人,實際上是一個人,所以大家別把我們看成兩個人。” 王健在經濟管理、民航管理、國際談判、境外經濟關係等多方面,起到了領袖的作用。分析人士認為,海航的發展史某種程度上就是一部資本運作史。作為資本運作高手的王健,在這個過程中同樣發揮著相當重要的作用。 在海航創業初期,創始人陳峰和王健“十進十出”華爾街說服索羅斯投資的故事至今仍然廣為流傳。二人分別從華爾街的銀行和索羅斯融到了寶貴的資金。海航也由此成為首家中外合資的航空公司。在這一過程中,熟悉境外金融和國際談判的王健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在日常工作中,陳峰四處應付外界事務時,幾乎從未在公眾面前出現的王健則深處集團內部管控著集團全域。“各相關企業並購整合”、“圍繞核心業務佈局完善上下游產業鏈”、“中西合璧的企業管理方式”,均是其在供職期間的妙計良策。 2. 惜別海航資本運作下半場 如今海航集團痛失掌舵人,如此龐大的資本帝國何去何從,成為痛惜一代梟雄意外隕落之餘,萬眾關注的焦點。 深諳道家真諦的王健,也一直將這種上下求索、不斷思變的戰略思路,貫穿於海航二十多年的創業發展歷程中。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7/a65f6ee67339e7295606aa0f48fd02e7_view.jpg[/img] 截至2017年末,海航集團資產規模達到1.23萬億元。海航集團成為“中國四大航企”之一。 海航系擴張之所以如此迅速,與其高超的資本運作手段以及廣泛的金融佈局不無關係。除了海航控股和航基股份之外,其它企業大都為“借殼”上市,在“海航系”的幾何式擴張中,資本手段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從本世紀初開始,海航集團先後收購重組了長安航空、新華航空及山西航空。機場方面,海航集團以7.8億的代價控股海口美蘭國際機場,並在2002年6月受託運營管理海南機場股份有限公司及三亞鳳凰國際機場。 2005年,投資大鱷索羅斯旗下的量子基金以2500萬美元投資海航公司。從此,海航就把“觸角”伸到了全球。 這一些波瀾壯闊的資本運作,作為核心操盤手的王健全程參與。 然而,為了解決流動性問題,從2017年底開始海航集團便陸續出售旗下的境外資產。2018年年初以來,海航集團處置境內外資產的步伐更是不斷加快。 據澎湃新聞此前的不完全統計,進入2018年以來,海航集團已經在境內外出售了多項地產資產。其中,境外出售的地產項目約234.57億元。 就在王健意外離世前幾天,還不斷有媒體報導稱海航集團正在探索出售一處海外酒店資產。 根據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不完全統計,截至發稿,“海航系”控股A股公司10家,港股公司6家。其中10家A股公司中,8家因重大資產重組相關事項處於停牌之中。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7/580bb56e7724e46ec17f3d08fdbb4e61_view.jpg[/img] (“海航系”控股上市公司) 顯然,海航的資本運作大戲仍在推進之中。作為幕後核心決策者、操盤手的王健,已經無法親自督導這場大戲的後半部。 3. 萬億資產被寄望“行穩致遠” 短短25年,從0蛻變至萬億巨獸,海航成長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同樣,海航集團陸續出售一些資產,也引發市場對這個龐大集團的前景探討。 1988年,以海南建省興辦特區為標誌,第二輪國內改革開放大潮掀起。然而,海南島孤懸海外,交通極為不便,當時當地政府和人民都迫切希望能夠有一家海南的航空公司。 在航空系統工作經歷的陳峰、王健等人,進入了海南政府的視野。政府為他們提供了1000萬元的啟動資金,陳峰自己籌集370萬美元,買了兩架波音飛機,創立了海南省航空公司。 由於初始資金問題,很長一段時間,海航集團一直被外界視為地方國企。1992年,海航敏銳地捕捉到海南成為首批股份制試點省份的機遇,主動向省政府提出股改申請並獲得批准。那一年10月,海航改制成功,還募集了2.5億元資金。 在經歷了一系列資本擴張後,“海航系”業務已經囊括航空、酒店、旅遊、地產、商品零售、金融、物流、船舶製造、生態科技等多業態的大型企業集團,業務版圖佈局全球。 2005年前後,海航的“觸角”就已經伸到了全球。2006年,海航集團又在香港,以及澳大利亞、新加坡、法國頻頻落子。 海航集團官網顯示,其通過海航資本在金融領域佈局,擁有保險、證券、信託、銀行、租賃、互聯網金融諸多金融業務。截至2017年4月,資產規模逾3400億元,收入逾300億元。在自身取得成長的同時,亦能給為海航系提供源源不斷的“糧草”。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7/9e7e3dbe6cd7f785bd56235ed4f25ac5_view.jpg[/img] (上圖截自海航集團官網) 海航集團的公開信息顯示。王健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在6月14日下午。當時,海南省政協主席毛萬春調研海航集團,王健參加了期間的一場座談會。 海航集團發佈的新聞通稿顯示,陳峰在致歡迎辭時主動提及,“今年以來海航集團貫徹落實中央決策部署,圍繞聚焦主業、去杠杆採取了一系列提升措施。”王健在座談會上表態,“海航將不忘初心”“聚焦主業,深入探索‘企業+慈善’經濟新模式”。 毛萬春則強調,“海航的昨天很輝煌,海航的今天有成效,海航的明天會更好,省政協要為海航出謀劃策。”毛萬春還期望海航“行穩才能致遠”。 在目前轉型關鍵時刻,萬億資產的海航如何行穩致遠?關於海航聯合創始人王健意外離世,你有什麼想說的?歡迎評論區留言。

大施
經由
6月 17, 2018
在俄羅斯開幕的國際足聯世界盃賽早已準備就緒。投資者和分析師業已將本屆賽事給啤酒商、零售商和廣告商等企業帶來的潛在收益納入了考量。那麼還有什麼賺錢機會呢? 彭博報導,對博彩公司和酒吧經營者來說,持續一個月的世界盃比賽結果可能對他們的財務業績產生一些影響。雖然博彩公司會從一系列的爆冷和平局中獲益,但是巴西這樣的熱門球隊獲勝場次太多也會造成衝擊。英格蘭隊在世界盃比賽中走得越遠,英國酒吧經營者的業績就會越好。如果澳洲隊的表現出人意料,預計該國達美樂比薩公司(Domino's Pizza Enterprises Ltd.)的業績會受提振。冠軍球隊的隊服供應商也可能從中受益。 倫敦IG集團的市場分析師馬奧尼(Joshua Mahony)在電子郵件中指出:「世界盃的熱門球隊通常很有名氣,球迷更願意到酒吧觀看重大賽事,或是在家裡聚會看球,從而帶動大螢幕電視機和酒類旺銷。」以下是可能受到世界盃影響的行業概覽: 1.博彩 本屆世界盃將為爭相招募線上客戶的派迪鮑爾必發(Paddy Power Betfair Plc)、GVC控股公司(GVC Holdings Plc)和威廉希爾(William Hill Plc)等博彩公司提供沃土。不過影響短期財務業績的主要因素可能是比賽結果本身。如果眾望所歸的巴西隊在7月15日捧起大力神杯,那麼博彩公司可能會揹負鉅額債務。由於大多數上市的大型博彩公司總部都設在英國,英格蘭隊奪冠也將讓他們付出高昂代價。 人們對世界盃的投注數量肯定會大幅增加,智能手機應用程式讓投注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據必發博彩交易所釋出的資訊,世界盃賽事結束前的「活躍度很高」,預計將獲得25億英鎊(約合213億元)的投注。澳洲券商Taylor Collison的分析師奧巴赫(Andrew Orbach)表示,本屆世界盃期間,澳洲泰博控股有限公司(Tabcorp Holdings Ltd.)的收入可能至多增加1.4億澳元(約合6.75億元),高於2014年巴西世界盃期間1.26億澳元(約合6.1億元)的收入增額。 相比之下,世界盃可能對賭場等行業造成短期負面影響,當賭客的注意力和資金轉移到其他地方時,這些行業會遭受損失。在2014年上屆世界盃賽期間,澳門博彩業總收入在6月和7月都有所下降,即使在賽事結束後也沒有回升。6月上旬,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下調了對永利度假村公司(Wynn Resorts Ltd.)的業績預期,稱本屆世界盃"可能造成6月部分貴賓廳業務疲軟。" 2.酒吧 在那些球隊打進世界盃淘汰賽階段的國家,酒吧將因接待眾多狂歡的球迷而獲益。而球隊提前出局引發的失望情緒可能會產生截然相反的結果。貝倫貝格銀行(Berenberg)的分析師指出,世界盃會有利於格林王(Greene King Plc)等英國酒吧營運商的業績,這家券商估計部分酒吧第二季度的銷售額將按年增長2%至3%。 3.運動裝備 對冠軍球隊的服裝生產商而言,同款球衣的銷售有望在短期內大幅增長。在上屆2014年世界盃期間,Adidas售出了800多萬件球衣,其中有200多萬件是冠軍德國隊的隊服。在俄羅斯世界盃上,Adidas贊助了32支參賽球隊的12支,其中包括阿根廷、西班牙和德國等傳統強隊,主要競爭對手Nike贊助了包括巴西、葡萄牙和法國在內的10支球隊。而義大利隊在資格賽中被淘汰後,Puma贊助的球隊只有塞內加爾、塞爾維亞、瑞士和烏拉圭隊。 迪克體育用品公司(Dick's Sporting Goods Inc.)、JD體育時尚公司(JD Sports Fashion Plc)和Sports Direct International Plc等體育用品零售商也可以預計,隨著世界盃賽事推動足球裝備需求的增加,它們的銷售額將呈現短暫增長。 特爾西諮詢集團(Telsey Advisory Group)的分析師費爾南德斯(Cristina Fernandez)在電子郵件中向彭博新聞社表示:「在運動品牌中,Adidas受足球運動的影響最大,將通過銷售球衣和足球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4.實況轉播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預計,Twitter將通過與Fox Sports合作提供世界盃精彩節目的「準實時」轉播服務而從中受益。券商MKM Partners的分析師羅布·桑德森(Rob Sanderson)表示,2018年的賽事將給Twitter帶來比2014年世界盃更大的生意,當時這項賽事為Twitter 2014年第二季度貢獻了大約2400萬美元(約合1.5億元)的營收,本屆世界盃還可能為幫助客戶通過網絡提供內容的阿卡邁科技(Akamai Technologies Inc.)以及為移動使用者提供實時流媒體服務的廣播和電信公司帶來流量增長。 5.旅行 據SunTrust的分析師納夫德汗(Naved Khan)介紹,熱衷世界盃的球迷更有可通過電視觀賽,從而推遲他們的夏季旅行計劃,進而可能導致旅遊服務公司Booking Holdings Inc的業績疲軟。 6.電視轉播權 彭博行業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資料顯示,由於美國隊未能晉級決賽圈,預計美國與世界盃相關的廣告收入將低於2014年。2015年,21世紀霍士公司(Twenty-First Century Fox Inc.)以及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 Corp.)旗下的Telemundo電視台以大約10億美元的價格獲得了2018年和2022年世界盃的電視轉播權。比賽的時間大多安排在凌晨,可能會影響到兩家電視網絡的業績。不過彭博行業研究分析師本賽義德(Amine Bensaid)指出,Telemundo電視台受到的整體影響會更小些,「因為西班牙裔觀眾仍將觀看比賽。」 7.世界盃衍生品 國際足聯視訊遊戲開發商藝電公司(Electronic Arts Inc.)可能是另一個世界盃贏家。彭博行業研究的坎特曼(Matthew Kanterman)在5月表示,他預計,鑑於《國際足聯終極球隊》等實況足球遊戲的強勁增長,藝電公司的業績預期可能證明是保守的,因為世界盃可能會提振業績。 8.食品飲料 泰國釀酒(Thai Beverage Pcl)將在對足球充滿狂熱的泰國獲益。興業研究(RHB Research Institute Pte.)分析師蔡彥寧(Juliana Cai)預計,世界盃將刺激酒精飲料的消費。新加坡富旺朝控股有限公司(Food Empire Holdings Ltd.)也可能因世界盃賽事受益,該公司2017年約43%的銷售收入來自俄羅斯。 此次世界盃也可能為澳洲達美樂比薩公司6月的收益提供支援。麥格理(Macquarie)在5月31日把該公司股票評級從中性上調為強於大盤。 9.交易量 除了睡眠不足以外,只能熬夜觀賽的亞洲交易員可能也會失去生意。預計7月的市場交易量和波動性將大幅下降。「人們看世界盃時就忘了交易,」香港交銀國際控股(Bocom International Holdings Co.)策略總監洪灝(Hao Hong)說,「他們熬夜看比賽,就不上班了。」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6/bcdaef6472254538b574af25a42b6710_view.jpeg[/img]

經由
5月 17, 2018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5/7141b4034dfb40aa131990aa38139247_view.jpg[/img]第十二屆亞洲國際娛樂展(G2E Asia)昨在澳門巴黎人酒店閉幕,規模乃歷屆之最,包括3.7萬平方米的展覽面,按年增30%。新濠國際(00200)旗下新濠博亞娛樂主席兼行政總裁何猷龍為活動揭開序幕。三天展會迎來1.5萬專業觀眾,其中包括1,800位高級管理人員。展會不斷革新,內容及展品更國際化和多樣化,持續發展壯大。 嘉賓陣容鼎盛,有來自政商和外交界的頂級代表,包括澳門中華總商會副理事長黃國勝;澳門立法會議員、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教授;銀河娛樂集團顧問華年達;金沙中國總裁王英偉;澳門博彩候任董事局主席何超鳳;勵展博覽集團大中華區及韓國總裁胡偉;澳門旅遊局副局長程衛東;中央外交部駐澳門特派員公署公共外交和新聞部主任鄭新友;中聯辦經濟部部長劉斌;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局長陳達夫;美國博彩協會行業服務總法律顧問兼高級副總裁 Stacy Papadopoulos;新濠博亞娛樂主席兼行政總裁何猷龍;永利澳門董事會主席及獨立非執行董事盛智文;美高梅中國控股首席執行官兼執行董事博賢;澳門立法會議員葉兆佳;澳門會議展覽業協會理事長何海明;博彩設備製造商協會主席Tom Nieman等。 大會安排多場相關活動當中,「G2E Asia 2018研討會」備圍繞博彩業的未來、綜合度假村的未來及數碼娛樂設計與科技的未來三個主題進行討論;「G2E Asia特邀貴賓計劃」的規模超出以往,邀請並招待逾1,800位行業高層管理人員,當中很多帶著巨額採購需求而來,該計劃為專業買家及企業決策者提供了便利服務,提升觀展體驗;「總裁招待酒會」專為行業頂尖人士所設,提供一個獨特的社交及品牌宣傳機會。 何猷龍專題演講中,闡述公司開拓博彩以外的方向和見解。他表示,當年以9億美元買入賭牌,被視為過高,如今再看物超所值。期間公司發展亦經歷行業競爭、金融危機等,但仍致力為旅客提供獨特體驗。他近年更多留意日本,認為市場甚具發展空間,並在等待日本國會通過開賭法案及具體安排,新濠將為發展當地市場做好準備。 新濠國際旗下新濠天地第三期酒店項目「摩珀斯」,若一切順利,可望於6月15日開幕。項目總投資達11億美元,走高端路線,有近800間房間,目標是取得5星酒店評級,「摩珀斯」預計新增約1,000名員工,而新酒店其中一層設計為賭場,主打高端中場及貴賓廳,現時集團正與澳門政府商討,希望可獲批新增賭檯。何猷龍又提到,新酒店開業後,未來仍會持續改善及提升整體新濠天地的設施及吸引力,例如在新濠影匯二期加入港澳獨有的娛樂設施,但有關投資仍需與項目的美國基金少數股東商討。 亞洲國際娛樂展多年來提供了新的聯繫和開拓新的商機,而澳門和新加坡博彩業的巨大成功,對致力於博彩業發展的亞洲其他地區亦極具吸引力。[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5/6139d20bad86138226ef3f7de78febad_view.jpg[/img][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5/b536ea0fc85ed40b5050dc56e6dd12f0_view.jpg[/img][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5/8fa9d6e00c3b1a040cf883bedb2c0e22_view.jpg[/img][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5/5e17ce01a474debcb0c84af5a67db943_view.jpg[/img]

經由
5月 4, 2018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落實,中國、香港、土耳其之間的商業、教育及文化聯繫將趨加快,包括奧柏中國(8148)執行董事陳偉傑(圖左)、永耀集團(8022)執行董事洪達智(圖右)兩位年青才俊牽頭,聯同一群志同道合的專業人士為推動土耳其與中國的長遠利益及可持續發展關係而創立非牟利組織「中土經濟及文化交流協會」,於上周四(5月3日)正式成立。 協會亦將為企業發掘機會,擔當中、土兩國企業與業務夥伴之間的橋樑。為促進土耳其與中國之間的文化及商貿交流、合作及發展,協會計劃舉辦交流活動,組織代表團探訪及評估各個項目,藉此為兩國三地帶來益處。 該會榮譽顧問藍鴻震表示,土耳其佔有地理優勢,歷史上一直是歐亞之間的交匯,同時是歐洲、中東、北非及中亞之間的大門。土耳其貴為政經中心,中土經濟文化交流協會可在提供一帶一路政策、基建、貿易、資金、文化等五大方面的商機扮演重要角色。 協會主席陳偉傑表示: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歐洲聯盟統計局及土耳其統計局進行的研究,土耳其國內生產總值預計2018年將增長4%。根據英國領先經濟顧問公司經濟及商業研究中心預測,土耳其今年將成為全球15大經濟體系之一,並於2028年躋身12大,市場前景樂觀,而且土耳其享有投資優勢,成熟的交通設施和基建、本土市場擴張、穩固的消費增長、高質素的勞工,及其策略性位置,能夠為投資者創造一個有效進入主要市場的基地,是以堅信中國及香港的公司在土耳其的投資必定可收穫豐厚回報。 協會秘書長洪達智補充,自由開放的經濟政策和沒有外匯限制的良好融資環境將為投資土耳其的企業提供莫大的益處。中國企業最近已參與土耳其幾個投資計劃,包括橫跨中東及高加索地區的鐵路及發電基建、電信服務,及興建鋼鐵生產設施。 此外,協會將於6月安排投資訪問團,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堡、博德魯姆及安卡拉與土耳其政商代表會面,包括能源及自然資源部;交通、海事及通訊部;造訪當地巨企Ali Ağaoğlu、Doğuş Group及Akfen Holding,為團員親身了解土耳其龐大發展潛力的良機,協會計劃在推動兩國投資及促使土耳其企業在港取得投資及上市擔當積極角色,並預期個別土耳其公司有望將進入香港集資平台及提高在全球知名度。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5/595e8d97b49d05312a90cac470ab9c36_view.jpeg[/img]

稻穗小編飯泥
3月 14, 2018
樂居財經訊 3月14日,樂視網資訊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樂視網”或“公司”)發佈公告稱,董事會于近日收到董事長孫宏斌先生的辭職報告。 孫宏斌先生因工作安排調整原因向公司申請辭去樂視網董事長職務,退出董事會,並不再在樂視網擔任任何職務。公司董事會充分尊重孫宏斌先生的個人意願,接受其辭職申請。

稻穗小編飯泥
3月 2, 2018
(來源:好奇心日報) 愛奇藝近百頁的招股書,第一次公開了詳細財務和運營細節。 上線的第 8 個年頭,愛奇藝終於要從百度拆出來單獨上市了。 2 月 27 日,愛奇藝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招股說明書,計畫在納斯達克上市,公開募集資金 15 億美元,證券代碼“IQ”。 愛奇藝一般被認為是中國最成功的視頻網站。騰訊、優酷土豆和愛奇藝,中國最大的三家視頻網站背後是騰訊、阿裏和百度貫穿始終、相互競爭的生意。 但視頻網站生意在中國比愛奇藝久得多,差不多和淘寶誕生同步。到愛奇藝剛剛上線的 2010 年,更早一代視頻網站中的領先者已經上市,酷 6 在 2009 年被盛大收購去了納斯達克、樂視在 2010 年上了國內的創業板、兩年後優酷土豆合併成“合一集團”在美國上市。那會兒還沒有人說“BAT”這個詞。 曾經上市的視頻網站沒有活下來,受酷 6 巨額虧損的拖累,盛大 2011 年退市;優酷土豆 2015 年退市然後被阿裏收購;樂視網到今天已經是個笑話。 愛奇藝是這個行業的再次嘗試中最成功的一家,最近 3 年中國視頻網站的自製內容、付費訂閱的新模式都由它開始。 根據 Quest Mobile 中國互聯網應用月度人均使用排名,騰訊視頻、愛奇藝和優酷分別排名第五、第八和第九,視頻應用和微信、支付寶等等國民應用一樣,成為你日常生活裏面的基礎設施。 但視頻生意始終沒有盈利,中國最有錢的三家公司持續為他們輸血。 這讓愛奇藝和它提交到 SEC 的招股書極具參考價值,這份報告有近百頁,是愛奇藝第一次對外詳細披露財務和運營細節。它能反映出的也不僅是愛奇藝的經營狀況,也是整個中國視頻行業的困境。 愛奇藝營收快速增長,但它的營收成本幾乎也是同步上升 招股書披露,愛奇藝 2017 年總營收 173.78 億元,比上一年同期增長 54.65%。作為對比,同樣在美國上市、也是依靠廣告維持營收的微博去年只有約 73 億元總營收。 2016 年的收入增長更快,達到 111.3%,愛奇藝整個 2017 年的收入,是兩年前的 3 倍多。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3/a9c0320cfaa25ce396a7ca2669030f3d_view.jpg[/img] 不過以同樣速度增長的還有支出。“營收成本”占到總運營開支的 8 成,這部分錢在過去 3 年甚至超過總營收,比上年增長 52%——和總營收的增幅一致。 這導致愛奇藝始終處於虧損狀態,而且越虧越多。2017 年虧損總額 37.36 億元,增長 21.54%,高於上一年的 19.38%。 按照招股書中的解釋,“營收成本”主要由內容成本構成,也就是愛奇藝拿來購買各種影視劇的版權、投錢自製內容的成本,還有一部分是帶寬費用。 愛奇藝也披露出內容成本的細節,2017 年這筆費用一共是 126.2 億元,比上一年增長 67.3%。也就是說,愛奇藝每年要花掉大約總營收 7 成左右的錢——並且這個比重在逐年增加,才能維持住平臺上有足夠多新的內容,以此留住現有用戶,以及吸引新的用戶。 如果以月活躍用戶數計算,愛奇藝要為每個用戶付出近 30 元的內容成本,上一年這個數字是 18.6 元;付費用戶每帶來 1 元的收入,愛奇藝要為此付出 1.93 元的內容成本。 愛奇藝的總用戶數量已經沒什麼增長,收入增加主要來自付費比例的提升 從收入構成來看,愛奇藝的主營業務是線上廣告。 去年這部分收入達到 81.6 億元,比上一年增長 46.9%,占總營收比重 47%。排在第二的是付費會員服務,一年帶來 65.36 億元,占比 37.6%。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3/3267e14b475c11ff43ed35de01c04cc3_view.jpg[/img] 跟百度一樣,2016 年第四季度愛奇藝推出資訊流廣告,為廣告營收的增長帶來了增長。 不過主營業務正在向付費會員轉變。目前廣告和會員兩個業務的比重此消彼長,兩年前廣告的占比超過 6 成,付費會員只有不到 2 成。 愛奇藝的總用戶數已經停滯,從 2016 到 2017 月活躍用戶數只多了 4%,停留在 4 億人。而每日訪問的用戶量維持在 1.2 億多。 愛奇藝營收增長的動力靠的是將更多用戶變成付費用戶。 2017 年,愛奇藝付費用戶數已經達到 5080 萬,與此同時每天有 1.26 億用戶打開愛奇藝,相當於四成。 但如果把不那麼頻繁使用愛奇藝的用戶加入進來,愛奇藝的訂閱付費用戶只占每月打開應用的用戶數量(4.21 億)的 12%。這個比例是 2015 年的 4 倍。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3/0cd1120a123bcf3ca661948cb938d371_view.jpg[/img] 這裏的總用戶數量是每月使用愛奇藝的用戶數量 龔宇在 2017 年接受採訪時說,“未來三四年模式成熟之後”,廣告、會員和遊戲等其他內容將各占到營收的三分之一。 愛奇藝 2011 年就推出了付費會員訂閱,但最開始 4 年只獲得了 500 萬付費用戶。直到 2015 年,愛奇藝讓付費會員可以一次看完全季《盜墓筆記》後,才開始快速增長。2015 到 2016 一年時間就增長到了 2000 萬。 這讓整個視頻行業找到了新的增長點,根據中國網路視聽節目服務協會《2017 中國網路視聽發展研究報告》,2017 年國內網路視頻用戶中有超過 4 成曾為視頻付過錢。付費能力也有提升,每月支出 40 元以上的付費會員,從 2016 年 20.2% 增加到了 2017 年的 26.0%。 還有 6 成視頻用戶沒有付過錢,在可預見的未來,付費還會為愛奇藝和它的競爭對手帶來增長。現在打開任何一個視頻網站沒有 VIP 會員都會捉襟見肘,不僅要忍受廣告,熱門內容也總是鼓勵你購買會員觀看。 按照愛奇藝自己的預計,到 2022 年付費會員會為他們帶來 730 億元的收入,是現在的 10 多倍。 一個不太好的信號是,付費用戶的邊際效益已經停滯,現在每個付費用戶對營收的貢獻目前是 128 元/年,只比去年多了 4 元。 一年 128 元,差不多是愛奇藝年定價的一半。說明 5080 萬付費訂閱用戶裏,相當一部分都不是持續付一年。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3/514c387f70e83c71c4b56b5fd16d19cd_view.jpg[/img] 算下來,愛奇藝付費用戶每人每天看 1.7 小時視頻,每天為它帶來 0.35 元收入 有著相似的流媒體業務模式,愛奇藝在不同場合都稱自己是中國的 Netflix。二者有一些數據也比較接近。 每天使用愛奇藝觀看視頻的用戶數量是 1.26 億,Netflix 有超過 1.1 億用戶每月付費,從用戶數量來看,其實愛奇藝要多一點。 每個用戶每天使用愛奇藝觀看視頻的平均時長是 1.7 個小時,據 Netflix 公佈的一份數據,每個用戶每天的平均觀看時長是 1.25 個小時,在觀看時長方面,愛奇藝也多於 Netflix。 但二者的用戶計算方式不一樣,愛奇藝有免費用戶,付費用戶占比在 50% 左右,而除了搞活動,Netflix 沒有可以免費觀看的內容。 截止 2017 年第三季度,Netflix 每個用戶帶來的收入是 22.59 美元(約 143 元),據愛奇藝招股書,每個付費訂閱用戶帶來的收入是 124.6 元。不同之處在於收入背後一個是賺的、一個是虧的。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3/2ee954ed5cbe7eb00835bdf25f6650fd_view.jpg[/img] 成立 19 年的 Netflix 在2017 年加速全球擴張的情況下,已實現海外用戶盈利,但愛奇藝目前還是虧損的。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3/fae640a744d0b1b61000c6b5a3f059a0_view.jpg[/img] 所以愛奇藝的市值也遠不及 Netflix,目前愛奇藝的估值是 100 億,Netflix 的市值已經突破 1000 億,也就是說,愛奇藝的市值目前只有 Netflix 的十分之一。 這幾年愛奇藝在視頻以外還試過直播、遊戲、網路文學甚至頭條,但沒能帶來多少收入 另外一方面,儘管比重減少,廣告業務的營收增長率依然是所有業務中最快的一個,它依然會是收入的重要來源。 除了兩項主營業務,愛奇藝在招股書中列舉出七七八八的各種副業,一共占總營收的 8.6%。招股書中列舉了直播、遊戲和網路文學,這 4 項業務構成了“其他業務”的主要部分。 愛奇藝嘗試過的新業務比這幾個要多,2015 年 4 月,已經成立 5 年的愛奇藝說要做視頻電商,2016 年向創維旗下的酷開公司投資 1.5 億元要做互聯網電視。後來還推出過手機,還有一個資訊應用“愛奇藝頭條”,和影視內容本身的關係不大。 到 2016 年,龔宇還說過愛奇藝生態的故事,定位在以 IP 為核心的“泛娛樂生態”:“愛奇藝在商業模型裏面對應著迪士尼樂園或者環球影城。我們有視頻,有網遊,還有愛奇藝商店,雖然現在規模不大。它們形成了一個健康的生態。” 經常拿來和愛奇藝做比較、中國視頻網站的模仿對象 Netflix 則非常不同。Netflix 從 2009 年轉型流媒體後一直處在盈利狀態,並且除了早期受制於網路基礎設施做過 DVD 租賃以外,這家公司幾乎沒有做過任何視頻以外的業務。 自製內容沒能形成壟斷,愛奇藝暫時無法預計什麼時候盈利 愛奇藝表示,虧損的增幅要低於營收的增長,這為“未來的盈利提供了信心”,不過短期來看高額的成本還省不下來。 在對未來預期的段落中,招股書寫到“關於何時獲得毛利潤(gross profit),我們無法提供準確的預測。” 這裏說的還是毛利潤而非淨利潤。毛利潤沒有扣除公司的日常運營和稅款等不可控成本,愛奇藝自己這樣說,意味著距離淨利潤還要更遠。 這裏的直接原因是市場上還有兩個資金充沛的競爭對手,不像 Netflix 已經基本壟斷美國市場,向全球延伸。 在描述未來戰略時,愛奇藝也表示需要“豐富和擴展現有的內容庫”,內容成本還會繼續投入。 而怎麼讓內容成本帶來的營收最大化,自製內容是一個答案。 愛奇藝在招股書中披露,截止到 2017 年底,愛奇藝一共投入製作 141 部原創內容。愛奇藝的自製劇始於 2011 年,2015 年自製劇數量從 6 部增加到 16 部。 這也帶動了整個視頻行業回到最簡單的商業模式,直接向用戶收費。在自製內容成為焦點之前,視頻網站的所有內容支出都用在了採購版權上。自製內容變成新的武器——用獨佔的擺脫依靠廣告商收入的被動模式,通過直接販賣獨佔內容產生直接收益。 現在無論是優酷土豆還是愛奇藝,都不止一次提過要做(或是超過)用自製內容直接向用戶收月費的 Netflix,他們也都宣稱要增加自製內容的比重。 所謂自製內容,愛奇藝也做了說明,包含自己製作並播出的節目,也有和合作方簽訂的獨家協議下拿下的版權。 自製內容也作為未來的重要戰略之一寫進招股書,愛奇藝說他們製作了“極度受歡迎、引發潮流”的內容。更大的好處是流量,《中國有嘻哈》有超過 30 億的播放量,《盜墓筆記》在播出前 24 小時就有 1 億播放量,總播放量超過 40 億。 自製內容展開了版權採購之後視頻網站的另一波激烈競爭。愛奇藝在招股書中援引艾瑞諮詢的數據說明自己掌握了更多頭部自製內容。 從更多的第三方數據來看,愛奇藝在網綜和網劇播放量的前 10 名都沒有占到大多數,自製內容還沒有形成一家獨大的壟斷局面。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3/cd88ebe8e5f9dc3ea4924d5ed66af10c_view.jpg[/img] 愛奇藝燒錢的速度很快,但競爭對手情況其實更不好 為了養自製劇和版權內容,愛奇藝手上剩下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逐年縮水,到 2017 年底只剩下了 7.33 億元,比兩年前少了一半。 愛奇藝的現金流更多的來自募資支持,而不是經營活動,2017 年前者是後者的 1.6 倍。也就是說愛奇藝用於內容等等的各項成本支出,大部分並不來自自己的主營業務。 燒錢是三家視頻網站的常態,相比之下愛奇藝的情況已經不算最糟糕。 阿裏巴巴在財報中單獨公佈了數字文娛的盈虧狀況,這部分包括優酷、大麥、UC、音樂和文學等業務,一個季度的虧損額就超過 30 億元,虧損率 70%。幾乎是愛奇藝一年的虧損。 搜狐視頻在去年第四季度的財報中說,視頻內容花了太多錢但增長乏力,已經對視頻版權內容進行了減值處理。之後他們會增加自製內容的產出,同時大幅度削減從電視臺採購內容。 讓愛奇藝擔心的還有監管不確定性,招股書裏列了 100 多行解釋 2014 年微博上市時就曾在招股書裏披露內容審核的風險。它也正好趕上“淨網”行動,被關閉各種違法違規各類帳號的同時,還被處以罰款。 過去一年,監管機構對網路視聽內容的管理也日益嚴格,愛奇藝在招股書中也用很長的篇幅強調了內容監管會帶來的問題。 愛奇藝招股書裏寫道,“過去一年我們不時接到監管機構的電話和書面通知,要求刪除或限制政府認為不適當或敏感的某些內容。 新聞出版總署,廣播電影電視總局或國家廣電總局會不時發佈內容清單,我們需要監控上傳到愛奇藝的內容並刪除符合列表範圍的內容。” 愛奇藝還提到,雖然他們已經建立了內容監控機制,但不透明的監管制度加大了它的管理難度。“由於監管制度的模糊或不確定性,此類風險可能會持續存在,雖然我們內部有內容監控體系,但仍面臨著許可被中止、合同失實陳述條例以及對視頻發佈者相關責任的承擔。” 而受制於資訊披露,愛奇藝很可能在違規後才能發現自己已經違規,因為“中國的法律體系對於部分政府政策和內部規則中,一些並未及時發佈或根本沒有發佈的條款,仍有追溯效力。” 過去近十年頒發的網路視聽監管條例有: 2009 年,文化部對外發佈《文化部關於加強和改進網路音視頻內容審查工作的通知》。 2014 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重申,任何國外的電視劇和電影在國內平臺上線時都要獲得相關部門許可。 2015 年,禁止網路平臺播放未在相關部門註冊的國外電視劇和電影。 另外,網路遊戲也需要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或文化部備案。 去年愛奇藝打造的現象級網路綜藝《中國有嘻哈》,廣電總局對嘻哈文化“宣揚低俗、不健康資訊”的定性,讓愛奇藝再也沒機會通過後續幾季讓它成為一個可以持續賺錢的品牌。 這些事情的發生會對愛奇藝的盈利產生影響,熱播內容會刺激付費用戶數量增長,從而產生廣告價值,對愛奇藝來說唯一的邊際成本只有帶寬。但現在越來越多的內容會突然消失。愛奇藝主推的網路熱播劇《餘罪》也遭遇過下線,今年 2 月,熱播網劇《河神》也因“政策原因”突然被下線, 除此之外,愛奇藝列出的面臨的監管相關風險還包括牌照申請和延續問題、廣告內容審核、外匯管制等。 上市可以減少百度輸血的壓力,但這沒能終結目前的競爭 愛奇藝由百度投資組建成立,之後百度也一直是愛奇藝的主要資金來源方,愛奇藝在招股書中表示,在 2010 年至 2014 年 9 月開始融資前,百度一直為它提供穩定的資金支持。 愛奇藝的創立與李彥宏曾提出的“中間頁”戰略有關。中間頁是指網站流量分發路徑中處於百度搜索到最終服務之間的中間位置。簡單來說,百度想用掌控搜索入口流量的方式扶持自己的行業老大,讓用戶在百度中搜索詞條時可以進入自己的合作網站。如搜索視頻就進入愛奇藝,而不是優酷等其他網站。 但這種戰略在 2013 年移動互聯網興起時就開始失效了,用戶更多的時間都花在了各類應用上。 2013 年 5 月,百度以 3.7 億美元收購 PPS 視頻業務,並把它併入愛奇藝。合併後幫助愛奇藝於 2014 年在用戶規模和線上播放方面超過優酷土豆,成為行業第一。 百度在 2012 年的年度報告中稱,因為愛奇藝的業務在擴大,要開始把它的業績體現在財報中。自計入後,百度的內容成本每年都在成倍上漲,寬頻成本、伺服器和其他設備折舊費也比往年有了更大的漲幅。 隨著愛奇藝付費會員業務的發展,百度也開始從 2015 年開始向愛奇藝收取寬頻和運營費用,並於 2016 年開始向愛奇藝收取雲服務費用,2011 年雙方簽署的義務導流協議,也於 2018 年 1 月終止。據招股書,2016 年愛奇藝曾向百度借款 47 億元,利率為 4.35%,與市場利率接近。 百度曾在 2016 年 2 月宣佈要收購愛奇藝 100% 股份,將其私有化,並計畫在 A 股上市募資,但因為出價太低沒談攏, 5 個月過後,百度又宣佈撤回私有化要約。 轉而在 2017 年 2 月,愛奇藝完成 15.3 億美元可轉債認購,百度認購 3 億美元。其他主要認購方為高瓴資本、博裕資本、潤良泰基金、IDG 資本、光際資本、紅杉資本等。 百度在 2017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財報中稱,愛奇藝全年拉低公司 11% 利潤率。按照現在百度 189 億利潤和現在 22% 利潤率換算,相當於愛奇藝一年虧掉百度 94 億元。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3/6f2481d2470b4cae643d47819155102d_view.jpg[/img] 對於百度來說,一直以來的燒錢大戶分拆上市,有助於短期利率的提升。 愛奇藝過去三年手上現金減少、負債增加,如果百度不繼續輸血,無法維繫和騰訊、阿裏的競爭。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3/bd3753e991f08543935862356450bd3d_view.jpg[/img] 愛奇藝也在招股書中表示,希望上市後可以減少對百度資金的依賴,主要會從資本市場、商業銀行中獲得現金流支持,但是仍然有很多不確定因素。 愛奇藝招股書披露,百度當前持有愛奇藝 69.1% 的股權,為最大股東,小米占股 8.6%,愛奇藝創始人龔宇持股 1.8%。 百度也不會在上市後撒手不管,它從 2018 年 2 月開始向愛奇藝提供為期五年的 6.5 億元免息貸款。 除了百度,小米風投也為愛奇藝投了一些錢。2014年11月,小米 18 億元戰略入股愛奇藝。之後,小米也給愛奇藝導流,不過是收費的。2017 年,愛奇藝給小米支付了 8100 萬元流量費用。 燒錢依然會是常態,上市之後,愛奇藝就會有更充分的資金和優酷及騰訊視頻競爭。 愛奇藝擬在上市後募資 15 億美元, 以 2017 年虧損 37.369 億元算,至少接下來近三年的資金不用發愁了。愛奇藝表示,會把這筆錢的 50% 用於內容投入,10% 用於技術研發,剩下 40% 用於經營開支。 但問題在於,作為獨立公司也意味著愛奇藝需要在幾年時間裏證明自己是中國 Netflix 的故事,是一個可以盈利或者至少現金充沛的公司,而不能是現在這樣一年花 211 億、獲得 174 億的狀態。 在兩個資金充裕的巨大競爭對手面前,這不容易。要麼有人放棄,要麼就得一直燒下去。 創業公司創始人談上市的時候常用的一個謙虛的說法是上市不是終點。對於愛奇藝來說這一點都沒錯。

韜略哥
經由
2月 14, 2018
(2018-2-14 財經韜略 稻穗) 2月9號,海航集團和中信銀行簽訂了一項200億元的戰略合作授信協議。新聞發佈會當天,超過100家媒體、自媒體轉發新聞,微博微信等自媒體上財經圈的焦點話題就是“中信力挺海航”。 中信銀行行長孫德順、中信銀行副行長楊毓、中信銀行風控總監姚明都出席了簽約儀式。從出席簽約儀式的中信銀行領導名單不難看出,中信銀行對於海航這個客戶高度重視。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2/e5e75fcdeb54f3433c7403058cecc1a1_view.jpg[/img] 警報解除 接下來看海航的調整 從消息的基本面來看,銀企合作在金融圈並不是什麼大事。但分析時間點和輿論點,信息量不小。一方面,這200億元的授信額度能夠直接填補此前外媒報導的海航集團在今年4月可能存在的資金缺口(此前外媒報導一季度海航的資金缺口大概為150億),剩下還有50億,甚至還有更多資金用以其項目投入,給海航足夠的輾轉騰挪的時間和空間。另一方面,中信銀行的地位和背景不言而喻,此事更大的意義在於又一次傳遞了高層強力支援海航的信號。有媒體爆料,中信是唯一用國徽當公章的企業,其政商地位和歷史地位,恐無人能及。 去年12月,彭博環球財經發佈文章,籠統地稱中信旗下公司表示,海航一家子公司商業承兌匯票在該行遇到兌付困難,現在看來警報已經解除。 自媒體羅生門 誰在說謊? 200億授信的新聞剛發出,尷尬的不是外媒,而是國內自媒體。 去年底有國內自媒體拿著造假手段低劣的“電腦屏顯”表格稱,中信銀行不再和海航合作。而中信方面並未有此動作,金融圈一度盛傳,有人想要“做空”海航,第一槍從輿論造謠開始。從去年11月到現在將近100天,始終無人“認領”這條新聞,倒是中信銀行和海航集團真正又坐實了合作,讓自媒體陷入“羅生門”。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2/2e5e7cf769d1fd5e33359cddb483432c_view.jpg[/img] 海航集團與中信銀行的合作歷史淵源已久。查閱公開資料會發現,2013年,雙方就曾簽署過合作協定,承諾三年內,中信銀行為海航集團提供不超過100億元綜合授信,用於海航集團及其下屬企業生產經營、項目建設等。現今,中信銀行對海航集團增加授信至200億元,足見海航集團在中信銀行的評估體系下,是可提供戰略性支援的優質客戶。 雖然,當前外界對海航集團的質疑言論仍不絕於耳,但金融機構對海航集團未來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仍持樂觀支持態度。除了中信銀行,就在去年12月,包括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銀行、農業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浦發銀行等八家國內政策性及商業銀行駐海南的主要負責人赴海航集團洽談2018年授信合作事宜。知情人士透露稱,上述各銀行機構在2018年將繼續保持與海航集團的合作,目前這八大銀行的新增授信還在陸續到位。已經有傳言國開行、建行、工行等銀行力挺海航並有實質性進展。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2/a4265955cf530ebe4040b1d11db8f309_view.jpg[/img] 想要續寫傳奇,光靠自身力量只是癡人說夢,對於任何一個體量如此巨大的企業來說,未來種種發展,都離不開合作夥伴的支援,尤其是金融機構的強力支持。海航其實有著一批“鐵杆夥伴”,關鍵時刻未因謠言蠱惑而動搖合作決心,而這是海航集團在未來實現穩健發展的關鍵所在! 境外資產浮盈和調整 海航底氣很足 此外,筆者瞭解到,近期海航在密集調整和處置資產,但這些資產整體浮盈,一直給海航帶來不少的帳面收益。截至1月24日,海航在境外上市公司股權投資的浮盈總額高達4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287億元。其中,海航收購希爾頓集團上市公司25%股權,不到10個月,實現浮盈超30億美元。收購德意志銀行9.9%的股權,平均浮盈比例9.22%。這反映的是海航集團所具有的強大資產變現能力。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8/02/daa0fb5228a9dd4f4585dc9d857e0ad0_view.jpg[/img] 近日,有外媒報導海航堅持德銀股份至9.2%,仍保持單一第一大股東的地位。“海航將繼續作為德意志銀行的重要投資者,”為海航管理這筆投資的C-Quadrat Asset Management的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海航對德意志銀行的投票權可能由於直接持股和金融工具的變化而有所改變。 截至目前,海航已多次對外強調自身生產經營良好,長期發展樂觀,但自媒體“流量黨”的煽風點火和各路不明目的勢力的參與,仍是這場輿論迷霧的障眼法。這200億的意義似有“撥雲見日”,傳海航在境外正在整合和退出國家不提倡的部分資產,這部分資產加上目前的授信,已經足夠海航吹散迷霧,調整步伐再出發。

經由
11月 7, 2017
民以食為天,金融市場「廝殺」所獲,固然有所滿足,這僅是心理上感覺良好,要切切實實滿足口腹大欲,何能及得上飽嚐「國寶」級大師泡製一頓人間美食? 菊黃蟹肥秋正濃,曾任電視劇《食為奴》飲食顧問,亦先後設計泡製過包括《射鵰英雄宴》等特色菜餚的中華飲食文化大師尹達剛(上圖左)應日本青森縣政府之邀,親赴盛產野生大閘蟹的「小川原湖」視察,並獲全港獨家代理權,引入首批鮮活野生大閘蟹,取得產地來源、出口健康及本地衛生證書。為讓一眾老饕品嚐野生蟹真‧鮮味,尹師傅如今親自特別推出 「青森縣大閘蟹盛宴」,以不同名蟹泡製出一系列糅合中、日烹調方法、充滿創意的菜式。 小川原湖的野生大閘蟹,又名「藻屑蟹」,與中國大閘蟹屬同一品種,蟹期較長亦較遲,每年11月到翌年4月尾當造。小川原湖屬日本第十一大湖泊,優質湖水孕育出各式各樣豐富海產,野生大閘蟹是其中最珍貴海產食品之一,蟹膏甘香濃厚,金黃色澤入口豐膄濃郁,當地人喜用原汁原味方法,以蟹膏和蟹汁烹調出地道蟹饌,把鮮甜味提升到另一層次。 尹達剛師傅親自主理的青森縣大閘蟹盛宴,蟹宴菜式由頭盤蟹黃芝麻海蜇豆腐揭開序幕,以濃滑芝麻豆腐配上濃郁蟹膏,鮮味與芝麻香層次豐富,入口香滑。另一道翡翠川椒雞球伴黃金蟹柳,以中式川椒雞球配上炸新鮮蟹柳,惹味可口。每隻足六両重的主角青森縣湖大閘蟹,清蒸最能品嚐出其膏香肉嫩。海蔘蟹汁燉元貝,用原隻大閘蟹打成新鮮蟹汁,配上海蔘和元具,鮮上加鮮。最後以荷香蟹黃糯米飯和老薑燉四寶作結,為整晚蟹宴畫上完滿句號。優質野生大閘蟹遇上尹師傅的超凡廚藝,帶來另一番完全不同風味的大閘蟹佳餚。

大施
經由
11月 6, 2017
背景神秘的傳奇集團,早前聲稱要取得電視廣播(TVB,上市編號:511)29.9%股權,但自本年三月宣布撤回收購建議後,未再有進一步行動;大施今午有幸出席與傳奇創辦人周藝強與一眾投資人的細圍飯局,當然要與當事人深入了解一下啦。 曾從事玩具業的周藝強,與美國學成歸來後輾轉到內地發展,曾做過房地產投資、IT及網上貿易等,被外界猜測與中資關係密切;但周在飯局中強調,是此準備出售收購TVB的資金將來自香港及海外基金,規模約達六十至七十億元,不存在與內地資金有關。 周氏坦言,傳奇目標是收購TVB的29.9%股權,並希望明年進入TVB董事局再進行大改組,包括召回大批對TVB失望的幕前及幕後班底,「很多都有興趣回巢,甚至一些大紅星都口頭答應了!」 他說,傳奇希望首先收購某現有股東9%至10%股權,此將來自自有資金,跟著年度前會引進一家本地大基金及一個新加坡基金投資者,把收購權益擴至29.9%;周坦言,希望有中國梅鐸之稱的黎瑞鋼可以留下,一起搞好TVB! 為何執意看中TVB?周藝強坦言,自己是香港人,看見TVB價值被大幅低估,近幾年一直落後於形勢,又被人笑是CCTVB,所以如能最終入住將把TVB業務多元化,如把其龐大片庫以OTT形式在內地播放,單是此舉保守估計每年已可提供約九億元利潤,以去年TVB全年只賺5億多元,「如成功入注後,有信心兩、三年後可將TVB每年淨利提高至15億元,因實在很多寶藏還未好好發掘出來!」 [img]http://riceear.com.hk/PF.Base/file/attachment/2017/11/cafb9a189c24d0b06328986845244465_view.jpg[/img]